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陳時中投書立陶宛媒體 籲各界支持台參與WHA

史指輕觸熊市 道指連跌八周

美國現象/落葉美麗浪漫 讓人又愛又恨

落葉帶來一地金黃可說是浪漫到了極致,但清掃起來卻令人頭痛。(歐新社)
落葉帶來一地金黃可說是浪漫到了極致,但清掃起來卻令人頭痛。(歐新社)

李白:「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每年秋季,落葉在大街小巷鋪上紅黃交織地毯,眾人欣賞秋風落葉美景之餘,可曾想過是誰來清走大量的枯黃自然禮贈。

工業用吸塵器將落葉吸起、吹進卡車。(Getty Images)
工業用吸塵器將落葉吸起、吹進卡車。(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WSJ)報導,每年10月到12月初,公共工程雇員沃克(Pat Walker)每周工時長達60小時。沃克駕駛著彼得比爾特(Peterbilt)卡車,拖曳價值7萬1000元、約小型垃圾桶尺寸的落葉吸塵器,穿梭在賓州匹茲堡寧靜郊區黎巴嫩山(Mt. Lebanon)的大街小巷,清掃街道上數以百萬計落葉。除了死巷或狹窄巷弄等工程車無法抵達或難以迴轉、通行之處,其他地方都能見到他的身影。

吹葉機和草耙。(Getty Images)
吹葉機和草耙。(Getty Images)

沃克說:「如果人們遵守(地方政府的)規定,(事先把落葉集中掃到路邊),工作會變得更輕鬆。」

沃克負責黎巴嫩山小鎮的除葉團隊工作長達25年,他駕駛大型落葉吸塵器清掃落葉時,不只要看準落葉堆的位置,還要不時留意行經車輛和活蹦亂跳的小孩是否闖進作業車輛周遭。

落葉堆中有隻松鼠。(路透)
落葉堆中有隻松鼠。(路透)

他說:「我都會開閃光燈,但人們往往視而不見,有時候會直接撞上來。」

理論上,當地居民應該在預定清掃日前一個傍晚,把落葉掃到街邊;但較普遍的情況是,居民未配合清掃,除葉團隊成員通常會比預定時間更早到達清掃地點,用吹葉機把落葉吹到街邊,再透過落葉吸塵器或推土機把落葉裝進卡車集中載走。

下雨很糟 降雪更慘

黎巴嫩山小鎮公共事務主任蘇卡爾(Rudy Sukal)說:「下雨很糟,降雪更慘。」

濕氣和車流會讓乾燥的落葉變成一團黏稠物體,這樣一來便無法利用工業用吸塵器清掃落葉。

工人有時候得用草叉叉起溼答答的落葉,或用鏟斗機將人行道上成團或結凍的落葉球堆鏟下來,這些落葉堆裡可能混雜樹枝、狗屎、爛掉的南瓜或死掉的松鼠等,這些異物可能阻塞落葉吸塵器的真空管道。

蘇卡爾表示,黎巴嫩山曾有一年蒐集近50萬立方呎的落葉,足以裝滿200個40呎貨櫃。

用大型吸塵器清掃落葉的費用高昂,許多市鎮近年陸續停止這項市民服務。

市政府派員在公園用推土機和卡車清理秋葉。(Getty Images)
市政府派員在公園用推土機和卡車清理秋葉。(Getty Images)

凱利‧佛拉施(Kelly Fraasch)十多年前搬到加州小鎮黎巴嫩山,她搬來之前從未聽聞落葉吸塵器。

她說:「當鄰居告訴我,落葉吸塵器團隊要來了,趕緊把落葉掃到街邊時,我一臉困惑。」

佛拉施當上該鎮的公共事務委員後,主張廢除用工業型吸塵器清掃落葉的做法。

她認為,落葉堆在狹隘的道路上,會造成人行道滑溜,車輛也可能因為開在濕滑的落葉上而增加打滑風險,停車在乾燥的落葉堆上方,則可能因為車底高溫而導致火災;此外,大型的落葉吸塵器固然可以一次清理大量落葉,但也製造廢氣與空氣汙染。

