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再傳偷渡客慘劇 涉案司機躲查緝釀車禍 4死3重傷

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香港主權移交25年「愛國者七一」

地產迷思/小弟提光父親存款 剩下房產怎麼救?

顧懿美(顧大姐)坐在大通銀行法拉盛分行的經理的辦公桌前,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父親(顧老先生)57萬的定期存款已經全部被領走,領款人是自己的小弟顧維君(顧小弟)。「經理,這筆定存是我爸爸最後的一筆養老金。顧維君不能把它拿走。」

●最後養老金被領走

大通銀行的莊經理把顧老先生的存款開戶單放在桌上,開戶資料顯示2018年8月13日顧懿美帶著顧老先生來開三年定期存款的戶頭,存入57萬。2021年7月22日顧小弟帶著顧老先生來大通銀行在顧老先生的戶頭上加顧小弟的名字。2021年8月13日定存到期,顧小弟當天把全部的錢都領走。從莊經理的角度來看,莊經理沒做錯。顧小弟既然是定存的共同帳號持有人,就有權把帳戶裡的存款全部提走。到底顧小弟是否經過顧老先生的授權來提款,甚至存款是不是專屬於顧老先生所有、顧小弟不能領走,銀行並沒有權利過問。「但是這筆錢是我爸爸最後的依靠,沒有這筆錢,我爸爸就不能生活下去了。」顧大姐和莊經理據理力爭,莊經理只能向顧大姐一再解釋,銀行什麼忙都幫不上,要是顧小弟有什麼違法情事,請顧大姐向警局報案處理。

警察局裡,顧大姐一再向員警解釋,顧老先生已經96歲,有間歇性的失憶症。當他情況好的時候,什麼人都認得,但是當他情況不好的時候,離開家兩、三個巷口,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自己女兒的名字都記不起來。根據顧老先生的說法,顧小弟從南卡州(South Carolina)開車到紐約市雷哥公園顧老先生的住處,帶著顧老先生到法拉盛吃飯,然後就把他帶到大通銀行來,很多細節他都記不清楚。

員警到大通銀行詢問當天辦理加顧小弟名字的銀行辦事員徐小姐,問她當天顧老先生的神智是否清醒。就徐小姐的記憶,顧先生的舉止並沒有異狀。徐小姐問他是不是要在定存帳戶上加顧小弟的名字,顧老先生說「是」,徐小姐便請顧老先生在加名的申請單上簽名,顧老先生也照簽。

員警便問顧老先生是不是要把定存裡的錢給顧小弟,顧老先生說沒有。但是為什麼要在存款單上加顧小弟的名字呢?顧老先生想了一想說,「他說要我加他的名字,這樣好幫忙我照顧好這筆錢,我想這樣也好。」員警問顧老先生,一旦加上顧小弟的名字,顧小弟可以把定存的錢領走,顧老先生是否願意讓顧小弟把錢領走?顧老先生說,他沒有要顧小弟把錢領走,也不知道為什麼顧小弟把錢領走。有一點法律常識的顧大姐便向員警力爭,顧小弟的行為是詐欺以及侵佔。員警便問顧老先生,願不願意讓員警把顧小弟拘押起來依照詐欺以及侵佔罪處理?顧老先生說不願意讓員警把顧小弟羈押起來,可是他要顧小弟還錢。這時候員警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便告訴顧大姐既然顧老先生不願意員警羈押顧小弟,員警便不立案,請顧大姐自己處理,如果有進一步情況請顧大姐通知警局。這位員警便把他的直接電話號碼給了顧大姐,顧大姐也只好離開警察局。

●剩下公寓也恐不保

當天回家後,顧大姐好好地陪顧老先生待在顧老先生雷哥公園的共同公寓裡。顧老先生才告訴顧大姐,顧小弟第二天要從南卡來帶顧老先生去吃飯。顧大姐這時候警覺性很高,顧老先生全部的存款已經被顧小弟捲走了,他的財產只剩下他自己住的共同公寓以及顧大姐住的共同公寓。顧小弟這一次來只可能有一個目的,一定是要帶顧老先生到律師樓把顧老先生的公寓以及顧大姐住的房屋的名字轉給顧小弟。

第二天顧大姐就一直待在顧老先生的公寓裡。下午2時43分顧小弟出現在顧老先生公寓的門前。顧大姐毫不客氣地質問顧小弟為什麼把顧老先生的定存捲走。顧小弟說那是顧老先生和他達成的協議,這筆錢放在顧老先生的定存,沒有什麼生產力,讓顧小弟來保管,他可以用這筆錢去生很多錢。至於顧老先生的老年,顧小弟說他會照顧顧老先生。

顧大姐非常生氣,她指責顧小弟已經42歲了,還不務正業,自己宣告兩次破產還有什麼資格說要奉養顧老先生。

顧小弟也不服輸地說,反正顧老先生過世之後,遺產都要有子女來分的。與其到時候去法院分割遺產,還不如趁現在顧老先生還活著的時候分割清楚來得簡單。

顧大姐簡直氣瘋了,接著她又質問顧小弟這一次來是不是要帶顧老先生到律師樓去轉讓房地產的所有權?顧小弟先是不回答,顧大姐問急了之後,顧小弟沒好氣地說「是又怎樣?」顧大姐拉著顧老先生的手說「爸爸,您不能和他出去,他要把您的房產拿走」。

顧老先生一臉茫然,顧小弟卻理直氣壯地說「爸爸已經答應我了,你反對也沒用。」顧大姐一看情況嚴重,便想起報警。就告訴顧小弟「你不要走,我已經把你拐走爸爸存款的事報到警察局,現在我就打電話給員警,請員警來抓人。」顧小弟一看情況不對,自己悄悄離開,員警到場的時候他已經不在了。

事後顧大姐再三思考,他認為顧老先生已經不能保護他自己的私人財產,便打電話給幾個比較熟悉的律師樓,向他們諮詢向法院申請監護人或則是為顧老先生成立信託的事情。

本案啟示:

1. 顧老先生的案例相當讓人頭痛,他並不完全失去辨識能力,但是顯然他不能保護自己的財產。顧小弟的侵佔、詐欺罪名能不能成立也不一定,顧小弟可以辯稱顧老先生願意把57萬元給他,他拿這57萬元只是接受顧老先生的生前贈與。如果顧老先生沒有指控顧小弟詐欺侵佔,顧小弟的罪名很可能不成立,最多只要退還他領取的57萬元便可以脫罪。

2. 要保護顧老先生的財產,顧大姐可以向法院申請成為顧老先生的監護人或者是為顧老先生成立家庭信託,把顧老先生剩下的兩棟房產和存款放到信託裡。自己做信託的管理人。在信託契約裡載明只要顧老先生在世,這兩筆房產只能由顧老先生享有。顧老先生百年之後這兩筆房產再轉給顧大姐以及她的子女,或者是做其他的分配。只要顧老先生簽署信託的時候心智清楚,言談舉止正常,信託應該有法律的效力。這樣顧小弟就沒辦法把顧老先生的房產拿走了。 

3. 本文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詐欺 警察 法拉盛

上一則

移民信箱/不啟用combo card工作 可續持H-1B

下一則

稅務漫談/防個資被盜 IRS加強驗證系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