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證實 美國考慮要求入境旅客須打完疫苗

奧運史上首面運動攀登金牌 西班牙奪男子組冠軍

從郵票窺見拿破崙跌宕一生

左圖:巴黎榮譽軍人院(Les Invalides),右圖:榮譽軍人院內的拿破崙陵墓。
左圖:巴黎榮譽軍人院(Les Invalides),右圖:榮譽軍人院內的拿破崙陵墓。

今年5月5日是拿破崙逝世200周年,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拿破崙逝世周年之前向外界表明官方的立場:「我們不會刻意美化拿破崙,會承認他曾經也是恢復奴隸制的人物;但也沒有打算要醜化他,用以今非古的現代標準來評斷拿破崙是不公平的。」馬克宏在當天不顧左派人士的反對輿論,到巴黎榮譽軍人院圓頂大堂內,向拿破崙陵寢獻上花圈,對這位有爭議的歷史人物表示最高的敬意。

滑鐵盧戰役200周年紀念郵票,左上方為普魯士的布呂歇爾元帥,他是唯一擊敗拿破崙兩...
滑鐵盧戰役200周年紀念郵票,左上方為普魯士的布呂歇爾元帥,他是唯一擊敗拿破崙兩次的將軍(1813年10月16日的萊比錫戰役和滑鐵盧戰役),導致拿破崙被流放外島兩次。

1789-1794年間的法國大革命摧毀了法國的封建傳統,人民將年僅39歲的國王路易十六送上斷頭台後,法國政局一直圍繞著保皇黨和共和派之間不斷的鬥爭,就像雨果(1802-1885)在他的小說《九三年》裡,描寫那時人們對大革命的狂熱,所有違背人性的行為,都有一個光輝的說詞,人們為自由而戰,卻以犧牲無數人的自由為代價,謀取個人的利益為前諦。就在這個激昂動盪的年代,法國出現了一位由科西嘉島來的年輕人—拿破崙·波拿巴(1769-1821),他主宰了歐洲接下來20餘年跌宕起伏的歷史。

1814年4月6日拿破崙在楓丹白露宮(Palace at Fontaineble...
1814年4月6日拿破崙在楓丹白露宮(Palace at Fontainebleau)內簽署的退位詔書手稿。
羅浮宮內展示的畫家大衛(J. L. David,1748-1825)在1806年...
羅浮宮內展示的畫家大衛(J. L. David,1748-1825)在1806年畫的《拿破崙加冕約瑟芬》油畫(郵票為局部圖),畫中拿破崙正在為跪下的妻子約瑟芬加冕為皇后,背後是教宗庇護七世,畫中包廂裡正中間坐的婦人是拿破崙的母親,在她的右後方手握白紙的人,為畫家大衛,事實上他的母親沒有參加加冕典禮,典禮前只對拿破崙說了一句祝福話:「期待長長久久」(Let's hope it lasts)。油畫中包括150多位人物,凡爾賽宮也有一幅,是大衛在1822年畫的,大衛是拿破崙的御用首席宮廷畫家,滑鐵盧戰役後,逃往布魯塞爾,去世後遣體葬在布魯塞爾,心臟埋葬在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Pere Lachaise Cemetery)。

進入軍校 改變一生命運

拿破崙的父母都是16世紀時代由義大利移居到科西嘉島的後裔,父親卡洛(Carlo Buonaparte,1746-1785)和母親萊蒂西亞(Maria Letizia Ramolino,1750-1836)一直居住在島上的首府阿加修(Ajaccio)。卡洛早年在義大利比薩大學讀法律,和茱蒂西亞結婚後,就休學回到阿加修參加獨立建國運動,運動失敗後,科西嘉歸法國統治。1769年卡洛在比薩大學完成法律學位後,從此一直從事律師職業。

卡洛和萊蒂西亞有13個小孩,但是只有四個男孩和四個女孩生存下來,拿破崙排行老二,幼年時就對天文、數學、地理有興趣,大家都認為他將來一定是一名出色的水手,沒有想到拿破崙在九歲時,和大哥約瑟夫(1768-1844)被卡洛送到法國,先在語文學校學習法文,然後約瑟夫被安排就讀於巴黎大學的College d'Autun,拿破崙去法國布里納陸軍幼年學校(Brienne cadet school,1779-1784)接受五年軍事教育,1784年畢業後進入皇家軍事學院,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命運。

