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觀眾最愛的1980年代電影 不是「捍衛戰士」而是它?

密州男稱「站著點餐」的餐廳不給小費 網友怨:連得來速都要付

不捨藝術家拉飛殞落 蔣勳:美麗年輕身體祭獻大海之神

蔣勳透過臉書發文記念拉飛,不捨他意外離開。(翻攝自蔣勳臉書)
蔣勳透過臉書發文記念拉飛,不捨他意外離開。(翻攝自蔣勳臉書)

台東長濱鄉長光部落的阿美族藝術家拉飛‧邵馬,日前為部落海祭下海打魚意外失聯,隔日在海上尋獲已無生命跡象,拉飛意外離開不僅家人、部落族人不捨,曾多次與拉飛互動的美學藝術家蔣勳,也透過臉書發文記念。

蔣勳以感性文字,敘述帥氣拉飛豐沛生命力,昔時創作池上舊穀倉美術館木門,如浪濤般刻痕,字裡行間除流露對拉飛不捨,認為他是將美麗年輕的身體祭獻給大海之神,也以文字介紹拉飛的雕塑、重要藝術創作。

蔣勳臉書全文如下:

拉飛‧邵馬離開了,為了故鄉部落海神的祭典潛入海洋,被壯闊的海洋帶走,身體回來,魂魄永遠和海洋在一起。

他用自己美麗年輕的身體祭獻給大海之神。

拉飛讓我想到19世紀初高更到大溪地遇到的原住民,他畫那裡人的純樸美麗,讓歐洲殖民者徹底反省自己可悲的統治。

拉飛是我在島嶼東海岸看到最帥氣漂亮的男子。他像一尊海洋的神,傲岸挺拔,沉靜如海洋,熱烈也如海洋,豐沛的生命力,大氣雄偉的作品也像海洋。

2017年,陳冠華規劃池上舊穀倉改建為美術館,拉飛負責雕刻兩扇門,巨大厚重的木門,高240公分,一共四片。我每天去現場看,拉飛一刀一刀在粗木上面鑿出浪濤一樣閃亮的波痕。

那是拉飛留給縱谷看不到海洋的池上最華麗閃耀的海洋的光輝。

看到那兩扇門,就想到縱浪在大海波濤間的海洋之子拉飛。我去他八嗡嗡的海邊看他,他撿拾漂流木製作器物。八嗡嗡浪濤聲不斷,他的住家很簡單,簡單的木構造,簡單的茅草屋頂。收入微薄,而生活如此豐富。

他的家讓我覺得好像和大海住在一起,在海洋懷抱裡,時時被大浪震撼。拉飛說月圓的夜晚,八嗡嗡的海洋多麼美,他的眼睛閃著燦爛星光。

這幾年,拉飛的作品越來越好,搬到長濱,有很大的工作室,他用漂流木組織巨大的雕塑,像燃燒的火焰,像大風旋轉,迸發出強大的海洋滔天巨浪的生命力,迸發出島嶼少見的原始海洋精神的美。

我也喜歡他創作一尊仰躺的女性頭部,長髮像大樹的根,蔓延滋長在土地中。

雄偉而寂寞,是希臘獅子座的故事,那頭獅子被赫克勒斯打死,剝下了獅皮,永遠披在勇士身上。

前幾日,我忽然問妻子海蒂:「拉飛什麼星座?」她說:「獅子!」

是了,除了獅子,他不可能是其他星座吧……

拉飛造了船,準備出航,他跟大家解釋那顆八角形的星是北極的定位。他果然走了,去他應該去的領域……

我想去他死亡的海邊,看獅子座的流星雨,看千萬星辰沉入大海的燦爛,然後他們一一升上天空,海洋之子,最終,都要在星辰之間,找到自己永恆的定位。

拉飛,我們都會記得你,謝謝你為我們鑿開的海洋之門!

雕塑 美術館 臉書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的貓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