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變種現世 盤點5大新冠高關注變異株

封面故事/看完「火疤」讚佩作者毅力

火燒華埠標誌性牌樓隱射1887年華埠縱火事件。(記者王子涵/攝影)
火燒華埠標誌性牌樓隱射1887年華埠縱火事件。(記者王子涵/攝影)

【書摘】第六章 聖瑪麗

一個可憐的女孩在這裡什麼也不能指望,他的視線向下移到她的兩腿之間。 「我們去那裡,有一筆財要發。」

禿頭男人把她們推下梯子,到地下室下面的黑暗牢房。菊花和其他女孩在此期間沒有重見光明,她們的長途旅行。和她說話的人不再向她們吹噓更好的生活,在船到達目的地之前她的心就已經死了。

菊花在世界的那一頭沒有看到更多的陽光。男人買了她,把她鎖在地下室的一個小房間裡,把她當作他的奴隸,高興的時候強姦她。當她試圖逃跑時用皮帶抽打她。她向他求饒時,他反而用皮帶頭打她打得更凶。

不知道自己被他俘虜了多久,一天早晨,當他試圖帶走她時,她的私處仍在流血。他一巴掌打下去,一臉嫌棄,罵她是個蕩婦。

幾天之後,他帶她去了舊金山的一家妓院。

他捏得更緊,笑了起來。 「你什麼都不是,只屬於我。我會為你做下印記的。」

他從燭台上抽出蠟燭,握住火焰燒到嬰兒的脖子,燒著她的肉。小嬰兒嚎叫著,手臂因難以忍受的疼痛而顫抖著。

菊花咬著牙抓住他,想把他推開。 「你燒死我,放了她吧。她只是個小嬰兒!是我的寶貝!」

「哼,可憐的孩子,」他在她的懇求和嬰兒的尖叫聲中喊道,更殘酷地燒著她無辜的孩子。

菊花狠咬皮條的手腕,他放下蠟燭,終於放手。

嬰兒脖子上一道長長的黑色傷口起了水泡,孩子停止尖叫著躺著一動不動。

菊花湊近她的臉,感覺到微弱的氣息。她的孩子還活著,奄奄一息,也許是聖瑪麗顯靈了。菊花哭著搖晃孩子。「請不要死。活下去,媽媽會給你找個好人家的。」

皮條踢了一腳菊花的腿: 「她會活下去,代替你住進這個房間。這就是她的活下來的價值。」

菊花緊緊抱著孩子,「絕不,不可以。」

他們的尖叫聲已經被警察聽到了,皮條指控菊花試圖殺死她的孩子。她搖了搖頭,但明白了,她不能保留這孩子。

皮條賄賂警察離開——菊花是他的主要收入來源。

警察從孤兒院找來一名婦女,菊花看著孩子痛苦的臉龐。這麼小的孩子不會記得這件事,但她脖子上扭曲的火疤永遠不會消失,並在餘生中探尋它的成因,想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會遭受如此的厄運?

孤兒院老太太來了,菊花謊稱助產士是她的遠房親戚,也算是嬰兒的祖母。菊花告訴孤兒院的老太太,痙攣地抱怨著…老太太幾乎立刻就明白了,如果她不干預這事,嬰兒將面臨什麼。於是,菊花決定和孩子分開,但她向老太太提出一個要求:讓她看到自己孩子長大,讓她從遠處看著她長大。

【書評】歧視疤痕 警示世人

得獎旅美作家及詩人思理Sarolina讀後感:

剛剛讀完火疤,讚佩妳的毅力,要克服洞悉事件之後的憤恨難平、無法去除的悲傷。

也要敬佩妳以英文寫這本小說的能力,行文流暢;故事的架構,環環相扣,高潮迭起,緊緊抓住讀者的心。人物的塑造,心境的發展,都是上乘之作。如同主角逃離Tacoma大火時,「smoke followed them a long way」,這煙一直跟在身為亞裔的我們的後面,大火的煙,槍彈的硝煙,種族歧視的煙。

書名取得非常好。這火的疤痕殘酷地烙印在書中人物的脖子上,其實,種族歧視的疤痕也深深地烙印在我們的身心,時時提醒,時時警惕。

種族歧視 警察 亞裔

上一則

新聞眼/美生中國人 影集即將推出

下一則

封面故事/被遺忘的「火疤」碑文 烙印華人的傷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