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以色列因Omicron鎖國14天 英擴大口罩令

日媒:美日擬1月舉行2加2會談 議題涵蓋台海局勢

旅遊/紐西蘭 南太平洋上的明珠

躺在碧波上的皇后鎮。(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躺在碧波上的皇后鎮。(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紐西蘭南島的皇后鎮位於美麗富有神話色彩的瓦卡蒂波湖 (Lake Wakatipu)北岸,是一個被南阿爾卑斯山包圍、依山傍水的美麗城市,也是瓦卡蒂波湖畔景致最美的地區。面積為8467平方公里的小鎮,人口稀少,只有約1.8萬人。皇后鎮到處都是觀光景點,秋季鮮紅與金黃的葉子把大地染成繽紛多彩的面貌;冬季氣候清爽晴朗,覆蓋白雪的壯麗山脈點綴於背景中;山水相依白綠互襯,遠山近水別有洞天。

乘纜車賞皇后鎮美景

進入皇后鎮市區,一路上都是高聳參天的白楊樹,樹兩旁的山脈清晰可見由片岩所組成。走在充滿異國風情的街道上,40多個酒吧可讓你盡情放鬆,100多個餐廳包容了各國風味,並讓舌尖領會到「羊羔肉」之所以令人垂涎的原因;紐西蘭的精品名牌不遜於巴黎、米蘭,羊毛製品柔軟得讓人愛不釋手。

最美麗、熱鬧和富有歷史性的是摩爾大道(The Mall)。這是一條伸向瓦卡蒂波湖的大道,在這條秀木成林、柳枝蕩漾的人行步道旁,除了琳瑯滿目的商品、精品、餐飲外,還完整保留石造教堂的古貌。遙想當年拓荒和艱苦的淘金時代,這座黝黑的教堂帶給胼手胝足的人們多大的精神力量?

在大道的盡頭,可看到青山下湖岸邊豪華的旅館、艘艘待發的郵輪、汽艇;湖面上成群的野鴨、鴛鴦在戲水;為戰爭中犧牲烈士而建的紀念碑高立在步行道上,還有引人注目的皇后鎮創始人威廉吉伯特(William Gilbert)和羊的高大銅像。19世紀前,湖岸邊僅有毛利人居住時,威廉是第一個來此的歐洲人。19世紀60年代,他與妻子在湖畔興建農場從事畜牧業;爾後箭鎮(Arrow town)掀起淘金熱,大批淘金者擁入該湖區,威廉是給淘金者提供糧食、食品來源的唯一者和貨物、黃金的運送者。他還積極投入當地的公共事務和土地開發,也因此和皇后鎮的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此銅像的樹立表達了該鎮人民對他的感念,同時人們也沒忘記肥胖的羊帶來發達的羊毛業。

皇后鎮的創始人銅像。(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皇后鎮的創始人銅像。(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皇后鎮的優質自然環境和如詩似畫的風景,成為人們讚譽的「人間桃花源」,而各種令人驚心動魄的活動又使它成為高地的樂園。噴射快艇、高空彈跳、鋼索飛行、跳傘、急流泛舟、高山滑雪──凡是驚險活動無所不有。  

乘纜車是觀賞皇后鎮壯闊美景的最好方法。在山腳下搭乘球形的四人坐天際纜車,纜車以45度仰角快速離開地面,此時窗外的田園景色、雪峰山林、湖泊汽艇一一進入眼簾,阿爾卑斯山區的景象再現於此。4、5分鐘後升到450公尺的鮑伯斯峰(Bob’s Peak)山頂後可自由活動,走進世界景致最佳的圓形餐廳品嘗紐西蘭清淡濃香的乳製品,品味標誌性「平白色」(Flat white)咖啡以及奇異果冰淇淋、大龍蝦、羊羔肉、鹿肉。

走出餐廳沿著瞭望台遠眺,前方南阿爾卑斯山脈仍然覆蓋著皚皚白雪,猶如披上雪白斗篷的衛士,巍立在「世外桃源」的邊緣。俯瞰下方,皇后鎮的全景和雪山下的藍綠色的瓦卡蒂波湖盡收眼底。

時值深秋冬初,湖水微波漣漪、熠熠閃光如一潭微動的「綠玉」。難道湖水的動盪就是毛利人傳說的「巨人」心臟在跳動嗎?雪山圍繞中,皇后鎮那蔥綠的「皇后鎮花園」、高爾夫球場,沿山湖櫛比鱗次而建的房屋,像纖瘦的手臂伸向冰晶冷艷的瓦卡蒂波湖,真是山水環抱、景色如幻的仙境。