其他委員不認同佛拉施的看法,居民也要求當局提供清掃落葉的服務,畢竟當地的人行道種了約1萬棵落葉喬木。

蒙郡康州 人機出動

康乃狄克州新倫敦郡斯托寧頓鎮(Stonington)公共事務主任芭芭拉‧麥克雷(Barbara McKrell)表示,落葉掃除作業每年秋季占用她的組員六到八周時間,有時甚至會沒有人手處理其他事物。

幾年前,斯托寧頓停止清掃住宅區的落葉,建議住戶自行清掃門前落葉交由垃圾車清運,或自掏腰包請人來清理。

麥克雷說:「我認為,身為社區的一份子,人們必須負責維護自己的資產。」

居民抗議接踵而至,就連有利可圖的私人園藝景觀業者也來抱怨。

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Montgomery)數十年來出動大型吸塵器清掃和大批人力落葉,蒙哥馬利郡每年秋季花費670萬元,派出110輛卡車、60輛落葉吸塵器和350名勞工清掃落葉。

莫爾諾(Matt Mollnow)負責總部在紐約州格林威治(Greenwich)的米勒堡集團(Fort Miller Group)塔科(Tarco)落葉吸塵器銷售,這種吸塵器對住戶而言很便利,但在部分高級住宅區並不受歡迎。

莫爾諾說:「他們不想要看見或聽到落葉吸塵器進入社區,製造噪音和汙染,更不想要吸落葉揚起的灰塵落在住戶的賓士(Mercedes)轎車上。」

在落葉植物密集的地區,市府官員無法忽視滿地落葉。隨處飄揚的落葉可能堵住雨水疏洪下水道,並造成水中含磷量增加與藻類增生。

密州官員 帶頭清掃

史塔克佛德(Adam Stockford)2017年就任密西根州希爾斯代爾市(Hillsdale)市長時,帶領市府官員親自鏟起成堆落葉。他說:「我不想說原始(primitive),但這就是我們維護市容的方法。」

史塔克佛德雇用包商清理落葉,但要求居民要先把落葉集中裝進可被生物分解的垃圾袋中;如果是家裡有大庭院的住戶,可能會清出多達70到80袋落葉垃圾。

推土機鏟起落葉,倒進卡車。(Getty Images)
推土機鏟起落葉,倒進卡車。(Getty Images)

史塔克佛德曾想過讓居民自行燒掉落葉,但此方案被當地消防隊根據安全考量而駁回。

史塔克佛德當時覺得,落葉可能會變成競選爭議話題之一,遂決定聽從專業建議,改由市府花費19萬8234元購置一輛Trackless拖拉機,搭配盛裝落葉的車斗。他說:「我等不及看到這輛車裝滿落葉了。」

落葉被吸進收集袋。(Getty Images)
落葉被吸進收集袋。(Getty Images)

威斯康辛州珍斯維爾鎮(Janesville)改裝三輛舊的垃圾車,加裝吸除落葉的真空「象鼻」管,讓駕駛有更大的角度調整空間,更便利的清掃落葉。

與其他地區相同,珍斯維爾鎮的居民也被要求事先把落葉清掃集中到路邊,方便清掃大隊作業。

公共事務主任伍德瓦德(Paul Woodard)說:「大多數人不會在意,他們只管把落葉往街上推。」

馬里蘭州卡托克廷山公園(Catoctin Mountain Park)秋色。(路...
馬里蘭州卡托克廷山公園(Catoctin Mountain Park)秋色。(路透)

降雪 加州 華爾街

上一則

人物/李志弘與天王「穿線」情誼

下一則

封面故事/哭泣非洲 辦學點燃希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