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在俄關押10個月後 球星格林納抵達德州

亞利桑納州聯邦參議員席納瑪宣布退出民主黨

為電影「插上翅膀」 華裔剪輯師李季夫:做好講故事的人

李季夫(左一)在影片「絕地逃亡」時的工作照。(李季夫提供)
李季夫(左一)在影片「絕地逃亡」時的工作照。(李季夫提供)

每部影視作品的誕生,少不了剪輯師的參與。許多觀眾以為,剪輯不過是將片段拼接在一起,但事實上剪輯是對影像的再一次創作。來自中國的剪輯師李季夫,從原本的專業音效剪輯師到如今的畫面剪輯師,希望在聽覺和視覺雙重感官上,做好講故事的人。

今年第67屆美國電影音效片段師協會(Motion Picture Sound Editors)的金卷軸獎(Golden Reel Awards)美劇單元評委席中,有一位華裔剪輯師李季夫。

李季夫早在中國工作期間,就曾參與了許多觀眾都耳熟能詳的電影,包括「一代宗師」、「絕地逃亡」、「狼圖騰」、「等風來」、「再見吧腫瘤君」等中美合拍片。不過他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來美後,參與網飛(Netflix)的著名犯罪紀錄片劇目「製造殺人犯」(Making a Murderer)。這部劇當時激起美國社會的廣泛討論,甚至數十萬的觀眾在多個網站包括白宮請願網站聯署,要求釋放紀錄片中的主角維護司法公正,事件至今仍令許多觀眾記憶猶新。這部劇在2016年拿到了格萊美最佳紀錄片導演和編劇獎。

美國的司法制度給人近乎完美設計的印象,李季夫表示,在之前他從未意識到美國的司法體制中也會有這麼多的錯案。有時在工作的間隙,他和導演兼編劇的Moria Demos與Laura Ricciardi,會聊一些不同的政治制度下的情況。他感慨,其實沒有任何一種制度是完美的,但任何一個制度都不能缺少人民的監督。

走上電影的道路,既是偶然也是必然。李季夫的父親是畫家。1963年,他原本從中央美院附中畢業,正要到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結果趕上了老三屆上山下鄉去了新疆支邊,回來讀了中央美院,所以在那個青春歲月與電影失之交臂。但一直喜歡電影的父親,給年幼的李季夫看了不少老電影。

李季夫參與影視作品「製造殺人犯」。(李季夫提供)
李季夫參與影視作品「製造殺人犯」。(李季夫提供)

而上高中後,李季夫開始和許多喜歡音樂的少年一樣,組建了搖滾樂隊,擔任吉他手。由於沒錢買專業設備,他不得不四處淘二手音響設備、調音台、效果器等,研究燈光、音響器材。淘來的二手設備常常需要拆開來修,久而久之朋友們叫他「大夫」,意為專修電子設備的大夫。

到了該上大學時,當時對專業選擇迷茫的李季夫決定打開百度搜索,將自己最大的愛好「電影」和最擅長的「音響」作為關鍵詞搜索,結果他得到的第一個詞條便是「北京電影學院錄音系」,並順利考取。畢業後在中影集團任音效剪輯師五年時間,他又來到美國電影學院(AFI)學習電影剪輯專業。

李季夫表示,很多人覺得電影剪輯師的工作無非用電腦把拍好的畫面拼湊一起,但其實絕非如此。他表示,在好萊塢有一種說法,電影有三度創作空間,編劇是一度創作,導演是二度,剪輯師是三度創作。一個好的剪輯師是把握電影節奏和結構的人,不僅需要熟悉畫面剪輯,還需了解聲音設計、音樂、特效等一切輔助手段,讓更廣泛的觀眾接收導演的明確的創作意圖。

如今,李季夫和同為剪輯師的妻子在布班克(Burbank)成立了自己的後期製作工作室「LerFilm」,提供包括電影剪輯、聲音設計、調色、特效及母版製作全後期製作。「做一名講故事的剪輯師」是李季夫的夢想,作為一名具備聲音設計知識的剪輯師,他希望為電影插上一雙兼具視覺與聽覺的翅膀。

電影 導演 北京

上一則

三步驟 把世界新聞網設成手機快捷

下一則

吳釗燮投書南加英文媒體 籲請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