高空彈跳。(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高空彈跳。(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高空彈跳創始地

令人心跳的蹦極(也稱高空彈跳),發源地正是皇后鎮。1988年,紐西蘭的企業家海克特和艾希在此創了世界第一個商業化的高空彈跳事業。在20世紀80年代,當地的「船長峽谷」有許多的活動讓人留戀不已:高空彈跳、船長飛狐、峽谷噴射船和管線步道都頗為有名。

我們觀看了設在卡瓦勞橋上的高空彈跳,這裡擁有各式各樣的高空彈跳高度可供選擇。當躍下的一剎那,即感受重力加速度帶來的衝擊,讓你終生難忘。看那年輕人,雙腳被綁緊、頭朝下,快速地縱身向峽谷間的卡瓦勞河跳去;只見他像超人般張開雙臂在半空中盪漾,從容地在水面上被工作人員穩穩地接住。也有勇敢的女性挑戰者,她在完成壯舉後通過小道走上觀景台,汗流滿臉、心臟加速令她紅光滿面,年輕臉龐上透露出興奮和自豪。

我的同伴想和這勇者合影,她欣然同意,我的相機裡便留下了勇者和美女的倩影。據說這項運動最小的參與者為7歲,最老為89歲,65歲以上的老人還享免費。我想,即便獎勵我100萬美元,也沒這份勇氣。當夜幕降臨時,也可選擇夜間蹦極,縱身一躍在漆黑的峽谷中不知又是何種感覺?

隔天清晨,早早起來準備乘渡輪去欣賞著名的米爾福峽灣(Milford Sound),然而天公不作美,晚間的一場大雪冰封了前行的公路,被通知行程取消。無奈,米爾福峽灣之旅只能借助對挪威峽灣的美好回憶,來安撫遺憾的心情。

潔白晶瑩的世界。(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潔白晶瑩的世界。(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我們住的旅館建在高坡上,視野很好。一夜的大雪讓大地江河、茫茫山林披上銀裝,遠處的南阿爾卑斯山脈「一身白袍」迷霧裊繞,這連綿起伏的群山,似乎要將尖銳的冰雪巔峰刺入灰茫茫的天宇。有94年運送綿羊歷史的「厄爾斯洛號」蒸汽船,現為旅遊渡船,正靜靜地停在瓦卡蒂波湖的水面上,隨時迎接四方的來客。

初冬的紐西蘭,5時多便夕陽西下,這是我最鍾情的時刻。一抹斜陽把銀裝素裹、嶙峋疊嶂的群山映得金黃、粉紅全然塗上瑰麗的彩妝,流動的雲彩也以絢麗的色彩為它作帳;餘韻無盡的暮靄匯合成初冬之夜幕;最終,毛利人的「天父」和「地母」還是攜手相擁,把天地重歸黑暗。

離皇后鎮約20公里的箭鎮因1860年的淘金熱而繁華,是南島開發史上的重要紀念城鎮。整個小鎮從古宅到礦工之屋,有60多座歷史建築可供參觀,在主要街道的白金漢街(Buckingham Street)和周邊,仍保留了19世紀英國移民的古典風貌:老街、銀行、有紅色郵亭的郵局、原郵政局長木屋改成的餐廳、金鋪、圖書館、監獄……。街區拐角處的「湖區博物館」(Lake District Museum),小小的館內展示出淘金時期的情景圖片和資料、舊工具、秤和黃金等實物。這些圖片和實物真實地反映了紐西蘭淘金時代的歷史真貌。

這裡也修復、保留了早期淘金的「華人定居點」(Chinese Village Settlement),在箭河邊、密林山丘下的保留區内,有「蘇星商店」和「亞林商店」。簡陋窄小的數十間小石屋、半木板屋、無門的廁所,以及數塊介紹該遺跡的說明;這些修復的實物,是1983年對此地的考古挖掘,並根據25座遺址勾畫出當時華人村落的狀況。

箭鎮保留過去華人淘金的歷史。(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箭鎮保留過去華人淘金的歷史。(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箭鎮埋淘金華人遺骨

走進百年前的「商店」,黑暗擁擠,然而店中尚保存過往的賭具、菸具、酒壇、銅幣,人們在此回味家鄉的味道,享受同胞的溫情,疏解思鄉苦悶、精神孤獨,商店成為飄洋過海華人的商業和社交中心。1925年,「亞林商店」店主去世後便關閉,中心就此消失,這是19世紀南部淘金時代留下的唯一商店。

