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南部4州初選今天登場 川普影響力再受矚目

聯手抗中 四方安全對話聯合聲明:反對武力改變現狀

新聞眼╱荒淫島總管 英國名門女竟淪皮條客

英國豪門出身的麥斯威爾(左)被控替已死去的前男友、荒淫富豪艾普斯坦長期犯罪招募、訓練未成年少女供權貴淫樂。 (美聯社)
英國豪門出身的麥斯威爾(左)被控替已死去的前男友、荒淫富豪艾普斯坦長期犯罪招募、訓練未成年少女供權貴淫樂。 (美聯社)

「他曾是艾普斯坦最親信的女友,卻也是惡名昭彰的兒少性侵誘拐犯。」美國紐約法院2021年12月29日宣判了一項轟動英美兩案的重大刑事判決:英國豪門出身,但被控替已死去的前男友——荒淫富豪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長期犯罪招募、訓練未成年少女供權貴淫樂的季斯蘭.麥斯威爾(Ghislaine Maxwell),在6項誘拐未成年兒少賣淫的重罪控訴中,被判「5項有罪」。而現年60歲的麥斯威爾,可能將面臨65年以上、接近終生監禁的長期徒刑。

麥斯威爾被判有罪的消息,之所以引發英美社會的超高關注,除了涉案控訴的敗德經過殘酷得令人髮指之外,也與艾普斯坦荒淫無度、性侵大量未成年少女的犯罪裙帶,牽扯了兩任美國總統、世界首富與英國王子…等大批英美層峰權貴有關。儘管艾普斯坦本人已在獄中畏罪自殺,但各種相應的陰謀論與政商菁英腐敗故事,卻仍讓這起充滿謎團的「世紀性侵案」成為新聞熱點話題。

英國安德魯王子 蹚渾水

曾長期接受艾普斯坦(右)特別招待的女王次子安德魯王子(左),其陷入的性侵未成年者...
曾長期接受艾普斯坦(右)特別招待的女王次子安德魯王子(左),其陷入的性侵未成年者控訴,亦有更高機會被麥斯威爾案牽連。(路透)

但在麥斯威爾案的有罪判決中,最引發關注的連鎖效應,其實是針對英國王室——因為曾長期接受艾普斯坦「特別招待」的女王次子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其陷入的性侵未成年者控訴,亦有更高機會被麥斯威爾案牽連,而成為「下一個醜聞曝光」的有罪被告?

《美聯社》報導:在法院宣布陪審團的「5項有罪」裁定後,帶著口罩的麥斯威爾在被告席上「不發一語,無動於衷…一如此前地沒有任何明顯反應。」接著麥斯威爾就被法警帶回布魯克林看守所,等待後續法官公布求刑結果。

在被判有罪5項罪名中,麥斯威爾涉及最嚴重的「性販運未成年兒少罪」,最高可判40年有期徒刑。因此5罪刑期加總後,麥斯威爾或將面對65年以上的長期牢獄——考慮到麥斯威爾目前已經60歲,其身上還有多條「偽證罪」的追訴官司,因此本案的判決也被視為「等同於麥斯威爾的終身監禁」。

麥斯威爾 英媒體霸王之女

麥斯威爾是艾普斯坦的共犯,也是這個性犯罪販運網的「執行總管」。(美聯社)
麥斯威爾是艾普斯坦的共犯,也是這個性犯罪販運網的「執行總管」。(美聯社)

目前,麥斯威爾的辯護律師團隊已打算抗告上訴,但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與英國的《每日電訊報》都認為「上訴翻案的機會不大」;但麥斯威爾本人則沒有公開回應——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說法,2020年7月被FBI逮捕的麥斯威爾,在這6星期的開庭官司中,只曾在庭上講過一句話——「針對我的控訴都是沒證據的誣陷,因此我也沒有必要對這種動機的法庭自述證言。」——除此之外,拒絕配合答辯、也不願在法庭為自己發言的麥斯威爾,除了與自己的辯護律師團隊交頭接耳、低頭撫弄官司文件之外,在這場受到高度關注的大審判裡,麥斯威爾都保持緘默權對法庭不發一語。

現年60歲的麥斯威爾,是一代「英國媒體霸王」羅伯特.麥斯威爾(Robert Maxwell)的女兒,其家族曾是英國小報《每日鏡報》的媒體所有者,也曾是出版巨頭麥米倫出版社在美國分部「麥米倫有限公司」的老闆。在富豪家族的支持下,麥斯威爾不僅畢業於牛津大學的歷史系,更是早早成為走跳西方上流社會的「英國社交名媛」而知名。

