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蟲蟲危機 提燈蟲入侵紐約 恐重創觀光、農業

維權受阻 紐約亞裔學區缺音量

美國現象/女同志酒吧 「疫」蹶不振

西好萊塢的一對同性戀人在酒吧慶祝最高法院允許同性婚姻。(Getty Images)
西好萊塢的一對同性戀人在酒吧慶祝最高法院允許同性婚姻。(Getty Images)

經過新冠肺炎停業洗牌之後,全美目前只剩下21間女同志(Lesbian)酒吧,各地業者苦撐。對許多女同志而言,「醉翁之意不在酒」,專屬於這個同溫層的酒吧,是女同志們第一個能夠舒服且安全的展現性向之處,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旗下刊物《百合花》(The Lily)報導,艾利·拉弗拉姆(Eli LaFlamme)在田納西州東納許維爾(East Nashville)的女同志酒吧「口紅酒廊」(Lipstick Lounge)擔任調酒師,這份工作對她而言,不只是調酒,也是欣然接受她性向的避風港。

35歲的拉弗拉姆表示,她希望其他女同志也能有如此美妙的感受。

拉弗拉姆說:「當人們初次走進店裡,其實可以看得出來,她們不太自在,但隨著時間拉長,會看到更許多客人更享受酒吧氛圍,不僅融入其中,更重要的是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拉弗拉姆說:「觀察客人的轉變,讓我更喜歡我真正的自己。」

過去一年半以來,餐飲業受到新冠肺炎防疫限制影響,停業數月、復業後又受容留人數限制而生意慘淡。

疫情趨緩且逐步解封後,Delta變種病毒接踵而至、迅速擴散,許多女同志酒吧業主與員工擔心,職場與市場環境依然不夠穩定。

倡議維護女同志酒吧發展權益的「女同志酒吧計畫」(Lesbian Bar Project)調查發現,口紅酒廊是全美僅存的21間女同志酒吧之一。

聯邦勞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顯示,1980年代晚期,全美約有200間女同志酒吧,但好客的餐飲業2020年起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創,雇傭情況極不穩定;今年8月,約有89萬2000名在餐廳、酒吧和飯店工作的員工辭職。

口紅酒廊共同經營者克莉斯塔‧薩潘(Christa Suppan)去年夏季反覆思忖是否重新開業,她考量的不僅是顧客、員工,還有納許維爾的LGBTQ群體。LGBTQ包括男女同志(gay, lesbian)、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以及酷兒(queer)。

LBGTQ維權組織「人權活動」(Human Rights Campaign)表示,2021年是近代史上反LGBTQ立法最嚴重的一年。

薩潘表示,她了解持續在南部地區經營女同志酒吧的重要性。

她說:「我們做得還不夠,還需要許多努力,我們至少可以為女同志提供一個舒適的處所,許多客人經歷了糟糕一天的,他們會來到店裡小酌一番,沉浸在喜歡她們的人們周遭。」

口紅酒廊等許多女同志酒吧不只販售食物和酒水,還會定期舉辦變裝皇后(drag queen)表演、賓果等遊戲和舞會。

拉弗拉姆則表示,新冠肺炎避疫和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更加凸顯了維護LGBTQ空間的重要性。她說:「因為每個人都很孤單,人們真的需要實際的交際與連結,才能維持心理健康發展,這提醒了堅守這類空間有多麼重要。」

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社會學教授亞波妮卡·布朗-薩拉西諾(Japonica Brown-Saracino)表示,酷兒女性(queer women)往往會在直女(straight) 酒吧感到不自在,也無法享受以順性別(cisgender)或男同志為主題的酒吧氛圍。

著有《地方如何形塑我們:四城的新興LBQ身分認同》(How Places Make Us: Novel LBQ Identities in Four Small Cities,暫譯)一書的布朗-薩拉西諾表示,在女同志酒吧,酷兒女性可以和其他人建立友誼和浪漫關係,有機會拓展見識與活動領域,發掘性少數族群(sexual minority)的真諦。

布朗-薩拉西諾認為,女同志酒吧也可能成為社會運動的發源地。她說:「這是一個人們可以安心群聚,不必擔心因為身分認同和與其他女性的互動而遭受暴力或異樣眼光看待的地方。」

紐約酷兒酒吧。(Getty Images)
紐約酷兒酒吧。(Getty Images)

同志 新冠肺炎 LGBTQ

上一則

城市傳真/南方名城查爾斯頓 見證歷史風華與傷疤

下一則

新聞眼/林奇 投資家慷慨捐收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