拿破崙只用一年的時間完成皇家軍事學院全部課程,經過世界級數學大師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1749-1827,註一)教授的考核、認證和推薦後,通過畢業考試獲頒砲兵少尉軍職,奉命駐紮在法國東南部的瓦倫斯(Valence)砲兵部隊。20歲時法國大革命爆發,24歲時在法國南部的土倫(Toulon)領軍擊敗入侵的英國艦隊,被晉升為准將軍職。

26歲時和約瑟芬(Josephine de Beauhamais,1763-1814)結婚,婚後兩天便領命前往義大利前線,從事長達一年多的義大利戰爭,他在義大利率領的軍隊擊敗強大的奧地利與薩丁尼亞組成的第一次反法同盟(歐洲各國先後組成七次同盟對抗法國)。28歲(1797年12月5日)凱旋回國,翌年遠征埃及,1799年8月放棄埃及兵權返回巴黎,參加霧月政變推翻督政府,12月12日當選為執政府第一執政,掌握全國軍政大權。

「拿破崙之路」地圖和沿途的村鎮,20年前我曾經開車走過這段路,路況非常崎嶇,彎路...
「拿破崙之路」地圖和沿途的村鎮,20年前我曾經開車走過這段路,路況非常崎嶇,彎路很多,但是沿途風景特別秀麗優美,具有原始風貌(明信片)。
拿破崙少年時代居住過的四個地方,
左上:拿破崙在科西嘉島阿加修的故居,1967...
拿破崙少年時代居住過的四個地方, 左上:拿破崙在科西嘉島阿加修的故居,1967年改為國家博物館。 右上:拿破崙在1779-1784年讀過的軍事學校,現在改為布里納拿破崙博物館。 左下:拿破崙在16歲時讀過的巴黎皇家軍事學院(Ecole militate)。 右下:拿破崙軍事學院畢業後任砲兵少尉,駐軍在法國東南部的瓦倫斯(Valence),他在這個時期利用空閒時間研習歷史和地理,1785年卡洛去世後,他在1786年至1789年間修假三次回到阿加修,協助母親處理家務。

征戰20年 70戰僅8敗

他上台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政局穩定,對內要建立秩序,對外要創造和平,但是虎視眈眈的奧地利,正在法義邊境集結重兵,而法國國內由於大革命帶來的經濟衰退,拿破崙勉強組成3萬兵力,於1800年3月由終年積雪的阿爾卑斯山聖伯納隘口翻山過境,在義大利的馬倫哥(Marengo)小鎮奇襲超過三倍於法軍的聯軍,獲得大勝。同年12月拿破崙又在霍恩林登(Hohenlinden,位於慕尼黑附近)戰役中大勝奧軍,兩次戰役後使法國邊界推到萊茵河左岸,奠定了拿破崙在國內外的威信和短暫的和平。

1802年拿破崙將自己的第一執政改為終身執政,1804年12月2日將法蘭西共和國改為法蘭西帝國。他在巴黎聖母院,自己將皇冠戴在頭上,成為獨裁專政,盛氣凌人不可一世的法國皇帝。

拿破崙在他的20餘年的爭戰之中,重要戰役有70次,只有8次戰敗紀錄,其中1812年6月拿破崙率60萬大軍北征俄國,9月14日打到莫斯科時,兵員只剩下10萬,當晚俄軍設計火燒全城,整整燒了三天三夜。由於法軍缺乏後備軍需供應和無處棲身,到了10月中旬,拿破崙下令撤退,終於嘗到慘敗的後果。俄軍趁勢跨越邊境窮追猛打,並聯合英、普魯士、西班牙、葡萄牙、瑞典和奧地利組成第六次反法聯盟,於1813年10月的萊比錫戰役和1814年初的「法蘭西之戰」對決,結果拿破崙一敗塗地。

1814年4月6日拿破崙在巴黎近郊的楓丹白露宮簽署「退位」詔書,被流放到地中海科西嘉島與義大利之間的厄爾巴島(Elba)。在島上流放期間,母親萊蒂西亞和三妹Pauline也搬來島上陪伴拿破崙。

拿破崙來到這座小島以後,對自己從來未失去信心,他的心情可以用這兩句話來形容,〈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任何的困難險阻,都不會迷惑拿破崙對自己的高瞻遠矚,他絕不會安居在一個小島上太久。10個月後,拿破崙由厄爾巴島潛返法國,在法國南部坎城(Cannes)附近的朱安海灣(Golfe-Juan)登陸,為避開保皇黨軍隊的注意,拿破崙沿著阿爾卑斯山小路(現今已建成N85號公路,又稱「拿破崙之路」)走了7天,才到達格勒諾布爾(Grenoble),然後經過里昂於1815年3月20日回到巴黎,再次奪得政權。

