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坎城影展/宋康昊奪影帝 揭國民影帝超強紀錄

「我想找把槍 殺幾個學生」紐約16歲男涉恐嚇被捕

封面故事/長者重拾性趣妙不可言 一個人的性愛也可安度晚年

老年人也應坦然面對自己的生理需求。(Getty Images)
老年人也應坦然面對自己的生理需求。(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記者瑪姬.瓊斯(Maggie Jones)針對此議題採訪了幾位在60歲後仍保持性生活的長輩;現年約80歲的安(Ann,化名)指出,她在幾年前搬入一個退休老人居多的社區,並在這裡認識了現任丈夫,才讓她感受到性生活的美好。

安表示與第一任丈夫是「無性夫妻」,早在第一任丈夫過世前就已連續好幾年未行房,雖然與改嫁後的第二任丈夫性事合拍,但隨年紀增長,陰道變乾燥,第二任丈夫又不讓她用潤滑劑,認為這是「不忠的表現」,使她每次與第二任丈夫行房時疼痛難耐,最終因為性事不合及其他因素,兩人離婚收場。

有的長照機構明確表示,支持老年人的性需求。(Getty Images)
有的長照機構明確表示,支持老年人的性需求。(Getty Images)

晚年佳偶 身心契合

直到搬入現住的老年社區後,遇到了當時妻子還在世,但妻子因阿茲海默症對外界已無感知而備感寂寞的李(Lee,化名);安說:「李溫潤如玉,而且我們也對交響樂、藝術、政治等話題有共同興趣,很快走到一起;有次我擔心在兩人關係中較強勢的我會把他愈推愈遠,而打電話向他道歉,結果他立刻跑到我家,抱著告訴我『想就這樣一直抱著我』,當時我就醉了。」

雖然兩人的感情迅速增溫,但也並非毫無波折,首先就是性事問題;安表示,她自己已是80歲老人,肌肉鬆弛、皺紋橫生,因此雖然對性生活渴望已久,但當真的要把衣服脫掉袒誠相對時,反而卻步;因此兩人第一次同床共枕時都沒有脫衣服,第二次雖然脫光,但也只是蓋棉被純聊天,「什麼也沒發生」。

她說:「直到某次一起睡時,我就想說『管他的!豁出去了』,才真的與李共度春宵;結束以後,我第一次感覺活著這麼美好,很幸運能在人生的最後階段,找到一個心靈上與身體上都如此契合的伴侶。」

不過,由於安與李確認戀人關係時,李的妻子仍在世,李也會出於愧疚,經常拜訪妻子並安慰妻子仍然愛她;安也因為許多閒言碎語在他們背後嚼舌根,說她與已婚男人在一起而深感不安;不過好在,不論是李的家人或安的家人,都支持他們在一起,畢竟他們沒有傷害任何人,而且安與李兩情繾綣的樣子,家人都看在眼裡,支持這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的天成佳偶。

李的妻子辭世以後,安與李正式同居,從此不論是心靈上或性事上,兩人都相當契合;安說:「我們入睡以前都一定會有親密關係,可能是性交、口交,也可能只是單純的抱抱、牽手,相擁入眠,這對我們兩人來說相當重要。」

由於安與李都住在自宅中,不論想何時、何地、如何行房,都不會影響任何人,但對於住在長照機構的長輩而言,想要進行一次不被打擾的性愛就有點困難;紐約市非營利長照機構「希伯來之家」(Hebrew Home)執行副總裁仁谷德(Daniel Reingold)說:「曾經有護理師來找我,說她無意間撞見了正在行房的一對老先生與老太太,問我該怎麼辦;我告訴她,踮起腳尖,默默走出去,順帶把門鎖上。」

仁谷德指出,這個事件反映出長輩也有性需求的現實,因此領先全國各長照機構,提出住戶公約同意「性生活是一項人權」,不論性取向為何,任何人都有權利在雙方同意的基礎上追求性愛,機構內所有工作人員均有義務協助有意願的長輩;當然,由於這項政策不見得每個人都能接受,因此希伯來之家將此一政策說帖置於官網上,提醒無法接受自己已喪夫的母親與別的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兒女,不要把長輩送來。

臨睡前的親密接觸,讓感情升溫。(Getty Images)
臨睡前的親密接觸,讓感情升溫。(Getty Images)

