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蕭青陽歷經18年等待 攜手女兒蕭君恬奪葛萊美獎

批太晚擊落中國氣球 共和黨議員:拜登試圖掩蓋

四川若爾蓋大草原深處 藏族父子守護河曲馬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河曲馬群往遠牧點走去。新華社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河曲馬群往遠牧點走去。新華社

深秋的清晨,若爾蓋大草原籠罩在一片晨霧中,枯黃的草葉和草梗上結滿了白霜。

倏然間,「噠、噠、噠」的馬蹄聲急促傳來,上百匹精壯的馬兒穿透濃濃晨霧,奔騰而來,伴隨著牧人響亮的吆喝聲,馬兒的陣陣嘶鳴此起彼伏。這些是河曲馬,被譽為「草原上的舞者」。它們體型高大、姿態優美,尤以耐力強勁著稱,特別適應寒冷的高原環境,是當地藏族群眾生活中的親密伙伴。

河曲馬與內蒙古三河馬、新疆伊犁馬被譽為中國三大名馬。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地處長江、黃河上游,該縣唐克鎮盛產河曲馬。

唐克鎮嘎爾瑪村的牧場上有203匹河曲馬。這個時節,懷孕的母馬、成長中的小馬都穿上了禦寒的馬衣。當地村民告訴記者,一直以來,唐克鎮的牧民群眾像對待自己親人般珍視這種品質寶貴的馬。

談話間,一人一騎疾馳如風,轉眼來到記者眼前。這個名叫萬瑪王青的藏族小伙子瘦而結實,在馬背上神采奕奕。他是一名25歲的賽馬騎手,曾在四川若爾蓋、甘肅瑪曲等地舉辦的賽馬活動中奪得冠軍。參加賽馬比賽,他最喜歡騎的是河曲馬。他說:「河曲馬不畏寒、力氣大,哪怕幾天幾夜不吃東西,也能夠堅持。」

萬瑪王青告訴記者,這些日子,他每天都在馬群中尋找適合賽馬的苗子,同時也在嚴格控制體重,為來年開春後的賽馬比賽做準備。他說:「選好適合的賽馬後,就該訓馬了。」

不遠處,一位皮膚黝黑、身強體壯的藏族漢子向記者走來。他說:「我才這麼高的時候,就騎著河曲馬在大草原上放牧了。」他伸出一隻手在胸口處比高度。來者名叫東周,是萬瑪王青的父親。

近半個世紀的馬背生涯,最讓東周難忘的是一匹名為「龍噶」的血統純正的河曲馬。「龍噶」幼年時的毛髮是青色的,年長後就變成了白色,和東周是生死相依的伙伴。

2006年夏天,東周騎著「龍噶」前往夏季牧場。在翻一個雪山埡口時,它突然駐足不動,十分不安地扭頭想往回走。東周敏銳地意識到前方可能有情況,果斷調轉馬頭返回。「才往回走了大概兩百米,回頭時就看見幾匹狼從埡口隱蔽處慢慢走出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和龍噶。」東周嚇出一身冷汗。

「河曲馬的鼻子相當靈,不僅能嗅出前方的危險,還能在過沼澤地時聞出哪裡有坑不能走,哪裡沒坑可以走。」東周說,這是高原上的牧人和河曲馬成為親密可靠伙伴的原因之一。

令東周擔憂的是,現在許多年輕牧民喜歡買摩托車、汽車,對馬匹的需求逐漸降低。為了保護河曲馬,東周在2017年帶頭成立了若爾蓋縣唐克一灣種馬繁育農民專業合作社,集體養殖河曲馬,並對河曲馬進行改良、調訓,保護河曲馬原種。如今,若爾蓋大草原上純正的河曲馬數量明顯增多。

藏族群眾愛護河曲馬,河曲馬也為藏族群眾的增收致富發揮重要作用。東周告訴記者,一匹純種河曲馬的種馬市場價在12至13萬元(約1.6萬到1.7萬美元),2至3歲的小馬也能賣兩三萬元,而一匹純種賽馬最高市場價可達30萬元(約4萬美元)。

另外,若爾蓋大草原的優美風光每年都會吸引大批遊客前來觀光。很多村民都開了藏家樂、民宿等,吃上了旅遊飯。而騎馬是遊客青睞的特色服務項目之一。「一個旅遊季下來,平均每匹馬能給主人掙上萬元的收入。」東周說。

「我要養好河曲馬,保護好純正河曲馬品種,讓全國人民提起若爾蓋大草原時就知道有河曲馬。」東周說。萬瑪王青則希望自己能在更多賽馬比賽上拿到冠軍,讓河曲馬作為賽場名馬的名聲越傳越廣。

10月18日,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拍攝的河曲馬群。新華社
10月18日,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拍攝的河曲馬群。新華社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東周(左)和兒子萬瑪王青在交談。新華社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東周(左)和兒子萬瑪王青在交談。新華社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東周牽著一匹河曲馬。新華社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唐克鎮,東周牽著一匹河曲馬。新華社

觀光 汽車 甘肅

上一則

「鬼地方」作者陳思宏講座反應佳 紐約臨時加場

下一則

環保抗議人士攻擊名畫 荷蘭法院判2個月徒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