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旅遊╱伊斯坦堡 保留帝國榮景

聖索菲亞大教堂。
聖索菲亞大教堂。

伊斯坦堡(Istanbul),原名君士坦丁堡,繁華的國際大都市之一,是土耳其經濟、文化、交通中心,也是世界著名的旅遊勝地;更曾是古代三大帝國——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及奧斯曼帝國的首都。十年前,我佇立在喬治亞黑海名城——巴統(Batumi)的黑海岸邊。蔚藍色大海展現眼前,海風輕輕吹拂臉龐,我深情遠眺著大海的另一邊,朦朧縹緲的伊斯坦堡,夢想著何日能去彼岸一遊?

終於,前年春節黃金周,我攜妻女赴埃及旅行後,搭機北飛土耳其。飛機降落前,我在空中看到了大地圍繞中,碧綠的馬摩拉海和彎彎曲曲的博斯普魯斯海峽,海峽上三座歐亞大陸橋依次清晰可見。飛機往北飛到黑海上空,飄逸地畫了一個漂亮的弧線,調頭後翩翩降落在阿塔圖克機場,我終於踏上了十年來魂牽夢縈的伊斯坦堡。  

棉花堡。
棉花堡。

雪白棉花堡 竟然是溫泉

次日凌晨我們飛赴土耳其內陸的棉花堡。博斯普魯斯海峽、馬摩拉海和達達尼爾海峽是歐亞大陸的分界線,不僅將土耳其一分為二,也將伊斯坦堡城區分屬兩洲。棉花堡位於亞洲,我們因此從歐洲來到了亞洲。  

當飛機降落在代尼茲利以南的機場時,太陽剛升起在安納托力亞群山上,陽光普照,大地塗上了淡淡的金色。棉花堡是古羅馬時期的希拉波利斯城遺址所在地,是由火山噴發形成的雪白石灰岩,岩間形成了眾多溫泉。因為當地有豐富的溫泉資源,古代羅馬、希臘貴族把此當作療養勝地,於西元前190年在此修築了繁榮的希拉波利斯城。  

上午9時多,我們進入棉花堡,展現在眼前的是整個環形山坡的雪白石灰岩,層層疊疊,晶瑩剔透,狀如棉花。此刻淡淡的陽光灑在雪白的石灰岩上,淡藍色溫泉潺潺而流,水面上映著倒影。我們脫鞋僅穿襪子在岩石上行走,有些硌腳和涼意,溫泉經溝壑湍急流下,小女在溫泉中泡腳,高興極了。

希拉波利斯城(古羅馬遺址)。
希拉波利斯城(古羅馬遺址)。

2000年古城 劇場完好

穿過棉花堡景區,往上坡走就是希拉波利斯城遺址,包括古代公墓、大浴室、集市、拱門、圓形劇場、阿波羅神廟和古溫泉等,依次從北至南散落在山坡上。當我坐在露天圓形劇場中時,不由為眼前的雄偉氣勢所震撼!2000多年前的劇場至今基本完好無損,整個劇場被分成18個區域,便於觀眾出入;據說劇場能容納1萬5000名觀眾,從下往上仰望,最高排的觀眾彷彿在天空中。我坐在最高排座位,眼光越過舞台能看到場外矗立於山坡下的阿波羅神廟等無數遺址,歷經千年歲月滄桑,在陽光下愈發散發出古樸、典雅、殘缺之壯美。

再往上走,我們步入古羅馬集市遺址。只見集市中間有一個很大的圓形廣場,高大羅馬式門樓像八瓣蓮花圍繞廣場,門樓之間有寬敞的過道,氣魄宏大。我徜徉在集市中,穿梭於門樓之間,想像著當年人群鼎沸、買賣聲喧囂的歡樂鬧市,如今這一切繁華都煙消雲散,只留下眼前孤苦伶仃的廢墟,遺棄於荒坡上。整個下午留戀徘徊於遺址內,不由感嘆千年一瞬、白雲蒼狗。我們當晚飛回伊斯坦堡,飛機降落阿塔圖克機場時,我們從亞洲又回到了歐洲。  