健康心態 面對慾望

仁谷德說:「大家都不是孩子了,必須要以健康的心態面對性慾望;我們的員工不只要促成想擁有親密關係的長輩盡可能在一起,也會為他們開立壯陽藥處方、確認按摩棒電池還有電、檢查WiFi正常運作以免長輩看A片助興時連線中斷,這些已成為員工的日常,就跟確認樓道裡的飲水機有沒有壞一樣稀鬆平常;而且,既然我們的政策是鼓勵所有『雙方同意』的長輩都能自由發生性行為,即便有出軌的狀況,我們也不會干預。」

不過,希伯來之家鼓勵長輩自由追求性生活的立意雖良善,但因為部分長輩有阿茲海默症無法精確表達自己究竟是否有意願與他人發生性行為,而有一定執行上的困難;其他也鼓勵長輩追求性愛生活的長照機構可能為了保險起見,直接抑制無法表達的長輩不願意發生性行為;但仁谷德表示,他要求員工要與這些長輩們建立良好關係,達到「不需說話都能確認他們究竟有沒有意願」的程度,只有如此才能正確評估長輩的意願。

女權主義者提倡女性長輩享受生活,不虛度晚年時光。(Getty Images)
女權主義者提倡女性長輩享受生活,不虛度晚年時光。(Getty Images)

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高齡化研究中心前主任蓋兒.多爾(Gayle Doll)就在其著作「性愛與長期護理」(Sexuality and Long-Term Care)一書中,提出了幾個可以確認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性意願的長輩究竟是否願意與他人發生性行為的方法,包含觀察是否對他/她的性伴侶感到快樂、是否會刻意避開性伴侶或看起來有沒有不安情緒等。

以上討論的狀況都是建立在「有性伴侶」的前提下,但對於沒有性伴侶的長輩而言,性需求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會因為「沒有性伴侶」就沒有性慾;研究指出,78%的85歲男性長輩有性伴侶,但同齡仍有穩定性伴侶的女性只有40%,因此自慰及自慰用情趣用品就成為沒有性伴侶的長輩宣洩性需求的重要管道,特別是對於女性長輩而言。

老年伴侶也追求心靈與身體的完美契合。(Getty Images)
老年伴侶也追求心靈與身體的完美契合。(Getty Images)

一個人的性愛 帶來慰藉

女權主義運動家貝提.道德森(Betty Dodson)就曾在她被翻譯成至少25種語言的著作「自慰:一個人的性愛」(Sex for One: The Joy of Selfloving)書中說:「自慰會陪你度過童年、青春期、戀愛、婚姻、離婚、喪偶等人生階段,也會陪你度過人生最後幾年的老年生涯。」

80歲生日那天收到女兒送來自慰棒當生日禮物的羅斯林(Roslyn,化名)說:「我當下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笑炸,但因為我當時認為丈夫已離世,而且雖然斷斷續續有和幾個男人約會,不過都沒有長期穩定的打算,所以我當時想這輩子的性生活已經結束了,我只是笑笑地把自慰棒收到壁櫥裡,沒有用過。」

收到自慰棒數年後,某天無意間在早安新聞看到女性與自慰棒關係探究的新聞,才讓羅斯林想起這根自慰棒的存在,再加上當時女兒們擔心羅斯林摔斷骨頭而禁止她騎自行車,自己又因肌肉拉傷不得不停止網球運動,生活頓失重心的她於是萌生尋求性愛慰藉的念頭;不過剛開始她也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已不如年輕時的自己,不確定能不能承受自慰棒帶來的歡愉。

羅斯林說:「我的身體相當脆弱,我可不希望在自慰的時候出什麼意外;但我在開女性情趣用品店的女兒帶我挑選自慰棒,還讓我自己測試直到找到適合的為止;本來對性愛已無期待的我重新感覺到從腳底酥麻到頭皮的感覺,實在是妙不可言;雖然比起真正的性愛還是有一段差距,而且我認為沒有任何方式能取代『真正的男人』,但能夠使用自慰棒讓我感覺整個人又活過來了一樣。」

然而,對女性長輩而言,「性生活」似乎不是個能夠信手捻來的話題;羅斯林說:「我身邊的朋友、醫師都不會討論性生活的問題,我曾經跟他們分享過我的經驗,但她們臉上充滿不安與尷尬,我為他們感到可惜,她們錯過了人生最後幾年中好好放鬆的機會。」

長照 肌肉 阿茲海默症

上一則

封面故事/年過70歲,你還「性」福嗎?

下一則

大仁說財經/徵才啟事 為何不披露薪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