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生活/散步驚奇 河邊遇見郊狼

在疏洪道對岸閒逛的三隻郊狼。狼隨時處於警覺狀態,總是走成一直線,走路時尾巴經常往下垂。(作者提供)
在疏洪道對岸閒逛的三隻郊狼。狼隨時處於警覺狀態,總是走成一直線,走路時尾巴經常往下垂。(作者提供)

某日,在疏洪道旁的步道出入口處,有位穿著高雅、氣質出眾的女士與我招手,找我閒聊,她問我散步時看過那些野生動物?有郊狼嗎?我坦白告訴她,郊狼並不常見,但偶爾在傍晚或夜裡會聽到狼嚎,尤其在春天發情期和秋天幼狼離開父母獨立這兩個季節,狼嚎的次數較頻繁。聊了一陣子,她才告訴我,靠近步道轉角的一間花園洋房要賣,請她當經紀人,她有客戶看上這房子,但擔心會有狼出沒,所以她到步道探一探,想多了解一下這附近的環境。

沒想到才隔幾天,我一大早出門散步,就遠遠看到疏洪道對岸有三隻郊狼緩緩步行,牠們應該是出來吃早餐吧!我利用相機的望遠鏡頭,迅速捕捉到郊狼的身影。朋友聽說我看到郊狼,都為我的安全擔憂,要我留意一點,他們也疑惑我看到的可能是狗而不是郊狼。

在疏洪道對岸閒逛的三隻郊狼。(作者提供)
在疏洪道對岸閒逛的三隻郊狼。(作者提供)

郊狼與狗 走路姿態辨別

的確,郊狼和狗是很難分辨的,但是從牠們走路的姿態,我敢斷定我看到的是郊狼。通常,狗在走路或跑步時,總是隨意亂逛,尾巴會向上捲起。狼在野外求生,隨時處於警覺狀態,由於覓食不易,為了保持體力,狼總是走成一直線,狼走路時,尾巴經常往下垂。

沙漠中的疏洪道平日乾涸,只有春天融雪,夏季偶來的陣雨,才會見到較多流水,因此廣闊的河道灌木叢生,從岸邊往下望,就像一座綠色森林。河道中的灌木叢,是許多野生小動物的安樂窩,牠們在此築巢覓食。沙漠哀鳩、野鴿、黑腹翎鶉、沙漠走鵑、綠頭鴨、沙漠棉尾兔,經常與人搶道,四處溜達。這麼逗趣的小動物,是浩瀚天地中的美景,人見人愛,但郊狼可不這麼想,這都是牠們的三餐佳餚呢!

狼會在對岸閒逛,無疑地,也會逛到我走路這頭。有一次我看到一整群沙漠哀鳩,在堤防邊坡旁的牧豆樹下專心吃食,畫面真美,我走過去拍照,稍一靠近,卻看到坡堤底下一隻郊狼正虎視眈眈,準備襲擊哀鳩。郊狼見到我,即迅速飛快逃離,跑向河道,又回頭望我,之後,消失在灌木叢生的河道中。郊狼那眼神有點驚恐又無助,像是立志要減肥的少女,肚子餓了想偷吃,卻被一個無聊的大人瞧見了,有點羞赧,又恨得牙癢癢。

那次是我與郊狼面對面,近距離接觸的一次,其實人怕狼,狼也怕人啊!郊狼一般對人類十分警覺,很容易受到聲音驚嚇。萬一真的碰上郊狼,即使很害怕,也千萬別跑,朝著牠的方向發出怒吼聲或隨地撿個石頭或木棍,敲擊樹幹或周邊物,製造一些噪音,就能將郊狼嚇跑。

糧食足夠 郊狼不會傷人

郊狼通常單獨捕獵,大都吃小型動物、昆蟲,但偶爾也吃蔬果。當牠們有足夠的糧食,就不會傷人。我經常在拉斯維加斯河谷附近散步,這裡小動物活躍,郊狼的山珍野味俯拾皆是,人處於這種環境,其實是安全的。比較令人擔憂的是,有些郊狼流落都市,在市區找不到食物,反而有可能傷人及寵物。

前幾年我住在芝加哥,某個冬日的午間新聞,出現即時特報,說有人在密西根湖畔看到郊狼,要大家特別留意。當時密西根湖沿岸已結冰,冷風颼颼,除了慢跑者,人煙稀少,也許因為這樣,才讓郊狼有機會大搖大擺到湖邊閒逛。芝加哥這麼大的城市,人口密集,會有郊狼出沒,也的確令人憂心。其實野生動物會落難街頭,跟人們不斷開發很有關係,牠們的棲息地被人侵占了,只得離鄉出走。

郊狼也稱作草原狼或灌木狼,產於北美,北起阿拉斯加,南到巴拿馬,起初郊狼只分布在北美的西半部,但由於人類活動的影響,現在連東部地區都常見。郊狼對環境的適應性極強,分布廣泛而且數量眾多,以至於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最不受關注的物種。

郊狼最大的天敵是人,再來,就是牠們的近親灰狼。說起灰狼,我想起多年前,曾經到威斯康辛州北部的Tomahawk參加「威斯康辛大學」和當地「野狼生態保育協會」合辦的「野狼研習營」。我們在威大的「自然資源教育中心」上課,研習野狼的生態與習性,也到野外追蹤、考察,並學習使用無線電發射機和接收器。當時主要研習的對象就是灰狼。