那幾座靠山腳下的陋室,有的看不到窗戶,有的窗小如瓶口,那腐蝕的牆壁、枯爛的門板、茅草泥巴塗蓋的房頂,一切都顯示了當年淘金者的艱難困苦。我漫步在這寂靜、毫無生氣,只有歷史回憶的遺跡村裡。想到一群滿懷淘金致富、發財歸家的尋夢者,站在這悠長的「箭河」裡無冬無夏、胼手胝足地淘金。為此,他們忍受歧視、隔離、孤獨,頓時我真為他們的處境而心有感觸。尋夢談何易?淘金熱潮過去了,他們為箭鎮的繁榮做出了貢獻,卻留下了屍骨。那時的中國人,根深柢固地認為只有將屍骨埋在家族的祖墳内,靈魂才得以安息。於是,1902年一艘安放著500具遺骨的輪船,滿載著逝者的遺願向古老貧窮的中國駛去。然而大自然是如此的無情和殘酷,500個漂泊的靈魂與船沉沒在滔滔的南太平洋裡,這是個多麽令人悲楚的往事。我不由得心情沉重地回頭凝視那遺跡旁,依舊流淌的箭河……。

是日,正是雪後的第三天,雪霽初晴,遺跡、山林、嶙峭的山坡被鬆軟的薄雪裝點,古老的樹枝透過陽光,把清晰的條紋投射在雪後的土地上。這雪後銀裝的景象多少抹去我心中些許沉重,因為在通往密林深處的雪地上,留下旅遊者到此憑弔的隻隻腳印。

箭鎮的「華人定居點」記載著中國淘金者在紐西蘭發展史上不可磨滅的一頁,安息吧!那些漂泊在異國他鄉的靈魂!

哈比村。(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哈比村。(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哈比村再現魔戒世界

英國作家托爾金(J.R.R Tolkien)以豐富奇妙的想像力,虛構了7000年前的「中土世界」,寫出轟動世界的奇幻小說《魔戒》三部曲(亦稱《哈比人》)。出生在紐西蘭威靈頓的導演彼得傑克遜(Peter Jackson)為把著作内容搬上銀幕,用了數年時間尋覓傳說中的中土淨地,原來這淨地就在他的祖國。

他在此選擇了150多個景點作為背景或拍攝地,其中在離奧克蘭約2小時車程的馬塔馬塔(Matamata)中所建的矮人國「哈比村」最出名。

這是個私人農場,農場門前有簡樸的接待站兼飲食店,店前開闢一小塊飲食和休息區。

站内洗手間的門都是矮人族住所的式樣,令人很容易進入「中土」的感覺。「歡迎來到哈比」的招牌高矗綠地上,四周碧綠起伏的山坡、低頭悠晃的羊群,充滿著恬靜休閒的田野風光。

那起伏綠坡下一間間木門小地窖屋,便是虛構中矮人族的住處。《魔戒》三部曲的腳步踏遍南北島,箭鎮的卡威納河、威靈頓的郊區、開多克地區公園、浪吉波平原的湖光山色、險峻的庫克山、莽原密林深處均呈現在《魔戒》銀幕中。

據說,《魔戒》的首映式在紐西蘭首都威靈頓舉行時盛況空前,為此,臨時把紐西蘭更名為「中土世界」,威靈頓更名為「中土世界中心」,紐西蘭的短程飛機機身均塗上影片中人物,機中服務人員化妝成片中人;威靈頓德機場大廳播放「咕嚕」捕魚的巨大鏡頭,更有甚者是機場的海關在入關的護照上,加蓋「中土世界」的紀念戳,可見當時風靡世界的盛況了。

毛利人的祖先,在幾千年的航海生涯中將子孫留在浩瀚的太平洋各島上:夏威夷、復活島、斐濟群島、紐西蘭……。在英國庫克船長進入這塊被毛利人稱為「長白之雲」的土地前,毛利人曾在這塊草木豐富的自然環境中,以農、牧、魚業維生,過著平靜的生活,人口最多時達20多萬。

19世紀歐洲人的大量移居,疾病、土地的爭奪和力量不均等的戰爭,導致毛利人土地大量喪失、人口驟降至4、5萬。但毛利人並沒被社會淘汰,而是憑著部落的凝聚力、「獨木舟子民」乘風破浪的拚搏精神存活下來。在經過與歐洲移民數世紀的衝闖、戰爭、融合,雖漸漸淡化原有的生活方式,卻也得到一定的權益(内閣中6個席位);保留一些古老的傳統和習俗(碰鼻見面禮、祭祀、先試後婚和頸戴海蒂基神像……),成為受法律保護的「毛利王國」。