根據法庭紀錄,麥斯威爾是在1988年左右隨父親到美國投資的關係,才認識了以「金融顧問」致富的艾普斯坦。極為投緣的兩人一拍即合,儘管當時羅伯特.麥斯威爾已經捲入「金融犯罪」與「掏空鏡報集團」的重大醜聞,並在1990年離奇地在西班牙外海的豪華遊艇跳海自殺,但家破人亡之際的麥斯威爾卻開始與艾普斯坦交往,並很快地成為他的親密愛人與「荒淫總管」。

假藉慈善贊助 物色人選

艾普斯坦在美屬維爾京群島擁有一座私人島嶼小聖詹姆斯島(Little St. Ja...
艾普斯坦在美屬維爾京群島擁有一座私人島嶼小聖詹姆斯島(Little St. James),被外界指出是性愛狂歡的秘密基地。 (路透)

在成為艾普斯坦女友後——根據目前已知的最早控訴——大概從1994年開始,麥斯威爾就開始負責為富豪男友「大量進貢後宮」。以本次出庭指控的四名被害者的證詞為例,麥斯威爾會先以艾普斯坦的名義舉辦各種慈善活動,再從這些援助網路篩選樣貌適合、可愛漂亮的未成年少女,接著麥斯威爾會以「慈善贊助人」的名義開始親近這些未成年對象,從邀請看電影、音樂會、共進午餐、到出錢贊助學才藝,接著再邀請他們前來各地的艾普斯坦豪宅「私人表演」與艾普斯坦認識見面。

相關的故事與手法,就像是「重大犯罪版的長腿叔叔」——艾普斯坦是眾多年輕少女們的慈善贊助人,而麥斯威爾則是指揮夏令營的「親切大姊姊」。但接著麥斯威爾會在一步一步地以金錢或豪奢的生活方式來引誘年輕少女們,並開始以洗腦的暗示手段,開始勸誘指導這些受害者們:「應該要如何『回報』艾普斯坦、讓他也一樣開心。」

但這種「回報」的洗腦暗示與訓練,其實指的就是與艾普斯坦的性交易犯罪。麥斯威爾所帶來的少女們,不僅都變成供艾普斯坦性侵的「召喚玩物」,甚至還會被艾普斯坦當成「私人工具」來服務他在各地豪宅所舉辦的「上流社會派對」。

受害少女 恐逾千人

根據FBI的粗略推估,麥斯威爾(左)在1994年後就一直主導著艾普斯坦的「荒淫販...
根據FBI的粗略推估,麥斯威爾(左)在1994年後就一直主導著艾普斯坦的「荒淫販運鏈」。 (路透)

對於麥斯威爾與艾普斯坦來說,這種失控的犯罪誘拐行為是「各取所需」的援助交際。但兩人下手的對象,往往都是未成年、甚至最小只有14歲的兒童與青少年——因為這些兒少受害者較容易被艾普斯坦的夏令營陷阱篩選與誘拐操弄,無論是洗腦、還是善後都更有犯罪介入的操作空間。

像是真人現身指控英國安德魯王子性侵還是未成年的自己的控訴者吉佛瑞(Virginia Giuffre),就是麥斯威爾「誘拐吸收」的對象之一。他被這對情侶誘拐操控之後,時常會被安排搭乘艾普斯坦被稱為「羅麗塔特快」的私人飛機機隊,到他各地私人小島與豪宅「供艾普斯坦的上流社會朋友們享樂」。

根據FBI的粗略推估,麥斯威爾在1994年後就一直主導著艾普斯坦的「荒淫販運鏈」,儘管兩人後來分手,麥斯威爾也與別人在2015年結婚。但麥斯威爾的誘拐訓練服務,至少一路持續到2006年,前後受害總人數恐達到上千少女。

淫魔自殺 掀陰謀論

受害者出面指控,時常會被安排搭乘艾普斯坦被稱為「羅麗塔特快」的私人飛機機隊,到他...
受害者出面指控,時常會被安排搭乘艾普斯坦被稱為「羅麗塔特快」的私人飛機機隊,到他各地私人小島與豪宅「供艾普斯坦的上流社會朋友們享樂」。 (路透)

但全案卻一直被艾普斯坦以個人關係與官司技巧施壓掩蓋,一直到2019年《邁阿密先驅報》以深入的調查報導揭穿了艾普斯坦的「荒淫島秘密」, 震驚全球的上流濁水醜聞才自此全盤爆發——但最讓人吃驚的是,儘管艾普斯坦案因牽扯權貴眾多受到了全世界的極大關注,但他仍於2019年8月,在戒備森嚴的曼哈頓看守所中「自殺身亡」。極度離譜的獄政漏洞與重案發展,最終也讓本案變成全球陰謀論者的瘋狂討論焦點。

艾普斯坦死後,整起案件的駭人秘辛一度辦不下去。直到2020年7月,FBI在接獲線報與被害者證據後,於新罕布夏州破門逮捕了高度涉案的麥斯威爾,全案才自此進入下一個發展官司。

檢方認為,麥斯威爾是「艾普斯坦性侵網路」裡的最高服務者——他不僅直接接受艾普斯坦的資源與要求,為其搜獵可供性侵操弄的「未成年受害對象」,甚至還主動指示、訓練、安排運輸,好讓這些被害者遭遇性侵犯罪,「…麥斯威爾是艾普斯坦的共犯,也是這個性犯罪販運網的『執行總管』。」

死無對證 被害人編故事?

