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路透:至少7國暗中助台灣打造潛艦 對抗中國威脅

短期提高債限期限將至 兩黨議員仍無共識

親子/當笨蛋父母 孩子更聰明(四之一)

在《羊皮卷》(The Scroll Marked)一書中說:「一個人能掌握的最大的力量就是選擇的力量……這也是人類擁有的最偉大的力量。」縱觀一生,每個人總是在做著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選擇:從一日三餐到重大的命運轉折,我們的選擇影響著生活的方方面面。對於家長而言,如何養育孩子?如何培養孩子的各種能力?中小學的學生每天課後或在假期應該參加什麼課外或校外活動?這些活動將對其今後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孩子遇到問題時家長應該怎麼辦?我們應該幫孩子在人生的各個關口如何做選擇?等等等等,這些問題困擾著許多的父母。

有的人把自己未能實現的理想壓到孩子的身上,強迫其子按照家長的意願去學習某項技能或做某些事,弄得孩子不是消極怠工,就是強烈反對,鬧得家裡雞飛狗跳;有的家長則遂其所願,孩子想做什麼就只管出錢出力儘量滿足,不問其結果;有的家長以愛的名義對孩子大包大攬,代替孩子做所有的決定,讓孩子倍感窒息……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與那些著書立作的成功家長們相比,我不敢遑論在有家庭暴力陰影中,自己對女兒的「挽救」和教育有多了不起;與許多成功的青年才俊相比,也不敢說剛到而立之年的女兒現在有什麼出類拔萃的成就,她只不過是個市值僅上千萬美元小公司的老闆而已。但作為一個過來人和在美國有二、三十年教學經驗的老師,我這個笨蛋老媽願意分享一點自己的經歷和感想,算是抛磚引玉,與大家共同探討教育之道。

什麼是教育?人們從社會學、教育學還有歷史文化、現實主義、理想主義等等各種角度,做過許許多多的討論和定義。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教育應該給「父母能夠以非強迫的方式,有效地培養和説服孩子做出正確的選擇」留出一個小小的位置。而要想幫助孩子做出正確的選擇,做父母的首先應該自己在教育孩子的目的和方式方法上,做出恰當的選擇。

很多父母都認為自己比孩子懂得多,喜歡對孩子耳提面命、諄諄教導、喋喋不休,或者是以勢壓人、咄咄逼人、強攻硬打……凡此種種,不勝枚舉。而從我對女兒和自己學生的觀察來看,現在的許多青少年往往有自己的資訊來源,很有想法,厭惡長輩嘮叨,與我們這一代年少時相比更自以為是、堅持主見,所以也更容易產生代溝,出現矛盾,孩子越大情況往往越嚴重。這會使得有的孩子關上了與父母溝通的大門,更有甚者,長大後乾脆斷絕與父母的聯繫。但可悲的是,很多父母常常對此毫不自知,總是一味地指責孩子不孝不乖,被這個社會的不正之風給帶壞了等等。

記得那年我去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盛典過後,女兒和幾個好友及各自的父母一起在一家餐館吃飯。席間有位來自清華或是北大的父親(我記不清了)侃侃而談,一副得意自滿、掌控全域的樣子,而坐在一旁的兒子卻是一副悶悶不樂、少言寡歡的神情,與其父母好像也沒有什麼互動。我覺得好奇,散席後,問女兒是怎麼回事,她說:「某某某(指那兒子)太討厭他爸爸了。他在我辦的一個活動中(註:女兒曾經是該校學生活動中心的主席)上去發言,對他父親大為不滿,吐槽了一大通……。他爸媽要他畢業後回到父母身邊工作,但他堅決不願回去,說是受夠了!」

我覺得在與青少年子女的日常相處中,做父母的應該大智若愚、謙遜低調,適時降低姿態,而不是相反。所謂的大智若愚用在這裡,應該是恰當的。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大能耐,而且隨著女兒的逐漸長大,跟她說話時,我越來越經常地把這樣的句子掛在嘴邊:老媽笨蛋,這個不懂,那個不會,你很聰明很能幹,能不能幫媽媽……。她總是很得意地給我這個笨蛋老媽當老師,假如是她自己也不清楚的事,便會先上網查看後告訴我:你應該這樣、那樣做。如此一來,她組裝家具的能力比我強、速度比我快;不管是在美國國內還是出國旅行,買機票、訂旅館、安排行程、選擇餐館等等,全都是她一手搞定,我這個笨蛋老媽只要傻乎乎、樂哈哈地跟著她走就行了。