伊斯坦堡屬地中海氣候,正值天氣多變的季度,迎接我們的是一場綿延不絕、下了整天的大雨。我們乘車經過綿延數里的古城牆,下車來到蘇丹阿赫邁德廣場。仰面看到的是高聳的四方石柱,高32米,是古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七世為了紀念他的祖父,於西元10世紀建造的,史稱君士坦丁牆柱。柱身外原來鑲滿了鍍金青銅浮雕,但後來被十字軍洗劫,現僅存核心柱石。在四方石柱的正前方矗立著古埃及方尖碑,在濕漉漉的廣場地面上映著倒影。此碑原本是古埃及法老圖特摩斯三世所建造的,曾矗立在盧克索卡納克神廟,西元390年狄奧多西大帝從埃及買來並樹立於此。

古埃及方尖碑。
古埃及方尖碑。

兩碑柱之間還有一件著名文物——青銅蛇柱。這三大件文物宛如一處露天博物館,給廣場增添了無比光采,顯示出古老厚重的歷史感和榮耀感。廣場本身也是古羅馬遺跡,原本是羅馬帝國遷都於此後擴建的巨大競技場;據史料記載,競技場緊鄰東面的皇宮,完全仿照羅馬科洛西姆競技場的樣式,但比它長40米。賽車道鋪著沙子,可容8輛馬車並駕齊驅,周圍看台可容納上萬人觀賽,羅馬皇帝從皇宮就可望見競技場裡的場景。  

公元330年,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將首都遷都於此地,始名新羅馬,不久改名為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一世修築的君士坦丁堡城牆分南北兩路,向西延伸。這南北兩邊都瀕臨大海,因此這兩段城牆的高度只有12到15米,整個城市坐落在城牆後面的山丘之上,遠來的商船從海上就可以望見皇宮、競技場和聖索菲亞大教堂等雄偉壯觀的建築群。城市的西端後來修築了第三段城牆,即長達4.3公里的君士坦丁城牆。

聖索菲亞大教堂 包容2宗教

公元395年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羅馬,君士坦丁堡成為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的國都。西元5世紀,拜占庭皇帝提奧多西二世在君士坦丁修築的城牆西邊增築提奧多西城牆,將城市面積擴大了兩倍。擴建後的君士坦丁堡城牆全長21.5公里,其中臨馬摩拉海的城牆長8公里,金角灣一側長7公里,靠陸地的一邊長6.5公里。

這段陸邊城牆設計得無比複雜,從外向內依次為外護牆、護城河、護城河內牆、陡坡護壁、外城台、內城台、內城牆;在外城牆和內城牆上聳立著300多座塔樓、角樓和碉堡,形成強大的支援體系。君士坦丁堡三面臨海,再加上西邊陸上城池防禦體系,銅牆鐵壁,固若金湯,使得這座城市成為「野蠻人」攻不破的城池。我們乘車沿途所見的古城牆,正是拜占庭帝國遺留下來的城牆遺跡。  

西元6世紀,帝國出現了偉大的一代君主──查士丁尼一世。他文韜武略,東征西討,收復了羅馬帝國喪失的大片西部國土,一時大有復興羅馬帝國之氣象,拜占庭帝國進入鼎盛時期。君士坦丁堡城建也進入了輝煌時期,建築大多依照古羅馬樣式,主要建築包括上述城牆、城門、宮殿、廣場、拱門、公共浴場、蓄水池和教堂等。

奧古斯都廣場的北邊是雄偉的聖索菲亞大教堂。這是查士丁尼在建築史上留下最輝煌的遺產。532到537年修建的這座教堂成為拜占庭宗教和東正教的中心,成為帝國的象徵。聖索菲亞大教堂在平面採用了希臘式十字架的造型,空間上創造巨型的圓頂,室內則沒有任何柱子支撐;教堂大圓頂離地55米高,在17世紀聖彼得大教堂完成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1453年,奧斯曼帝國攻陷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滅亡,帝國將首都遷於此並改名為伊斯坦堡。蘇丹穆罕默德二世將大教堂改建為清真寺,並增設了伊斯蘭教的宣禮塔,此後500年間它又成為了穆斯林最重要的宗教場所之一。一戰以後,推動世俗化改革的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於1934年將其改成博物館,後逐漸成為著名旅遊景點。去年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宣布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同年7月24日他參加了在聖索菲亞大教堂舉行的穆斯林禮拜,這也是這座教堂時隔近90年後首次舉行宗教活動。  

