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俄視訊峰會登場 8000公里外的台灣要格外小心

恒大寬限期屆滿 未支付利息 恐釀中國歷來最大違約風暴

人物/北美世界日報的誕生

2006年世界日報創刊30周年,馬克任與報社部分資深同仁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2006年世界日報創刊30周年,馬克任與報社部分資深同仁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北美「世界日報」是1976年2月12日創刊的,但揭開它的歷史的第一頁,要從1975年4月10日開始。那時,我的職務是「聯合報」駐美特派員,住在紐約市皇后區森林小丘(Forest Hills)一棟稱為「樺樹大廈」的公寓。那天,董事長王惕吾先生突然從瑞士掛長途電話來,約我去參加在蘇黎世舉行的國際新聞學會年會。隨同董事長參加國際新聞學會的年會已非一次,但這次不尋常,我已好幾年未參加過,而且董事長在電話中特別提了一句:「我們可以談談在紐約辦報的事」。

1975年7月12日,董事長偕副董事長王必立,經舊金山、華府來到紐約,在現場指揮美國「世界日報」的籌備工作,停留了12天。

同年10月2日,董事長由台北寄來一函,附有所派工作人員申請來美簽證表29份、致美國移民局函一件、在美國購置印刷機、人造衛星傳真機、租用社址合約正副本等。

董事長致美國移民局,大意如下:「近幾年間美國的華人社區迅速擴展,新移民聚居在紐約、舊金山兩地,他們之中有英文閱讀能力的,英文報紙刊載的有關其祖國的消息不多,不能滿足知的需要;他們之中很多沒有閱讀英文報刊能力的,要完全依賴華文報紙提供消息和適應新環境的知識,可是現有的美國華文報紙並不能充分負起這樣的任務,所以決定初步投資60萬美元,創辦一份配合華人社區迅速擴展的夠資格的華文日報,在紐約、舊金山兩地同時出版發行。」

董事長指派前來美國工作的編輯、業務、印刷人員,第一批是29人,分別部署在紐約、舊金山兩地,加上我共30人,這30人便成為美國「世界日報」創刊的主力。

同年11月1日,我在紐約市拉瓜地亞機場迎接擔任紐約總社總經理的李厚維兄,我們隨即展開更具體、更細微的籌備工作,紐約總社的一桌一椅、一紙一筆,樓下和半樓鋪的地毯,都是我們親手鋪設置備。那時紐總社在華埠邊緣的窩克街(Walker Street),由倉庫改變用途,陽光不足、空氣不暢,夏天用的一具老舊的冷氣機,只聽到虎虎吼叫,少有冷氣吹出;冬天供應的暖氣由於房東使用瓦斯燃料,氣味常使緊張工作的同仁嗆咳不停。

同年12月1日,董事長發表正式任命,派我為美國「世界日報」社長兼紐約版總編輯。

1976年照中國曆法為「龍年」,元旦的紐約市陽光普照,屋簷上及街頭的殘雪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1月15日,美國國務院同意了由台北調派人員來美參加「世界日報」工作的名單。

1月24日上午,在甘迺迪機場接到首批抵達紐約的編輯部王景弘兄和印務部的杜浩明、謝文沅、李賜發、吳烈信、沈惠章、李紹廣、機器房的黃辰男、劉碧芳等人。

1月29日深夜,又在甘迺迪機場接到第二批工作人員編輯部的王潛石、劉潔、劉宗周、李勇諸兄。

編輯部老將郭永榕兄、照相製版兩位高手林建東、凌文德,隨後在4月間趕到。

所有在創刊前抵達紐約的同仁,都安頓在皇后區雷哥公園(Rego Park)附近的公寓中。此地距華埠不出一個小時的地下火車旅程。

俗諺謂「二月龍抬頭」,美國「世界日報」預定2月12日創刊。現在我們已大致齊備,只待一聲號令。

2月6日董事長再度來到紐約,要親自在地下室的機房按鈕開印。

11日是創刊前夕,我們突然獲知送去同業「聯合日報」、「中國時報」(華埠原有報紙,後來停刊)、「華美日報」(改組之前)等報的創刊啟事,被拒絕接受。那天我也曾隨董事長拜會同業,有一家日報的社長託故未到社上班。