大概是我常以老媽英語不好為由,要她幫我做這做那,所以她開始工作後,給我買第一部智慧手機時,怕我看不懂英文的使用說明書,還特地用漢語在幾張小紙條上手寫了使用說明。我看著這女兒版的「使用手記」,心裡非常感動卻又不禁啞然失笑:這寶貝還真的以為我的英文會糟得連這點說明書都看不懂。不過這樣也好,既能讓她練習一下中文,也可以讓她懂得怎麼關心照顧我這個笨蛋老媽,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所以後來她又給我買車、買電腦、買各種家用智慧產品時,我都要她用漢語告訴我怎樣使用,否則她現在在一個基本沒有漢語的環境中生活,把漢語都要忘光了。

古人云:傻人有傻福。我覺得做父母的用不著總端著個長輩的架子,適時地學會低頭,承認自己的不足,虛心向孩子請教並尋求幫助,既能鍛鍊孩子的獨立自主能力,又能讓其體會父母的不易,替父母分憂解難,還能培養孩子對父母的責任心。中國人常說:養兒防老,但現實的情況卻往往是養兒啃老。為什麼?除了物質需求上的極大滿足,和精神溝通上的極度匱乏等原因之外,父母的大包大攬,不給孩子足夠的選擇權和成長空間,也應該是緣由之一。

當然,父母只能裝傻,絕不能是真傻。倘若是真的太無知的話,會讓孩子瞧不起,覺得跟你沒什麼好囉嗦的,最終也會失去溝通的管道。女兒申請大學時,我跟她說:這是你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吧。但每當她說要申請某一所學校時,我都會悄悄地上網查看該校的情況,有時還會向我的美國同事諮詢。我覺得家長應該注重修煉「內功」,少動用「外攻」。假如我覺得這所學校不合適或那所學校更好時,便會在時機合適的情況下,用跟她請教的口吻,以反問句的方式與她溝通,引導她做出正確的選擇。這樣,在她理清了頭緒,做出了抉擇時,也不會感覺到這個最終決定跟我有什麼關係,因為我自始至終都沒有逼迫或要求她做任何事,這完全是她自己的「英明決策」,而這也恰恰是我所想要的結果。

從表面上看在她申請大學的過程中,我這個笨蛋老媽除了在家長一欄簽字、寫支票付申請費外,啥都沒做,連在美國大多數家長都會做的,帶孩子去參觀有興趣申請的大學一事都沒做。因為在她自己「上躥下跳」的「折騰」下,紐約大學、芝加哥大學等幾所高校已經給她發了錄取通知書,並提供了全額獎學金。還有很好的大學居然為她提供了機票、食宿等費用,請她去參觀,希望她能選擇該校。我這個既笨蛋又摳門的老媽只是在她上飛機前給了她20美元,作為她的零花錢和emergency money (緊急資金)。就這點錢,回來時她也只是給她自己買了個小東西,還給我買了件T恤,並把剩下的零錢都還給了我。其實我從未要求她這樣做,包括她後來給我買這買那,也都是出自她的本願。關於這一點,我在本文的後面會有詳解。

在她進入青少年反叛期後,遇到重要的事情,我都會事先做好「功課」,做到胸有成竹,然後選擇合適的時間、場合,根據她的情緒狀況,與她來一次「短兵相接」。為什麼是短兵相接,而非促膝長談?因為在這個速食時代長大的孩子,通常不喜歡絮絮叨叨的長篇大論,而適當點到為止的談話方式更為有效。除非有什麼特殊情況,家長最好避免在與孩子談話時,談性大發、引經據典、滔滔不絕,這樣容易引起孩子的反感,更有可能把已經達成的協議或效果給徹底顛覆了。我的目的很簡單,只有一個:把女兒養大成人,讓她成為一個對家庭和社會都有用的人。所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都沒必要去炫耀我的聰明、能力和權威,還是降低姿態,老老實實地當個笨蛋老媽吧。