6月18日在比利時的滑鐵盧被普魯士布呂歇爾元帥(Gebhard Leberecht von Blucher,1742-1819)帶領的第七次反法同盟軍擊敗,終結了拿破崙的「百日政權」,同年10月16日被流放至聖赫拿島(St Halena)。

拿破崙生前最後六年在聖赫勒拿島上度過。
左上:拿破崙登島;左中:拿破崙在島上的...
拿破崙生前最後六年在聖赫勒拿島上度過。 左上:拿破崙登島;左中:拿破崙在島上的居所;左下:拿破崙的菜園。 右上:拿破崙口授著作,隨從筆錄;右中:病逝;右下:在島上的墓園。
約瑟芬逝世200周年紀念郵票。(圖皆為作者提供)
約瑟芬逝世200周年紀念郵票。(圖皆為作者提供)

結兩次婚 最愛約瑟芬

拿破崙一生中結婚兩次,他在一個社交場合中認識約瑟芬時,她是一位風姿綽約帶著兩個孩子的30歲寡婦,當時拿破崙被她的柔媚多姿和圓滑的社交風度所傾倒,想盡方法去追求她,終於在1795年3月9日結婚。結婚多年後兩人沒有子嗣,1804年拿破崙稱帝,為了王室的繼承人,他在1810年1月10日與約瑟芬離婚,但離婚後約瑟芬仍保留了她的皇后尊稱。

巴黎西郊約10公里遠,在塞納河畔,有一個馬爾梅森(Malmaison)莊園,是約瑟芬年輕時的故居,她離婚後一直居住在此地。她一生喜歡園藝,故居四周被她打造出一個美麗燦爛的花園。約瑟芬於1814年在這棟故居去世,葬於加拿大紐芬蘭海岸外25公里,法屬St. Pierre島上的聖保羅教堂內。拿破崙在滑鐵盧戰敗後,因為想念約瑟芬,曾來到馬爾梅森莊園住過幾天,同時被安排在這裡見到母親萊蒂西亞最後一面。後來這棟故居改為約瑟芬紀念館,在馬爾梅森莊園可以看到很多為景仰約瑟芬,由世界各地來參觀的遊客。

拿破崙在再婚之前,曾經考慮俄皇亞歷山大年僅15歲的妹妹-外貌出眾的歐洲第一美女安娜公主,但是俄皇認為拿破崙只是一個不安於室的好戰矮子,而且不是皇室貴族出身,門不當戶不對,反對這次提親,因此沒有談成。但是這次提親造成拿破崙的不悅,導致1812年拿破崙鋌而走險,在寒冬進攻莫斯科,也讓拿破崙走上失敗之路。

不久拿破崙又向奧皇弗蘭西斯年方18歲的女兒瑪麗·露易絲(Marie Louise,1791-1847)提親,奧皇並不想將女兒嫁給比他只小一歲的女婿,同時瑪麗的姑姑早年嫁給法皇路易十六,法國大革命時被送上斷頭台,使奧皇非常厭惡法國人,同時更討厭這個好戰的拿破崙;但是法奧聯婚,可以給奧地利帶來和平,於是就勉強同意了這門婚事。

1810年4月2日拿破崙與瑪麗在巴黎聖母院舉行隆重婚禮,瑪麗也沒有讓拿破崙失望,次年3月生下一個兒子(拿破崙二世,Franz, Duke of Reichstadt,1811-1832),後來拿破崙被放逐到厄爾巴島,奧皇將瑪麗母子二人安排到奧地利屬地帕爾馬地區,一直到拿破崙離世前都未曾讓他們見面。瑪麗離開拿破崙後又再婚兩次,56歲時因為胸膜炎香消玉殞。

拿破崙逝世200周年紀念郵票,郵票內下圖為畫家桑德曼(F. J. Sandman...
拿破崙逝世200周年紀念郵票,郵票內下圖為畫家桑德曼(F. J. Sandmann,1805-1850)畫的《拿破崙在聖赫勒拿島》水彩畫。(馬爾梅森紀念館Museum of Chateaux de Malmaison收藏)
大衛曾經畫過五幅《拿破崙越過阿爾卑斯山》油畫,分別由羅浮宮、維也納美術館、柏林夏...
大衛曾經畫過五幅《拿破崙越過阿爾卑斯山》油畫,分別由羅浮宮、維也納美術館、柏林夏洛滕堡宮(Charlottenburg)、馬爾梅森紀念館和巴黎的Tulleries Palace收藏,其中馬爾梅森收藏的一幅,拿破崙著金色披巾(右圖),其他四幅均著紅色披巾。