因涉嫌性侵與性販運而入獄的金融家艾普斯坦,在獄中「自殺身亡」。 (美聯社)
因涉嫌性侵與性販運而入獄的金融家艾普斯坦,在獄中「自殺身亡」。 (美聯社)

但麥斯威爾與被告律師團隊卻表示:自己不清楚、不知情、也不參與艾普斯坦「生前的種種可能犯罪作為」。他對這些女生的指控說法雖然感到同情與遺憾,「但艾普斯坦已不在世——在『死無對證』的情況下,我們很難不懷疑這些無端出現的『被害人』,不是覬覦艾普斯坦賠償遺產而編造故事的『貪心者』。」

然而在幾經交叉比對與FBI的深入調查後,各種金錢紀錄、交通足跡與通聯資料,卻都能大致證明這4名現身被害者的說法,在因此陪審團的激烈討論與疫情延宕之後,最終法院也接受了FBI的調查結果與被害者的證詞指控,判定麥斯威爾的誘拐與性犯運「涉案有罪」。

但麥斯威爾極不配合的態度,卻也引發了相關聲援者與媒體們的困惑與質疑。因為在艾普斯坦死前與麥斯威爾審判之中,這起重大的上流社會性侵網犯罪,其實也牽扯了多名艾普斯坦的「權貴好友」。

美前總統、首富 是座上賓

艾普斯坦沉迷荒淫性愛、仲介性交易的黑幕,曾牽扯前總統川普(左)和柯林頓(右)。(...
艾普斯坦沉迷荒淫性愛、仲介性交易的黑幕,曾牽扯前總統川普(左)和柯林頓(右)。(美聯社)

之中,除了直接被受害者點名控訴性侵的英國王子安德魯以外,包括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前總統川普、一度制霸全球首富的比爾蓋茲…全都是「艾普斯坦島常見的私人派對來賓」——因此全案還有哪些「剝削者」涉案沒有被揭穿?到底有多少上流權貴人面獸心?死去的艾普斯坦與坐牢的麥斯威爾,或仍守密著眾多內幕案情。

以問題最大的安德魯王子與最有爭議的川普為例,在本回的麥斯威爾大審判中,出庭應訊的多名證人、甚至受害者的供詞回憶,都有直接或間接地表示「曾在不同的荒淫派對場外見過他們與艾普斯坦互動」,但證詞裡並沒有任何足夠可信的證詞,能夠擴大指控「這些被指涉的權貴確實參加了艾普斯坦的犯罪性侵」——眾人更可能只是單純來參加派對而毫不知情?也有可能知情卻不參與但也無舉報作為?——各種的猜疑與羅生門,最終成為了各黨各派彼此互咬指控的巨大陰謀論。

不過相關謎題中,最有可能引發下一個醜聞爆點的,即是現年38歲的被害者吉佛瑞,對英國安德魯王子的「性侵未成年指控」。因為在麥斯威爾的官司與審判證據中,多名證人與紀錄都能更間接佐證「吉佛瑞確實是真實同期存在的艾普斯坦受害者之一」。

英國王室 也陷危機

《每日電訊報》表示,吉佛瑞針對安德魯王子的性侵指控,早在2015年——這遠遠早於艾普斯坦醜聞曝光、身敗名裂之前——就已傳開。當時安德魯還曾私訊麥斯威爾「求救談事」,在艾普斯坦於2019年被捕之前,麥斯威爾還曾親自前往白金漢宮與安德魯王子密會。

但針對以上種種應對,安德魯一開始卻涉嫌對公眾說謊「否認自己見過吉佛瑞,或者不記得這個女生」。直到麥斯威爾被捕與相關通聯資料因美方的調查進一步曝光後,一向以行為不檢而惡名於外的安德魯王子,才真正遭遇了極為嚴重的個人官司與王室危機。

在紐約一個為遭受艾普斯坦侵害的倖存者舉辦的集會上,示威者手持標語。(路透)
在紐約一個為遭受艾普斯坦侵害的倖存者舉辦的集會上,示威者手持標語。(路透)

艾普斯坦 性侵 英國

上一則

新聞眼/留學生交流 中美出現偏斜現象

下一則

封面故事/春節將至…異鄉飄著家鄉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