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長歐德思市情咨文 籲增健保、心理健康投資

紐約布碌崙華社 培訓班防仇恨攻擊

地產投資/網上購屋 竟成賠本生意

網路上什麼都能買,買房子也不奇怪。(Getty Images)
網路上什麼都能買,買房子也不奇怪。(Getty Images)

現今網上購物已是家常便飯。世上萬物,無有巨小,只要輕輕一敲鍵盤,它立即就走進家門。我也加入了這個網上購物的潮流,在雲中的廣闊市場盡情遊逛,無所不買。看見喜歡的東西,只需卡號一輸,貨就歸己所有。

在網上買過最大的物件是一棟房子,目的是低價買、高價賣,試著做點倒賣房屋的生意。房子價格貴重,需要事先看看;按地址開車到房子前,發現有人出入,顯然不是空屋。這是銀行從欠款人收回的房子,在網上拍賣。由於舊房主還沒趕走,規定是只能在外面環視一周,不能踰越門檻一步。買房子也得把裡面的住戶買下,可謂「買一送一」。我已在網上將該房的市場價格做了詳細的研究,決定以低於房市的18%為最高價去投標。到了投標的那天,面對網上的各路投標好手來勢洶洶、漫天叫價,我泰然自若、密雲不雨。在最後的幾秒中,速敲鍵盤,亮出底牌。我的戰術奏效,網上購房的生意,初戰告捷。

大漢壯膽 登門逐客

房子雖然買下,但已是屋主的我仍不能進入,還得照規定去驅逐舊住客;屋內是何許人也,好人還是壞人?我毫無所知。為了壯膽和安全,我雇用了一個粗壯的大漢和我一起登門拜訪;開門的人一問三不知,所答非所問。上門探訪雖然沒有結果,但其人不像兇狠的惡人,這使我內心趨於坦然,此行也並非毫無成效。下一步就開始了逐客之旅,還我東道主之名。

依早已掌握的資料照本宣科,按程序去逐客。第一步是向舊屋主呈交「90天清房令」。90天後舊房主對「清房令」置若罔聞,我便向法院提交了「非法居住訴狀」。「訴狀」經過法院審核後蓋章,我又將它再傳送給非法住客,勒令他在規定的期限內回覆訴狀:為什麼非法居住?期限到了,住客對訴狀也置之不理,法院便給住客寄了一個公函,告知他已因非法竊據房屋成為被告人,勒令他和我法庭相見。出庭的日期到了,我整裝待發,手持房屋的契約,準備與被告人面對公堂。那天被告人沒有出庭,我不戰而勝。幾個星期後法庭寄給了我「房屋擁有令」。我將擁有令寄給警察局,由他們來將非法住客掃地出門。警察局在排得滿滿的逐客日程表上添上我的排期,一個月後前來執行任務。

那天早上,帶上了雇用的鎖匠提前埋伏在房子的不遠處。稍等片刻,兩輛警車徐徐而至,我出面和員警接頭,並按員警的指示繼續原地待命。兩名員警先環視四周,然後警覺地走向房子的正門,輕喊了幾聲「有人嗎?」沒見回答,員警便用力敲門,正門敲後側門敲,反覆敲門仍不見有人應答,員警便示意鎖匠去開門。門被打開了,員警入門,幾分鐘後請出了裡面占據者。員警當著我的面,義正嚴辭告知他們,從這刻開始他們不得再接近這房子,否則會被逮捕,然後把一張紅色的警告貼到門上。至此我成功收回陣地,成了名副其實的屋主。

屢遭破壞 認賠賣出

成為主人的我進屋一看,屋內狼藉一片。除了兩個臥室,客廳裡也擺著床。床上床下,被子凌亂,菸頭四處,臭襪熏天。廚房裡幾日沒洗的盤碗凌亂的橫躺豎臥在案板上,十幾個散發著食物過期味道的披薩盒子橫七豎八地堆在地上。再到洗澡間裡一看,到處都是惡臭的黃色世界,一切都是慘不忍睹,令人作嘔。我承受不了在房間內更長的逗留,便出門走到後院。後院滿大,但堆滿破銅爛鐵和各式各樣的飲料空瓶,簡直就是一個回收站。目睹這屋裡屋外的悲慘景象,剛剛收復戰地的喜悅感,全部煙消雲散;成為房屋主人的我,非但沒有一絲一毫主人翁的喜悅,反倒覺得頃刻之間成了收拾這個破爛攤的奴隸。

屋內屋外的破爛雖然毫無價值,但按規定必須給舊屋主保留15天以備他們回來領取。15天後我不惜重金,招聘工匠,搬運、清潔、砍樹、裝修,各路人馬同心協力,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把房子整好,然後掛牌推上了市場。雖然經歷了逐客的坎坷,但看著修好的房子和計算著即將能獲得的利潤數字,心裡充滿了輕鬆和愜意,逐客的煩惱也早已飛到九霄之外。

好景不常,還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一天早上被一個電話給打斷,是賣屋代理打來的,告訴我房子前一晚遭嚴重破壞。我放下手中的事,趕到現場發現房子的空調和電閘盒遭嚴重損害;這兩樣都是費錢的家當,破壞者顯然是帶著仇恨來作案的。經過分析和通過從鄰居提供的情報,很快就得出了顯而易見的結論:破壞是由舊屋主所為,他因丟失房子懷恨在心,因此來報仇。

為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我安裝上了安全攝像機和警報隨時監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天夜裡破壞者先把這套安全系統破壞,再肆無忌憚的進行了又一場破壞。面對這樣難纏的對手,無奈的我只好再花錢請人日夜看守房子。一計不成、一計又施,對手不能對房子有所作為,他便迂迴作戰,一天把看守房屋者的車胎刺破,讓我不得不花錢去修補這一次又一次的破壞。

對手發起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擊中了我的要害,使我時常提心吊膽。為了早日結束這個帶著恐懼的日子,不惜落價,快速地賣掉房子。房子的最後賣價雖然高於買進價,但扣除各方費用,所剩利潤已寥寥無幾;如果再加上我因之所付出的人力和精力,當然是個賠本生意。於是,我的網上購屋的生意計畫就從此戛然畫下句點。

警察 利潤 拍賣

上一則

移民信箱/美國務院advisory opinion 是J-1最權威依據

下一則

稅務漫談/夫妻住不同州 怎樣報稅才省?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