軍事天才 也是情書聖手

拿破崙不但是一位軍事天才,也是情書聖手,在1796-1804年間寫給約瑟芬的三封情書裡,其中一封是這樣寫的:「醒來時滿是對妳的思念,妳的身影,昨夜與妳共度的迷人時光,折磨著我,甜蜜的無與倫比的約瑟芬,妳使我產生了多麽奇怪的變化呀!」另外一封充滿猜疑和嫉妬的相思情書,寫道:「妳在忙什麽?到底他是什麽人?霸占了妳的每一天,讓妳失去對丈夫的關愛;當心點,我會在一個美麗的夜晚,破門而入…希望不久,妳就被我緊緊的抱在懷中,吻滿妳炙熱的全身」(註二)。三封信在2019年3月的Drouot拍賣會中,以51萬3000歐元高價賣出,他們的結婚證書也以50萬歐元售出。

英國在1816年為促進大清和英國的貿易,派使臣阿美士德伯爵(William Pitt Amherst,1773-1857)到中國晉見嘉慶皇帝,因為下跪磕頭的禮節無法折衷,被清廷趕出中國。阿美士德心裡一肚子怨氣無法發洩,回程時特別路過聖赫勒拿島拜訪老友拿破崙,趁機發一下牢騷。拿破崙對中國的事情非常感興趣,一聽之下放聲大笑後説:「你們英國人到中國就應該入境隨俗,當然要向中國皇帝行磕頭禮,你非要行英國式禮節,如果你們英國人見英皇要行吻屁股禮,那不是要中國皇帝非先脫褲子嗎?」伯爵聽後很不以為然。

然後拿破崙又繼續説「中國目前是一頭正在酣睡的獅子,如果一旦被驚醒,世界將為之震憾」,並且還説「如果你們想刺激一個擁有2億人口的民族,你們真是考慮不周」,談話已經到了話不投機的地步。隔日伯爵和拿破崙道別返回英國時,他將在中國時抄錄的《孫子兵法》筆記,贈送給拿破崙,後來拿破崙讀完非常感嘆地說:「如果早年能夠讀過此書,就不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

拿破崙在聖赫勒拿島上度過近六年的流放生活,最使他念念不忘的人,是他24歲時初戀的妻子約瑟芬。拿破崙於1821年5月5日因胃癌逝世,九年後拿破崙的遺體被運回巴黎,有90萬市民冒著風雪參加葬禮,安葬在塞納河畔的榮譽軍人院。後來拿破崙的兩個兄弟和拿破崙二世(註三)也安葬在榮軍院。多年前我曾來過這裡,仰望高高在上的棕色石棺,使我想到這個白手起家的人,一生中經歷過大起大落,人生好比晨露轉瞬即逝。

註一:拿破崙稱帝後,有一次看完拉普拉斯寫的《天體力學》,問他為什麽書中一句都沒提到上帝,拉普拉斯回答說:「陛下,我不需要那個假設。」拉普拉斯的名字被刻在巴黎鐵塔的72位法國著名科學家和工程師之中;4628號小行星命名為拉普拉斯。拉普拉斯也是世界著名的三位數學家「3L」之一,另外兩位是拉格朗日(Lagrange) 和勒讓德(Legendre)。

註二:拿破崙被派往義大利作戰期間,約瑟芬確實有一位年輕英俊的情夫Hippolytus Charles中尉,後來被拿破崙發現,把中尉派到俄國前線作戰後陣亡。

註三:1940年時希特勒下令,把拿破崙二世由維也納移葬至巴黎。

參考文獻:

1.  《Napoleon's Mother 》(Alain Decaux著,The Cresset Press,1962)

2.  《Napoleon & Marie Louise》(Alan Palmer著,St. Martin's Press,2001)

拿破崙的第二任妻子瑪麗·露易絲。
拿破崙的第二任妻子瑪麗·露易絲。
上圖:楓丹白露宮;下圖:馬爾梅森紀念館(約瑟芬故居)。
上圖:楓丹白露宮;下圖:馬爾梅森紀念館(約瑟芬故居)。

義大利 中國 英國

上一則

台灣國寶級北管樂師莊進才辭世 傳統戲曲痛失人才

下一則

狂狷之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