與現在許多來留學的人不同,二、三十年前我們這一代的留學生及其家屬都有著打工的經歷,我也不例外。在餐館打工時,有時因種種緣故,不得不帶著還沒到入學年齡的女兒去上班。客人來時,我讓她坐在空桌子旁自己看兒童書、玩玩具;沒客人時,我摘豆角時就教她幫我一起摘,邊幹活邊講故事或唱兒歌;拿到小費後,有空時我會教她認鈔票上的數字,告訴她這些錢可以買什麼或買不了什麼。有次一個客人看到她自己在那裡邊看書邊咿咿呀呀地唱歌,甚是可愛,就問她會不會跳舞?要不要跳一個?我笑著鼓勵她試試,跳不好沒關係。她靦腆地站起來邊唱邊跳(實際上只能算是比畫)。一曲下來那個客人高興地拍手鼓掌,還出乎意料地給了她一、兩塊錢小費以資獎勵。後來我拿著這點錢帶著她去買她想要的一點小東西,並不失時機地告訴她:「你看,你會唱歌、會跳舞就能自己掙到錢。你要是還會更多的東西,像彈琴、畫畫或者是會做其他的事,你是不是就能掙到更多的錢?」她那小腦袋點得像個撥浪鼓似的,逗得我直想笑。

我不認為跟小孩子談錢有什麼不好,他們不是生活在真空裡,對真實的世界應該有所瞭解。也許有的人會說,你這麼早就跟孩子提錢的事,會不會讓她以後只知道錢,變得自私自利?從我的經歷來看是不會的。告訴女兒錢的來歷,讓她看到生活的真相,並鼓勵她學習獨立生存的能力,她才會有努力的目標,去為一個美好的明天而自我奮鬥,也才有可能為社會貢獻一分力量。多年後,當她20多歲、已經在矽谷有了六位數美元的年薪時,還曾想要辭職去約旦做義工,為中東難民服務。後來雖然因故未能成行,但也足已表明她長大後並非是個一心為己的自私之人。

女兒還小的時候跟絕大多數的孩子一樣,看到商店裡琳瑯滿目的玩具便吵著要買。由於我平常就讓她對錢有一點概念,在這種時候便會讓她看標籤上的價格,算給她聽,我得做多長時間的工作才能買這個玩具,而買這個玩具的錢,又可以買多少她喜歡吃的東西,並問她:「你是要媽媽幹活幹得很累很累,沒時間陪你玩,沒時間給你講故事,還是一定要這個玩具?」她這時通常會懂事地,儘管是不情願地放棄要求,而不是像一些孩子那樣大吵大鬧一通,逼著家長買。我認為所謂懂事的孩子極少是天生的,大都是知道了家庭的實際情況,能體諒到父母的難處,心地善良,才開始慢慢地變得懂起事來。我想這才是苦難出孝子、安逸出逆子的原因吧。

孩子上中學了,剛進入青春期,開始對男女朋友的話題感興趣了。有次我無意間聽到隔壁房間女兒和她朋友們的對話。有人抱怨讀書太苦,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找個有錢帥氣又很愛自己的男人結婚,這樣就用不著自己那麼辛苦努力了,像灰姑娘辛德瑞拉(Cinderella)那樣該多好。

我找了個藉口,笑嘻嘻地湊了過去說:「哇!這可是個好主意!要是有這等好事,我們這些老媽老爸就省事了,用不著費那勁管你們了。很好!很好!」我鼓掌叫好道。「但問題是你們上哪裡去找這樣的白馬王子呢?」我話鋒一轉、故作癡傻地問道。孩子們愣了一下,見我嘻皮笑臉的完全沒有家長老師的架子,有的人就說:「去那些豪華酒店。那裡有很多有錢人。」「那你用什麼吸引這樣的人呢?你覺得你很漂亮嗎?比絕大多數的女孩子都更有吸引力嗎?」我又問。她們面面相覷,大都輕輕地搖了搖頭。「那你們該怎麼辦呢?那些白馬王子憑什麼會愛上你們呢?即使他真的一時對你有興趣,你又能靠什麼長久地維持你們的關係呢?難道從此就不會有別的漂亮女孩對你的白馬王子感興趣嗎?」我又接著問。她們這下子更答不上來了。「據我所知,在歐洲有錢有閒的人很多是出自於傳統的貴族階層,而美國沒有貴族,你們知道有錢人在哪兒嗎?」