美國「世界日報」紐約版是在同業的排斥之下,於2月12日昂然發出創刊第一號,出版12頁。

在「紐約時報」編輯部服務的李子堅先生,2月13日在「紐約時報」第37頁發表了一篇文章,介紹美國「世界日報」的誕生,標題:「一份新的日報,爭取華埠的讀者」,文中說:「一份新的華文日報昨天出現,參加其他6份華文報的行列,競爭已呈緊張的約有9萬名讀者的紐約華埠市場。」又說:「其他6份華文報面對這一新的挑戰,開始傾力改進其內容,有的改調編輯人員從事採訪工作,有的在排印方面謀求改進。」

這篇文章反映出當時華文報的發行範圍拘限於華埠,內容和印刷因陋就簡。是「世界日報」的誕生,逐漸把華文報的發行網擴展到整個北美洲;也是由於「世界日報」的誕生,掀起美國華文報業編印的大革命、業務的大革新,使利用剪輯拼湊成版、推到社區街頭零售的報紙,躍入訂用國際電訊、租用人造衛星線路、銷路衝出華埠、採取企業經營方式的新境界。

美國「世界日報」紐約、舊金山兩版的問世,如春雷並發,聲譽鵲起,口碑載道。

美國「世界日報」創刊號的社論,是在台北準備的,宣布創辦這份報紙的主旨,第二天即2月13日,我們由美國華人社會的觀點加以申論,這篇社論的題目為「重申本報服務公眾的信念」,它說:

美加華人社會正面臨一個動盪轉變的時期,土生華裔的新的一代逐漸突破舊的傳統社會,新的移民又在大量湧入,華人謀生之道已不再局限於餐館、洗衣店、車衣廠等簡易的商業經營方式,而紛紛向各行各業摸索發展。在美加兩國幾處華埠,華人投資經營的房地產、超級市場、銀行等業正在次第出現,其影響所及將是華埠經濟結構的脫胎換骨,並將加速華人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新聞事業為自由企業的一種,為現代社會結構不可缺失的一環,面對這個轉變演進中的華人社會,本報決盡所能,忠誠的、適當的、完善的為華人社會的進步和繁榮,提供服務。

這一論調,始終一貫。本報東西各版刊出的社論,從創刊第二號的社論直到創刊20周年,都是在紐約核發的,多數是由我執筆。

美國「世界日報」的誕生,對我個人來說是生命史上的一個新階段、是終生從事新聞工作的一個新發展。為在美國的一份華人報服務,主持言論和編輯大計,與在國內時的心境大有不同,從創刊之日起,心裡就油然而生一種使命感─對董事長的使命感、對美加華人社會的使命感、對自由祖國的使命感。

我以「聯合報」駐美特派員的身分,於1972年7月28日來到美國,從那時到1976年2月12日美國「世界日報」創刊,中間過了三年半的時光,我除了每星期至少為「聯合報」寫一篇通訊外,幾乎每個深夜都在發憤閱讀中度過。旅居紐約市皇后區「樺樹公寓大廈」期間,最生動的記憶是冬日的黎明,在窗口望見曙光在積雪上閃動;遷居城內林肯中心附近「薜爾曼廣場一號」公寓大樓期間,摩天大樓群的午夜燈影,常是逐漸在我的眼前變得模糊。我知道有一天會來臨的。

這一天果然來了,美國「世界日報」的創刊,賦予我在中華民國報業史上一項重大的任務,使我充滿了強烈的、熾熱的使命感。

(寫於2002年2月10日,有刪節)

紐約市 美國 世界日報

上一則

料理功夫/南洋風味豬排2式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懷念馬會長細膩文藝情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