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啟程訪韓 國安顧問:近幾周會再與習近平對話

凶宅+貧民窟+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

美國現象/少數民族研究 加州中小學必讀

一位中國老先生告訴我,到美國的第一個印象,就是美國人只講國家而缺乏民族觀念。我很佩服他的觀察力。一般中國人談到自己的國家,總是跟民族分不開的。今年七一中共建黨百年紀念大會上, 習近平站在天安門講台上,就說黨的精神財富,「歷久彌新,深深融入我們黨、國家、民族、人民的血脈之中。」結語時,又呼喚「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人民與民族相提並論。反之,美國是移民的國家,大家從外國遷移進來,落地生根,成為「美國人」,世世代代之後, 成爲人民與文化的「大熔爐」了。

英文Ethnology、Ethnicity是人種學、民族學的意思。Ethnic 這個形容詞,原指具有特色的族群。但是,美國學校開設的Ethnic Studies課程,是針對少數民族的研究。當前社會上種族糾紛問題,日甚一日。有識之士,便呼籲增設這類課程,加強各族之間的互相瞭解,進而建立情誼與合作。至於目前中國的「民族政策」,何嘗不也是集中在對付少數民族的施政方面?不過,事實的不同是,美國的少數民族很樂意研讀這個課目;反之,現在中國內蒙古和新疆少數民族「自治區」的人民,對國家語言教育政策的感受就不同了。

加州 民族最多元

美國民族的多元性,尤以人口最多的加州為甚。目前各級公立學校600萬學生之中,有75%屬於少數族裔。舊金山州立學院(San Francisco State College)是當年反種族歧視學潮的大本營。全國最早的「少數民族研究」課程,就是在1968-69年度長期罷課之後才爭取到的。超過半個世紀的日子過去了,對如何改進及推廣,議論紛紛。

去年7月間,加州州立大學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CSU 州大),董事會早就規定該校23個校區計50多萬名學生,必修3個學分的「少數民族研究」課程方能畢業。而去年8月17日,Gavin Newsam州長簽署同意議會通過的AB (Assembly Bill)1460號法案時,就推翻了董事會的前案。前後兩案,對於少數民族的定義及其課程內容,多所不同。

從國外尤其是亞太地區來的留學生,多數人知道的「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UC加大),乃有別於上述的「州大」。加大雖然也是州立的,但是歷史悠久,現有柏克萊與UCLA等十個校區。因爲知名度高,經費來源極廣,董事會獨立行事, 州政府不加干預,這個法案對他們沒有影響。事實也是,每個加大校區,多設有各種少數民族的學系及研究課程,州法的規定,顯然不合實際。

現任州務卿Shirley Webers是當時議員並為議會非裔黨團 (Black Caucus)的主席,也是1460一案的原提案人。她認為,當年在舊金山創設這門課,時過境遷,教材教法皆應改進;最重要的是,應該集中在非、亞、拉美及美洲原住民等四個重要族群的範圍,注重個人經驗,獎勵成功範例。州大董事會的前案,內容擴大到猶太及澳、紐及南亞一帶的弱小民族,甚至有關性別涵義的LGBTQ,及殘障人士也被包括在內,既廣又雜,難有成績。

法案既已過關,大學階段課程問題已獲解決。中、小學課程的情形就不同了。原來,去年州長簽署法案那天,就對相關的高、初中學生「民族研究」另一AB331案 ,連同「課程範例」(Model Curriculum)計劃,加以否決。他認爲該案的內容不夠詳盡,尤其對猶太與中東地區族群的敘述,無法取得均衡。

課程 已成為法律

既然如此,只好另起爐灶了。去年12月11日,由Jose Medina議員提出AB101一案。規定自2025-26年度起,各級學校必須增設民族課程。2029-30年度畢業生必須修過此課。他自己又帶頭趕工,完成了「課程範例」的具體內容。3月18日,11人組成的加州教育董事會(California State Board of Education)的中、小學教育決策機構,終於批准這本範例,附帶提到經費預算約為4000多萬美元。議會兩院亦分別於5與9月表決通過此案。其間經歷嘈雜的罷免州長一案,獲得64%比36%大勝之後,州長對自己的施政方針信念大增,便專心處理堆積的法案。10月間,一口氣簽署800多案件,其中770件批准同意,66件否決。有關中小學少數民族研究課程一案,亦已成爲法律,大功告成。我們記得,1968年秋季,舊金山學院首創美國 的「少數民族研究」課程。而今,從大學到小學的學生,必須修過這門課方能畢業,開創了另一個全國性的先例了。

早在2016年,前任州長Jerry Brown就開始討論此案構想。多年來,經歷近百次會議,萬次發言,至少有4個草案。回顧此案在議壇的拉鋸戰,有人幽默地用ABC三個字母來表達:起初,Anti-Semitism 是一道暗流,接著,Black Lives Matter是一陣潮流,而Critical Race Theory (CRT 種族理論評判)原來只有涓涓細流,如不防範,或將氾濫成災。有人問他們對此案滿意嗎?也許只能說做了比較合理、適當的選擇而已。

有些縣市地方學區的家長會,對範例中CRT問題,也是針對美國歷史上處理少數民族不公平的的批判與反思,提出討論。有些家長認爲未成年孩子被灌輸這種思想,形同説教而非教育。對異族通婚的家庭,可能徒添麻煩。又讓學生吟誦「五神」(Five Aztec Gods)的文詞,講解宗教儀式肢解人體的内容,亦具爭議性。家長會與學區理事會(School Boards)之間的爭執與訟案,甚至被聯邦司法部視爲有關國内恐怖(Domestic Terrorism)案件的調查。成爲媒體報導與討論的一個熱點。其實,州長簽署此案時,還特別説明學校依照實際情形與需要,通過學區理事會的同意,可以變更課程内容。不過,後果與成效如何,尚在未定之天。

回想早年我們上《三民主義》課時,用挑夫中彩,卻丟了彩票而無法兌現的比喻,來說明民族主義的重要。事實可能是,即使中山先生自己心裏,對那個說法也並不是很滿意。歐洲國家的皇室,異族通婚,當時已甚普遍。他所以鼓吹「民族主義」,應是針對滿清統治有感而發的政治口號吧?抱持「世界大同」的理想,應排除狹窄的民族觀念。

一個開放民主的的國度,尊重少數,扶助弱者,原是社會正義。民族研究課程的目的在於拋棄刻板的偏見,建立社會多元化的思維體系,進而完成整體而前瞻的世界觀。政府可以規定課程內容的大政方針,至於細節,盡可放手讓學校去做。7月9日,Illinois州的J.B. Pritzker州長簽署The TEAACH Act, HB376一案,規定從2022-23年度起,該州從幼稚園到高中畢業每個階段,必須列入亞裔歷史教材。沒有規定什麽課本範例,算是一個快刀斬亂麻的辦法。不過,話又說回來,少數民族課程,多少涵有政治意味。公立的學校,議會要立法,條文巨細無遺,也是無法阻止的啊!

美國 加州大學 中國

上一則

封面故事/世界50佳最佳餐廳 熬過疫情獲殊榮

下一則

養生/竹笙太白太黃 當心防腐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