毛利人的祭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毛利人的祭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部落看毛利人文化

北島是毛利人祖先最早居住之地,羅托拉是大本營。在這裡,毛利後裔保留部落獨特的習俗和傳統,可在他們傳統的手工雕刻、藝術、建築、歌舞、穿戴、見面禮上得到體現。毛利人能歌善舞、精於工藝、敬畏上天也衍生了豐富的神話。羅托拉的「蒂卡普毛利文化中心」(Te puia Cultural Center)可說是聚毛利人文化、藝術、風俗、生活和自然景致於一身的地方。在這裡有傳授毛利文化的雕刻、編織、工藝美術學校;有展現毛利文化歷史的美術展館;有驚人的地熱山谷、間歇噴泉、泥漿池等自然地貌;有反映毛利部落生活的村莊和精美的集會場所。

中心的正門稱為Te Heketanga a Rangi,毛利語是「神聖的起源」,意味著人們將由此進入毛利文化的世界。拱形的雙人木雕正門,是毛利人崇敬的神仙情侶雕像,過道兩旁及搭有透明天棚的禮品店大廳上,立著細高、各具表情的12座紅漆人物雕像。

毛利人的神雕。(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毛利人的神雕。(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毛利傳說他們的天父和天母孕育了許多神,分別管理不同的領域,於是就出現了海神、火神、火山神、霧神等諸多神祇,過道、大廳的雕像便是祂們形象。我分不清祂們是哪方神靈,但大多是瞪眼、張嘴、伸舌,據說這是祂們英勇威武恐嚇敵人的表現。有的則滿面滿身紋上漩渦般的精美花紋,毛利人既以紋身為美,也以此顯示人的身分、等級、信仰,紋愈密身分愈高。

男紋臉、身和臂,女紋嘴、唇和額。通常左臉代表父系祖先,右臉代表母系祖先;身上的螺旋紋向上則代表在世的親人,向下則代表故去的親人;紅色代表土地、生物,黑色代表人生經歷;圖案愈長則說明其人生閲歷愈豐富。據說,紋身需得到家長和部落酋長應許,由酋長決定紋身樣式。過去紋身不許用麻藥,因而,紋身者為榮譽需付出極大的勇氣。這些雕技高超的雕像除此中心外多處可見,尤其是羅托拉城的「政府花園」門前一排人物像木雕柱,形象極為生動。

獨木舟。(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獨木舟。(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一艘放置在樹蔭下,雕工精美的黑色獨木舟吸引了我。漆黑發亮、雕工精細的舟身坐落在紅色的木舟上,滿是雕刻的船頭、翹起的船尾,像極了中國的工藝龍舟,這是複製毛利人的祖先發現紐西蘭時使用的獨木舟。毛利人把它作為部落的神舟和象徵物,像神靈般地崇拜和祭祀;一葉小舟飽含著毛利人祖先劈風斬浪,發現「長白之雲」的遷移滄桑和豐富動人的傳說。他們遠古的祖先「毛依」(maui)是玻里尼西亞神話中的一位機智而具有天賦的半神。祂教授人類使用工具的技能,祂能拴套住太陽,馴服火焰;在航行時,以自己的血為餌,將吊起的魚變為南島,而祂的獨木船則成為北島。

毛利祠堂、集會所是作為部落聚會、活動、演講、儀式表演之地。而集會所則代表著受尊重祖先的精神和該部落的歷史。因而集會所的裝飾和雕刻更為精美和傳神,以此來表現各個部落的歷史神話,和對部落神靈的信仰。該文化中心的集會所是紐西蘭為數不多的對外開放地。集會所外體一律呈赭紅色,房簷、柱子、門窗均雕刻著神像。其旁的一座祭祀神壇更是光彩艷麗,通體雕刻,簡直是座木質藝術品。

紐西蘭,彷彿是遺落在天涯的樂園;是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塊具有神力的「綠玉」;更是浩瀚南太平洋上一顆純淨閃亮的明珠。

周刊旅遊迎投稿

1.投稿電郵:[email protected]

2..來稿限3000字以下,旅遊中有無要注意事項或交通須知,歡迎一併寄出。

3.照片檔案限JPG檔,不宜過小隨信寄送,並附註圖說

華人 中國 威廉

上一則

旅遊/駕RV遊俄勒岡 飽覽初秋景色

下一則

娛樂/大開金口 歐美名人瘋「牙齒珠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