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會達成協議 提供政府運作資金到明年2月18日

全美第二例Omicron確診者 曾參加紐約動漫展 霍楚籲快檢測

生活/Pickleball 老少都愛「酸瓜球」

附近社區的匹克球場。(作者提供)
附近社區的匹克球場。(作者提供)

兩年前,第一次聽說Pickleball,我可納悶了:「Pickleball?酸─瓜─球?什麼玩意兒?」好友聞言大笑,糾正我說,人家中文名字叫「匹克球」!我大感好奇,忙不迭上網查詢。原來匹克球1965年間於美國西雅圖附近興起,是近年來發展最迅速的運動。它的場地和羽毛球場規格相同;球拍形如較大的乒乓球拍;而其使用的球則有如網球大小,是硬塑料製成的薄殼中空球,有26個小孔。那篇介紹還如此下結論:「稱它是羽毛球、乒乓球和網球的混合運動,最妥當不過。」剎那間,我心神一震,美滋滋地想:「哈!這玩意兒豈不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

話說,自小我們兄弟姊妹四人,就常由父親帶領著在屋外的空地打羽毛球,當年多少個黃昏都在這樣的歡聲笑語中度過。中學時,我則因短跑表現出色,陰錯陽差被選入乒乓球校隊,接受過短暫的魔鬼式訓練。而進入大學後,我在多個社團遊走,竟迷上了網球,曾經不管不顧地鎮日鏖戰。誰知,畢業出國、轉身天涯,就像身懷絕技的俠士,從此韜光養晦、鋒芒盡收,正所謂「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如今,機會終於降臨,忍不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意欲重現江湖。

初始,也是機緣湊巧。朋友的四人雙打小組,有一成員膝蓋受傷,需找代打,我於是成為候補生,隨傳隨到。第一次上場,好生忐忑,因為根本還不熟悉規則。沒想到,他們瞅我揮拍的架勢,馬上當成老手相待。幾次下來,我就著了迷,開始尋找更多上陣的可能。這才發現,美國居然有所謂的「匹克球聯盟」(USA Pickleball Association),大批志願者不遺餘力推展此項運動,最大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要讓它成為奧林匹克的競賽項目。聯盟的組織嚴謹,各州的大小城鎮都有樁腳,我即循此線索聯絡上此地的「匹克球大使」。她很熱心地電傳給我附近所有匹克球場與球隊的資料,有室內的、室外的、會員卡制的、免費的…於是,那一年我偕同好友,得空即擇地征戰,不亦樂乎。

空曠的街道,架好球網,一樣可以練習和比賽。(Getty Images)
空曠的街道,架好球網,一樣可以練習和比賽。(Getty Images)
匹克球運動量比網球小,是一老少咸宜的運動。(Getty Images)
匹克球運動量比網球小,是一老少咸宜的運動。(Getty Images)

不料,疫情突然來襲,球隊全盤喊卡。所幸,新春伊始,疫苗開始奏效,萬物緩慢復甦。眾球友們與我一樣早已技癢難耐,紛紛整裝復出。

首先是朋友的四人小組,經過一整年物換星移,把我「扶正」了,不再是候補生。每周三次,準時赴會開打,好不痛快!這小組是固定的四位搭檔,像打麻將般,最怕三缺一,所以不能無故缺席,責任甚巨。我們登記借用附近幾個社區的球場,偶爾匹克球場被搶先預訂了,就以網球場代之。因為兩者規格小有不同,需要自己用膠帶或繩子,暫時隔出應有的界線,堪稱克難,我們也毫不介意。主要是,成員水準整齊,兩方對打旗鼓相當,特別有惺惺相惜之感。有趣的是,四位親愛的球友,雖皆已到了波瀾不驚的年齡,沒想到賽起球來,卻也一驚一乍,偶有爭論。最常見的是,戰役方酣,各人四散撿球之後,忽然誰也記不得該誰發球,或誰也叫不出原有的得分比數了。彼此對視,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一瞬間,四人信誓旦旦,堅持己見,熱鬧非凡。最後,只能大家耐下心來,將記憶倒帶,找到共同點,再重新開戰。

而「匹克球聯盟」隸屬的球隊,又是完全不同的風景。疫情之前,場地選擇多,人員相對分散;疫情之後,大家偏好室外空間,全擠到由市政府管轄的一個特定球場。它規模不小,設有六個網球場,其中兩個正式用鮮明的藍漆加畫成四個匹克球場,而場邊也置放了四個能用滾輪推動的球網,讓兩種球類可以輪流使用。從附屬的社交平台看得出,短短幾個月,登記在冊的球員早已過百,而且與日俱增,彼此熱情地保持簡訊往返,也常在群組裡分享用匹克球設計的小圖樣,非常可愛。

匹克球可利用網球或羽球場地進行比賽。(Getty Images)
匹克球可利用網球或羽球場地進行比賽。(Getty Images)
可愛的匹克球國旗。(作者提供)
可愛的匹克球國旗。(作者提供)

這個球隊每周較技4次,每次出席約有30人上下。因為擁擠,球場採取開放式,不能預訂,只能現場用球拍排隊,每湊齊4個人就一起上場,沒有固定的隊友。每次去,都會遇見相熟的球友們,得以天南地北敘舊。我們經常邊聊邊悠閒環顧,發現最近年輕新手特別多,雖然技術尚不純熟,但個個機靈敏捷、殺氣騰騰,持拍守在網區之後,攔到球就「拚著命往死裡打」,看得我們心驚肉跳。

也正是這群年輕人,對聯盟定期主辦的正式錦標賽,特別熱中,總是踴躍報名,勠力參賽,充滿幹勁。不過,老手也好,新手也罷,下了場,大夥兒均水乳交融、言笑晏晏,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為球場注入活潑歡樂的氣氛。

這兩星期,一直陰雨綿綿,還偶有雷陣雨,已經好幾次無法如期打球,好令人喪氣。不禁失笑,想自己年輕時多麼豪氣干雲,望的只許遠方。曾幾何時,所求無非歲月靜好。心,全是戀戀匹克球啊!

匹克球與球拍。(作者提供)
匹克球與球拍。(作者提供)

疫情 美國 疫苗

上一則

醫藥短波/心智飲食 防阿茲海默症

下一則

料理功夫/吃秋葵好處多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