進入聖索菲亞大教堂,遊客們無不為高大的圓形穹頂所震撼,也驚嘆於穹頂上拜占庭式的精美壁畫,尤其是仰觀聖壇頂上的聖母子像。我們踏著中世紀石塊鋪成的螺旋通道走到教堂二樓迴廊,可更接近並仔細欣賞教堂的各個角落,尤其能看到迴廊牆壁上有很多基督教故事的壁畫,雖殘缺不全卻精美無比,全都用金線勾勒,顯得金碧輝煌。在此俯瞰整個大廳,更能感受到大殿氣勢宏偉的空間設計。

地下水宮。
地下水宮。

地下水宮 儲水10萬噸

查士丁尼留下的另一建築瑰寶是「地下水宮」。君士坦丁堡修築得固若金湯,但帝國統治者仍懷有憂患意識,又修築了一個隱祕的地下蓄水池,並從黑海附近的森林引入水源,儲蓄量可高達10萬噸之巨。戰時若城池被圍困,它作為戰略儲備,可供全城人喝上一個月;歌舞昇平時期則為皇宮和其它宮殿提供儲水。蓄水池長140米,寬70米,有336根高9米的科林斯式石柱,支撐著巨大的磚製拱頂,刻有精美浮雕,稱為地下宮殿也不為過。

地宮中有兩處景點值得細看。一處是哭泣柱,地下濕度大,特意設計了一根柱子,水珠就順著這個柱子流下來,彷彿有人在哭泣。另一處是兩根倒置的美杜莎頭像支撐的柱子,用希臘神話中的人物作為裝飾。這透露出拜占庭帝國熱烈崇尚希臘文明,影響無處不在。  

藍色清真寺。
藍色清真寺。

藍色清真寺 6宣禮塔罕見

次日我們乘地鐵到達伊斯坦堡大學站,換乘輕軌又到蘇丹阿赫邁德廣場,穿過廣場去參觀藍色清真寺。清真寺本名蘇丹阿赫邁德清真寺,因牆壁全部用伊茲尼克的藍白瓷磚裝飾,故又稱藍色清真寺,是伊斯坦堡的地標。我們首先看到的是清真寺六座細長而高聳的宣禮塔,充滿輕盈靈動的氣質,遠遠望去恍若天空之城。

藍色清真寺是伊斯坦堡最大的圓頂建築,30多座圓頂層層升高,向直徑達41米的中央圓頂聚攏,浩大而優雅。脫鞋進入清真寺內,仰望一個個巨大的圓形穹頂,陽光透過260扇小窗戶的彩色玻璃照射進來,金藍交燦,令人嘆為觀止。支撐大圓頂的4根大柱鑿紋明顯,柱頭上的藍底金字阿拉伯文和柱身的黑底金字阿拉伯文,宛如花紋般美麗。聖龕是藍色清真寺內部的一個重要部分,由經過雕刻的大理石所造;聖龕旁有美輪美奐的宣教壇,在周五午間及宗教節日,會有學者站在講道壇上講道。

藍色清真寺是奧斯曼帝國的藝術傑作,耗時七年建成,成為帝國鼎盛時期的標誌性建築。相傳奧斯曼蘇丹要求建築師把宣禮塔建成黃金的,而土耳其語中「黃金」和「六」發音很近似,所以它成為世界唯一擁有六座高塔的清真寺,也因此成為世界十大奇景之一。  

出了藍色清真寺,目光穿越廣場,可以看到遠處高聳入雲的宣禮塔,就是昨天我們參觀過、兼具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建築特徵的聖索菲亞「清真寺」。兩座清真寺遙遙相對,構成伊斯坦堡一道亮麗風景。

