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現金買房要通報 從12城擴及全美 防堵來美洗錢

美俄視訊峰會登場 8000公里外的台灣要格外小心

封面故事/魷魚遊戲 小人物引全球共鳴

《魷魚遊戲》觸及韓國民眾的痛處,人們對家庭債務飆升、就業市場衰退、收入不平等加劇的不滿日益高漲。圖為該劇劇照。(美聯社)
《魷魚遊戲》觸及韓國民眾的痛處,人們對家庭債務飆升、就業市場衰退、收入不平等加劇的不滿日益高漲。圖為該劇劇照。(美聯社)

韓國原創劇集《魷魚遊戲》(Squid Game)9月中旬在串流媒體Netflix全球上線後,迅速竄紅,不但已搶下Netflix美國收視第一名,也是Netflix歷來收視率最高節目之一。Netflix聯合執行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 表示,「《魷魚遊戲》絕對是Netflix最火紅的非英語影集。」日前,Netflix也在推特上宣布該劇的全球觀看數突破1.1億,更勝「柏捷頓家族」(Bridgerton)、「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等夯劇,成為Netflix創立以來全球觀看數最高的戲劇。

第一季總計九集的《魷魚遊戲》,述說456名面臨嚴重債務和財務絕望的人參與以死亡為輸贏代價的兒童遊戲,最終目的是為了贏得3800萬元獎金。

與過去同樣轟動一時的《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書籍和電影一樣,《魷魚遊戲》以暴力語調和憤世嫉俗情節、甚至願意殺死粉絲最愛的角色,緊緊抓住觀眾的心;儘管它是韓劇,卻讓美國、西歐觀眾產生熟悉感;因為全劇背後意涵正是:隨著貧富差距擴大和房價高漲至難以負荷的程度,所謂富國繁榮理想,愈來愈遙不可及。

首爾街頭的建築物上顯示著Netflix的標誌;Netfilx製作的劇集《魷魚遊戲...
首爾街頭的建築物上顯示著Netflix的標誌;Netfilx製作的劇集《魷魚遊戲》創造了走向全球的最新韓國文化現象。(Getty Images)

南韓首爾的35歲上班族丘永賢(Koo Yong-hyun,音譯)一天之內就把九集《魷魚遊戲》追著看完,因為新冠疫情失去穩定工作、只能仰賴政府失業救濟金過活的丘永賢說,他對這些角色在極度不平等社會中生存的掙扎,感同身受。

《魷魚遊戲》反映了韓國的經濟困境;圖為首爾的無家可歸者排隊領取教會組織提供的免費...
《魷魚遊戲》反映了韓國的經濟困境;圖為首爾的無家可歸者排隊領取教會組織提供的免費午餐。(美聯社)

他說:「在一個房價暴漲的城市,想靠普通上班族薪水過舒適生活,幾乎不可能。」和韓國及其他地方許多年輕人一樣,丘永賢眼看著越來越多人在爭著搶奪有限的大餅,處境其實和《魷魚遊戲》裡的參賽者沒兩樣。

韓國文化 大放異采

《魷魚遊戲》導演兼編劇是黃東赫,是他首度執導Netflix原創劇;他以「魷魚遊戲」、「一二三木頭人」等南韓家喻戶曉的兒童遊戲為敍事基礎,讓它們成為眾人競爭的生存遊戲,諷刺意味十足;這樣的異國文化特色,也吸引了南韓以外地區觀眾的好奇心,甚至還讓「椪糖」(dalgona)這種韓國零食食譜在網上瘋傳。

「故事中的角色所面對的問題雖然非常個人化,卻反映了韓國社會問題和現實,」黃東赫表示,他最早是在2008年將劇本寫成電影,後來經過大幅修改,希望能反映出包括新冠病毒等等新出現的影響與擔憂。

《魷魚遊戲》反映了殘酷的生存現實;圖中青年男女的背後,是首爾的城市一景。(Get...
《魷魚遊戲》反映了殘酷的生存現實;圖中青年男女的背後,是首爾的城市一景。(Getty Images)

事實上,《魷魚遊戲》只是韓國近年來最新一樁文化輸出案例;全球觀眾正擦亮眼睛,持續目睹韓國影劇界利用刻印在民間社會的不平等與被剝奪感受,在國際間大放異彩。之前已有南韓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於2019年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獎,2018年劇情片《燃燒烈愛》(Burning)也曾代表南韓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魷魚遊戲》的導演黃東赫(中)在跟演員討論表演。(Getty Images)
《魷魚遊戲》的導演黃東赫(中)在跟演員討論表演。(Getty Images)

在戰後蓬勃發展的南韓,已是亞洲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有經濟學家稱它的崛起為「漢江奇蹟」;但隨著經濟發展,貧富差距也急劇惡化。

生存之戰 反映社會現實

戲劇評論家、韓國忠南國立大學(Chungnam National University)現代文學教授尹淑珍(Yun Suk-jin)說:「韓國人曾經有過集體社區精神,但1990年代後期亞洲金融危機,破壞了南韓正向成長的故事,讓每個人都得為自己而戰。」

《魷魚遊戲》的靈感來自韓國的經濟困境,圖為首爾的一名婦女在觀看街頭的房地產貸款利...
《魷魚遊戲》的靈感來自韓國的經濟困境,圖為首爾的一名婦女在觀看街頭的房地產貸款利率廣告牌。(美聯社)

《魷魚遊戲》的劇情圍繞著40多歲、賭博成癮的主角成奇勳(Seong Gi-hun)展開,他沒有能力給女兒買合適的生日禮物或支付年邁母親的醫藥費。但有天,他有機會參加一項專為富人娛樂而舉辦的私人活動「魷魚遊戲」,若想贏得3800萬元獎金,參賽者必須通過六輪韓國傳統兒童遊戲;失敗了就得死。

總計456名參賽者的身分角色,彰顯南韓面臨的焦慮現狀;有韓國頂尖大學首爾國立大學畢業生,因處理客戶資金不當而被通緝;有需要照顧弟弟、幫助母親逃離北韓的脫北者。還有被老闆拒絕支付工資的移民勞工。這些角色引起韓國年輕人的共鳴。

首爾民眾坐在漢江的一側,遙望對岸的城市天際線。(Getty Images)
首爾民眾坐在漢江的一側,遙望對岸的城市天際線。(Getty Images)

一天內看完第一季全九集的丘永賢說,他的前任雇主公司在疫情期間倒閉,賺錢困難,是韓國人如此沉迷於賺快錢的原因之一;他說:「我很想知道,如果在現實生活中舉辦『魷魚遊戲』,會有多少人參與?」

《魷魚遊戲》描述了數百名陷入財務困境者的競爭;圖為支持下崗工人的韓國民眾向鎮暴警...
《魷魚遊戲》描述了數百名陷入財務困境者的競爭;圖為支持下崗工人的韓國民眾向鎮暴警察投擲石塊。(美聯社)

魷魚遊戲 南韓 Netflix

上一則

封面故事/魷魚遊戲視覺吸睛 致命遊戲美化暴力

下一則

封面故事/魷魚遊戲翻譯失真 字幕淨化損害原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