天敵灰狼 長相習性不同

郊狼與灰狼同為犬科動物,雖是近親,毛色也相似,但我們仍然能夠從牠們的外表來分辨,牠們的臉部特徵尤其明顯,很容易辨別。郊狼的體型比灰狼小,鼻子尖而窄,鼻托小,耳朵長又尖;灰狼的鼻頭則寬闊,鼻托大,耳朵短而圓。郊狼的英文名是Coyote,灰狼的英文名是Wolf,其生活習性也不同。

我以前的墨西哥同學,閒聊話題經常提到Coyote,他們說的可不是郊狼,而是引領墨西哥偷渡客到美國的不法分子。有一個同學說她小時候跟著Coyote來美國,沒看到郊狼,卻差一點在沙漠中被Coyote渴死。四、五歲時的童年記憶,成為她成長過程中無法抹滅的夢魘。

北美洲的灰狼,大都居住在森林,分布地區以加拿大中部、阿拉斯加、明尼蘇達北部居多,少數分布在密西根北部和威斯康辛北部。灰狼由於數量少,是極受保育的動物,美國境內各洲,除了阿拉斯加以外,獵殺灰狼都是違法的行為。

灰狼是群居動物,有很堅實的社會結構。每一群的數量不等,由4隻到20幾隻都有,組成的狼群,都有親屬關係,互相照應,狩獵時也一起行動。每一群狼,都有一對首領。狼與狼之間,各有階級、地位。當狼群數量太多的時候,有些就會離群,另闢疆土。灰狼的地域性也很強,牠們活動,有一定的領土,不容別群的狼入侵。同一群狼會在占領的土地周圍不斷灑尿,畫分領域,占據地盤。在灰狼的世界哩,尿是稀世珍寶,象徵權勢與領土。

那年冬夜 學狼嚎追狼蹤

當年在研習營帶領我們的領隊,是威辛康州大學的教授查德,他也是專門研究野狼的生態學家。查德曾經觀察一隻灰狼離群以後,又回到原來的狼群。牠回狼群的時候,帶回一隻伴侶,同群的狼接受牠歸隊,卻把他的伴侶咬死,並拋棄在林中,以警戒入侵者。這種行為,連科學家都難以理解。查德也曾經花了五年的時間,追蹤另一頭他取名為「朗博」的狼,他從朗博分群獨居開始追蹤,五年間,朗博換過三次伴侶,也生了小狼,查德最後一次看到朗博時,朗博身上中槍,已經死亡。

郊狼不像灰狼有那麼嚴密的的社群組織,牠們可以是家庭成員共同生活在一起,也可以是獨行俠,有時像流浪漢,彼此碰到了,也能混在一起湊合著過日子。郊狼雖也會群聚,但習慣單獨覓食;灰狼覓食,則是群起而攻之。灰狼喜歡吃體型龐大的鹿、麋鹿、水鹿、牛、羊等有蹄動物,一餐可以吃九公斤的肉,等於我們吃八十個漢堡,吃飽以後,可以兩星期不吃東西。

北威斯康辛的冬日,冰天雪地,那幾天平均溫度約攝氏零下15度,或許是年輕不怕冷,我每天跟著查德的腳步,到森林中尋找狼的腳印,蒐集狼尿。某日,我們確定野狼就在附近活動,夜裡,我們再度進入森林。查德因為做研究的關係,學過狼嚎,他能夠發出不同的嚎聲與狼溝通,從狼回應的嚎聲中,統計狼的數目,辨別狼的雌雄等。那夜,查德在明亮的月色中發出幽咽的狼嚎,想引狼回應,但是狼以沉默拒絕我們的造訪。

當年我寫下:「寒意中,張望林間種種,肉眼所及,幾乎是靜止的。垂懸在枯枝的冰柱冷凝,連風也沉默。然而,大自然豈是那麼單調、單純。雪中的印痕,刻畫著野生動物在嚴寒天候覓食的苦楚,冰封的大地,花草也蠢蠢欲動,所有的生物都在蒼茫中掙扎,都在靜寂中等待時序的運轉,都在感受生存的嚴苛。查德在寂寞野地中的狼嚎聲,哀怨無韻的旋律,將永遠在我心深處盤踞、迴響。」簡短文字,記錄一段我對大自然的嚮往及學習過程。

看著三隻郊狼從堤岸緩慢走向河道,我憶起曾經走過的歲月,仍有感動,總是無悔。對著成群的沙漠哀鳩,我是否應該高聲喊:「狼來了!狼來了!」讓可愛的小動物們趕快逃生,也為自己壯膽,製造一些噪音,讓自己看起來比狼還凶悍。

威斯康辛大學的「自然資源教育中心」舉辦研習營,我們在教室外面學習使用無線電發射機...
威斯康辛大學的「自然資源教育中心」舉辦研習營,我們在教室外面學習使用無線電發射機和接收器。(作者提供)

美國 步道 墨西哥

上一則

生活/賞楓驚魂 暗夜迷路山林

下一則

移民信箱/若非家庭成員 擔保人與共同擔保人收入和資產分開計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