托普卡匹老皇宮內部。
托普卡匹老皇宮內部。

我們步行穿過廣場,走到托普卡匹皇宮。皇宮是奧斯曼帝國進入伊斯坦堡後第一座正式修建的皇宮,具有濃重的奧斯曼風格皇家建築特點,神祕而典雅。老皇宮是昔日舉行國家儀式及皇室娛樂的場所,從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1465年建成托普卡匹皇宮起到1853年止,將近400年時間,是歷代蘇丹工作和居住的地方。

一道高大城牆中間有一正門,當時只有蘇丹能夠進出,被稱為「皇帝之門」。穿過正門就進入第一庭院,沿著院中小路前行,可以看到左手邊有一座建於拜占庭時期的神聖和平教堂。繼續往前就來到迎送門,這是一座左右各有八角形塔的城門,像一座城堡大門。進門時抬頭仰望,可看到門上刻著古蘭經經文。通過安檢就步入第二庭院,放眼是大片的草地和花壇。再往前穿過幸福之門,就是位於第三庭院的覲見室,當年蘇丹和大維齊爾(相當於宰相)、將軍們每周四天在此議政。穿過第三庭院進入第四庭院,走到底就是巴格達亭,內牆裝貼伊茲尼克瓷磚,還鑲嵌貝殼,非常華麗。平台的邊緣有一座金頂的小亭子伊夫塔耶,從這裡可以眺望金角灣和對面的新市區。  

我們依次參觀過四個庭院,接著折回來到第二庭院的後宮入口,依次參觀蘇丹四位妻子的住處、蘇丹太后的房間,還有蘇丹的浴室。我們被後宮那金碧輝煌、貼滿精美瓷磚的眾多房間和裝潢精緻的生活場景震懾得眼花瞭亂。後宮前面有一四角形立柱建築叫「正義之塔」,曾被用於監視市區和防禦外敵,也是一大景觀。  

皇宮內還有一個風景絕佳的露天餐廳。坐在這裡能一覽無遺觀看博斯普魯斯海峽、歐亞大陸橋、伊斯坦堡新城區和世界最小的海——馬摩拉海。時值中午,太陽仍躲在雲層後面,光線不強烈,眼前海水泛著碧綠的波浪,遠處銀白大橋橫跨歐亞大陸,真是賞心悅目。  

馬摩拉海。
馬摩拉海。

出了皇宮,我們又乘輕軌穿過繁華的商業區到達加拉達大橋,從這裡金角灣碼頭上船,遊覽博斯普魯斯海峽。這時天已放晴,藍天白雲,碧濤翻湧,遊船如織。我們遊船乘風破浪,進入海峽駛向北方,成千上百隻海鷗乘風繞著遊船翱翔,海峽兩岸歷史建築、清真寺、加拉達塔、依山而建的別墅群像移動的畫面依次展現,構成一幅絕美的海峽風光畫展。我們穿過第一座歐亞大陸橋,快到第二座歐亞大陸橋時,看到左岸有一個壁壘森嚴的城堡,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惋惜無法棄船登岸去遊覽。

遊覽一個半小時後,我們下船登橋,在加拉達橋上瞻望金角灣北岸的城區,星羅棋布的樓盤層層疊疊,加拉達塔圓錐尖頂臨空而起,塔上眾多遊客依稀可辨;遠眺海峽與馬摩拉海激盪交匯,海闊天空,鷗鳴長空,魚躍海上,別有一番景色。黑幕垂地,夜色降臨,回望右岸老舊區,依山傍水,繁星點點,歷歷在目,燈火中蘇萊曼清真寺雄居山頂,懸於千家萬戶之上。  

多爾瑪巴切宮(新皇宮)。
多爾瑪巴切宮(新皇宮)。

新宮 見證奧斯曼西方化

第三天,天氣變幻。妻女累了留在酒店休息,我獨自出門。乘地鐵到塔克西姆廣場站,步行繞過塔克西姆蓋齊公園,沿著坡度很大的馬路或上或下邁步,十多分鐘後來到海邊,就看到藍色穹頂、乳白色牆體的多爾瑪巴切清真寺,兩座極高又細的宣禮塔像火箭直插雲霄。穿過馬路,迎面就是多爾瑪巴切鐘塔。經過鐘塔就是多爾瑪巴切宮。  

