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104例本土確診、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12

傳承噶瑪蘭族祖先工藝 84歲嚴玉英教編香蕉絲

花蓮豐濱鄉新社部落耆老嚴玉英,將傳承香蕉絲技藝視為使命。(記者王燕華/攝影)
花蓮豐濱鄉新社部落耆老嚴玉英,將傳承香蕉絲技藝視為使命。(記者王燕華/攝影)

花蓮縣豐濱鄉新社部落有座全台獨有的香蕉絲工坊,多年來部落噶瑪蘭族人埋首編織,傳承祖先智慧。84歲嚴玉英從小因母親告訴她「做香蕉絲很辛苦」,不讓她學,但她眼見耆老逐漸凋零,擔心部落珍貴工藝失傳,以62歲年紀拾起香蕉絲,從頭學起。目前工坊裡以她最資深,帶領年輕一輩繼續用纖細但柔靭的香蕉絲,連結祖先文化。

噶瑪蘭族在宜蘭世居千百年,後來部分族人避居花蓮,19世紀末期受加禮宛戰役影響,族人隱匿於阿美族部落逾一世紀。嚴玉英的丈夫偕萬來在世時,率領族人發起正名運動,部落族人一點一滴拼湊,找回一度失傳的香蕉絲編織技藝。

為讓部落文化復振,嚴玉英62歲時成為學習香蕉絲編織的「菜鳥」。她記得,那時學的是傳統地織機,顧名思義,就是坐在地上,雙腿伸直,將織架放在腿上編織,織久了腰痠背痛,腿還會抽筋,第一天上課有20多名族人參加,因為太辛苦,跑掉一大半,結訓剩八人。

即使辛苦,她總念著文化傳承;即使已滿頭白髮,腰也彎了,視力遠比不上年輕時候,20多年來始終不曾放下織架。

嚴玉英說,香蕉絲編織很費工,要選用約14個月樹齡的香蕉樹,剝下樹皮,依不同部分,可分為三種不同用途。曬乾後的香蕉絲很脆弱,編織過程中若太用力,就容易斷裂,也是這門手藝更困難的地方。

噶瑪蘭香蕉絲編織技藝全台獨有,但和許多傳統技藝一樣,都面臨工藝師逐漸凋零,文化斷層的難題。嚴玉英和部落族人努力傳承,在宜蘭、花蓮開班教學,也希望有更多經費和資源挹注,讓珍貴的手工藝傳承下去。

由於會香蕉絲技藝的長者已成鳳毛麟角,新社部落近年來傳習11名香蕉絲技藝傳人,也為三名仍在世的香蕉絲耆老保存者,向中央申請國定「重要傳統工藝」保存者的身分。

年過八旬的嚴玉英是部落工坊裡年紀最大的藝師,每天戴上老花眼鏡,在工坊裡忙碌工作。她十分好學,也向年輕一輩學習新的產品,像名片夾、手機袋等。

嚴玉英更重視的是傳承的工作,不只在部落內的新社國小教學,也遠到噶瑪蘭人原鄉的宜蘭教授香蕉絲工藝。幽默的她笑說,「我只有國小畢業,竟然能成為老師」,儘管舟車勞頓,但只要有人願意學,再遠她都去。

她也不忘在各種場合為噶瑪蘭族發聲,被譽為花蓮文化桂冠的花蓮縣文化薪傳獎,前年打破頒給個人的慣例,首度頒給「噶瑪蘭族發展協會」,肯定文化成就。

手機

上一則

萬鑫鑫的陶藝課(二三)

下一則

18歲越裔少女 榮獲全國青年桂冠詩人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