我講到這裡故意停了一下,看到有的女孩子的眼睛閃了一下,專注地看著我。「美國富家子弟大多數都會上名牌私立中小學,而後進入那些常春藤名校。所以如果你們想要遇見這樣的人,最好是自己也進入這些名校。不過你們要是真的考進了這樣的名校,也就意味著畢業後你們有可能找到較好工作,掙到不錯的薪水。自己掙的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不必看人家的臉色吃飯。假如你的才華、能力和知識都到了一定的水準,加上經過很好保養修飾和修煉的風度外表,到那時就可能不是你費盡心機、腆著臉去黏著白馬王子,而是他來主動追求你了。」

我以輕鬆的口吻嘻嘻哈哈半開玩笑地說到,孩子們聽了,都若有所思地低下了頭。「啊,對了,Paul Fussel寫了本有趣的書,叫《Class》,裡面講的內容就跟這有關,你們聽說過嗎?」集體搖頭,幾對眼睛齊刷刷地看著我。「要是有興趣,可以到圖書館去借來看看,挺有意思的。」末了我還笑嘻嘻地補充了這一句就走了。我不知道她們幾個有沒有人真的看了這本書,但日後這幾個孩子都進了好大學、有了好工作。孩子們從小看的動畫片及各種文藝作品都給他們帶來了美好的遐想,這無可非議。但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孩子既需要有天真的幻想或美妙的理想,也要對現實有一定的瞭解,這樣才能幫助他們腳踏實地地認真學習、鍛鍊自己的各種能力,把人生的選擇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女兒的父親是個有暴力傾向的人。我們離婚前,他在家動不動就對孩子粗口亂罵、動手揮拳……。我試圖阻止他,他卻總是大言不慚、振振有詞地說:「打是親罵是愛,我都是為了她好,我只是給她一點教訓……」。有一回他又發神經在家裡大鬧一通離開後,女兒仰起滿是淚水的小臉問我:「媽媽,我不敢想我的爸爸會像我朋友的爸爸那麼好,但是你至少應該給我一個正常點的父親!」我聽了抱住她真是心如刀絞、自責之極。年輕時的我做了人生中如此錯誤的、最為後悔的配偶選擇,自己痛苦,也太對不起孩子了。我不僅沒能給她一個真正幸福的家,反而讓她從小跟著我受苦受難,甚至連保護她都做不到,我真是個大笨蛋。

在美國,很多有家庭暴力的孩子就此沉淪、吸毒、亂淫、犯罪等等,其比例之高讓人咋舌。我那時非常擔心,自己的寶貝女兒也會在心裡留下陰影,對她產生長遠的壞影響,毀了她的前程。除了諮詢有關的專業人員外,我竭盡所能地幫助她。每回遇到她父親又暴跳如雷地罵她是個「蠢驢、笨豬、臭婊子」,以及更多不堪入耳的髒話後,我常跟她說的是:「用不著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好好學習,爭口氣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用實際行動證明給他看你有多優秀,媽媽相信你能做到。」某一年暑假,我支持鼓勵上中學的女兒去一個夏令營當志願者。這個夏令營是專門為有家庭問題,主要是有家庭暴力問題的孩子們開辦的。我希望她在那裡能瞭解到,除學校和家庭外更多的社會真相,知道她所面臨的家庭暴力問題不是一個特例,並學習些應對方法。她晚上回來跟我講了營地裡孩子們的情形,還說:「他們真可憐!跟他們相比我是個幸運兒。」我問她為什麼會這樣說?她的回答讓我差點當場淚崩、永生難忘:「因為我有一個你這樣的好媽媽,但他們沒有,要不然我也會跟他們一樣。我愛你,媽媽。」從此以後她更加努力、奮發圖強,而且在我跟她爸爸離婚時,她還主動跟我說:「Don't worry, Mom, I will be your retirement fund(別擔心,媽媽,我會成為你的退休基金)」,意思是我會為你老年後的生活負責。法國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羅曼羅蘭說得真好:「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難道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孩子培養成這樣的英雄或勇者嗎?(文未完,下期待續)

美國 教育

上一則

養生/發熱衣保暖 4種人愈穿愈癢

下一則

料理功夫/薑黃蘑菇豆腐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