多爾瑪巴切宮建於19世紀中葉,是奧斯曼帝國時期最後一座皇宮,也被稱為「新宮」,建築風格為巴羅克和新古典主義風格相融合的歐陸宮廷樣式,坐落在博斯普魯斯海峽歐洲部分的沿岸;建築群沿著海峽綿延600米,內牆鋪滿金箔,主體採用白色大理石及埃及雪花石打造。宮殿主要有兩大部分,分別為禮儀宮、後宮和嬪妃院,有285個房間,43間大廳和6個土耳其浴室。無論宮內宮外,都極盡豪華和奢侈。

其中最值得觀看的景點,是禮儀宮內水晶打造的樓梯扶手支柱,還有高大寬廣的帝王廳,有56根圓柱和4.5噸巨大水晶吊燈,及蘇丹的黃金寶座等。相比老皇宮,新皇宮更加氣派和豪華,但少了東方宮殿的神祕典雅,極盡歐式化和近代化,奢華程度遠超維也納奧匈帝國的美泉宮及歐洲多數宮殿,與法國的凡爾賽在伯仲間。新皇宮的院落比老皇宮四個庭院還要大,布局也是歐式風格,有噴泉、雕像、草坪等,尤其是面向博斯普魯斯海峽、裝潢精緻的大門,值得遊覽拍照。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奧斯曼帝國加入同盟國,而隨著同盟國戰敗,奧斯曼帝國也分裂,兩年後蘇丹制度被廢除。當此危機,凱末爾打敗入侵者和歐洲列強的軍事干涉,拯救了土耳其,成為土耳其共和國的締造者,奧斯曼帝國至此滅亡。凱末爾執政十幾年,取得了巨大成功,使土耳其走向世俗化、西方化和現代化,成為伊斯蘭國家世俗化的典範和標竿。1938年,凱末爾病逝於多爾瑪巴切皇宮。  

塔克西姆廣場及獨立紀念碑。
塔克西姆廣場及獨立紀念碑。

從新皇宮茶館出來,我從原路走回塔克西姆廣場。廣場是伊斯坦堡主要的交通樞紐,也是土耳其人民重大集會、遊行的聚集地。在廣場中心矗立著環形獨立紀念碑,以紀念凱末爾,青銅浮雕將這位國父的當年風采展示在世人面前。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土耳其人給他們的國父獻花,表達敬仰和感激之情。  

從塔克西姆廣場向西南方走就進入獨立大街的北口。這條長達4公里的步行街上,有諸多精品店、音樂商店、電影院、圖書館、咖啡廳、酒吧和餐館等,是土耳其人購物、娛樂的休閒大道,因而被稱為伊斯坦堡的「香榭大道」。我從北口往南漫步,充分領略土耳其人的生活方式。當地婦女深目高鼻,氣質優雅,很少有包頭巾的,更沒有戴面紗的,透露出這個城市的包容與開放。土耳其人長相與新疆維族人區別不大,與他們打交道感覺很親切。

獨立大街。
獨立大街。

獨立大街四通八達,大道兩邊有眾多的小街巷。看那兩邊的小街巷,都是坡度向下的小路或階梯,通向公路或社區樓房,我才發現獨立大街原來是修建在山脊上。我邊走邊仰觀大街兩旁的建築,不少是歷史悠久或斑駁破落的老建築,有政府部門、各國領館、各式教堂等,可以說這一帶在奧斯曼帝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活時期占有重要地位,而如今卻成了尋常百姓的休閒、購物、娛樂的天堂。

伊斯坦堡最大的羅馬天主教堂——聖安東尼教堂,就隱藏在普通的老街坊後面。入口處不大起眼,容易錯過,我也是偶然看到兩座紅磚塔樓與眾不同,懷著好奇心步入才發現別有洞天。

我一路走來,看到街面上有文藝表演的、有賣藝乞討的,在這條大街上,外國旅客們能領略到當地土耳其人的世俗生活百態,充分體驗現代伊斯坦堡的自由、開放、浪漫與活力。  

如梅利堡壘和博斯普魯斯海峽。
如梅利堡壘和博斯普魯斯海峽。

如梅利堡壘 世界軍事奇蹟

博斯普魯斯海峽,又稱伊斯坦堡海峽,與馬摩拉海、達達尼爾海峽一起通稱為「土耳其海峽」(又稱黑海海峽)。  

第四天,我的朋友鍾先生開車陪同我們遊覽黑海景區,使我們既能看到博斯普魯斯海峽黑海出海口,也在沿海濱公路北上時能看全整個海峽。天氣晴朗,開車上了山路,沿途海峽時隱時現,景色壯觀。約半個多小時後開車來到海邊懸崖,我們終於看到了黑海。下車後,我們站在懸崖上,風勢猛烈,激起陣陣海浪。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左側是犬牙交錯的海岸線,右岸就是博斯普魯斯海峽出海口,窄得像一道細流,一道彩虹般的大橋橫跨海峽兩岸,就是近年來剛建成的第三座歐亞大陸橋。

博斯普魯斯海峽上的第二歐亞大陸橋。
博斯普魯斯海峽上的第二歐亞大陸橋。

懸崖邊有石磚壘築的城碟,構成一道堅強的城牆。懸崖上有一地道通向城牆底下軍事防禦工事,地下有四通八達的暗道便於軍隊隱藏或運送,面向海峽的暗道開鑿了很多炮洞口,原來是個地下堡壘。附近還有一個火炮城堡,構築在懸崖上,兩個崗樓之間修建了一個弧形城牆屏障,城牆中也開鑿幾十個朝向黑海的炮口,可以架上幾十尊大炮。這一明一暗兩處軍事工事,構成完整的防禦體系,扼守海峽的第一道防線。懸崖下大橋邊有一個小漁村,幾十幢民居沿路而建,紅瓦白牆,高低錯落,有一小清真寺特別醒目,宣禮塔一枝獨秀。與火炮城堡相鄰,小漁村彷若世外桃源。  

當年奧斯曼帝國沿海峽兩岸修築了不少堡壘,層層構築好幾道防線,嚴密防守伊斯坦堡。而其中保存最完整的就是我們下午要參觀的如梅利堡壘。從海峽黑海出口回來,我們沿原海濱山路回到第二座歐亞大陸橋南邊附近,如梅利堡壘就修築在海峽歐洲岸邊上。此處是海峽最窄處,僅750米寬度。海峽對岸亞洲岸邊修築了安納托力亞堡壘。兩座堡壘遙向呼應,扼守海峽咽喉,構成嚴密完整的防禦體系。  

如梅利堡壘。
如梅利堡壘。

踏上如梅利堡壘,我才恍然發現,原來這就是前天我們在觀光遊船上看到的城堡!真是有緣。如梅利堡壘占地3萬平方米,主要由三座塔形堡壘構成,城堡之間由城牆連接成大致四邊形的堡壘群,在三座主堡壘之間還有許多與主塔體型相似的小塔。它是「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在征服君士坦丁堡前,在1452年僅用4個月建造的,成為世界軍事史上的奇蹟。堡壘依山勢而建,高低錯落有致,氣勢恢宏,充滿靈氣,是目前世界現存的軍事建築物中最美的堡壘。當我們從山麓拾階蜿蜒而上,登上最高主塔堡壘,回首俯瞰,海峽似碧綠的飄帶,第二大陸橋猶如長虹卧波,山下圓形堡壘上土耳其紅色國旗迎風烈烈,構成一幅江山永固圖。  

結束如梅利堡壘的參觀,鍾先生開車送我們去阿塔圖克機場。魂牽夢縈的伊斯坦堡,再見了!期望異日有緣再重逢!

劇場 機場 地鐵

上一則

旅遊╱跨州追山 3峰各有看頭

下一則

娛樂/邪教式性侵 R. Kelly從巨星變惡魔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