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Bed Bath & Beyond再關87家店 所有Harmon藥局也將關閉

美上將稱美中2025年開戰 中專家:好戰是美軍基因

疫情改變你和我/華人當卡車「老司機」寂寞公路賺高薪

跨州長途的卡車司機十分緊缺。(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跨州長途的卡車司機十分緊缺。(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耐得住寂寞,你就來吧。」被同行暱稱「老司機」的黃偉恆,近兩年接到無數想成為卡車司機的親友詢問時,總是這樣回答。

一場曠日持久的新冠疫情,將卡車運輸業的行情推升到高點,各家貨運公司爭相祭出高薪搶聘司機,更讓部分受疫情衝擊生計的華人格外憧憬。

狹小空間 卸貨耗力 這工作不是每人都適合

已開了10多年卡車的黃偉恆,專營芝加哥到紐約路線,64歲的他兩年前就想退休,但剛好碰到疫情,卡車公司生意應接不暇,老闆加薪挽留。

「高薪是用長時間在狹小空間工作,耗盡體力卸貨,擔心路上違規或車禍換來的。」他說,「這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的工作。」

小小的卡車車頭駕駛座,是司機們長時間工作的小天地。(阿良提供)
小小的卡車車頭駕駛座,是司機們長時間工作的小天地。(阿良提供)

據美國卡車協會(The American Trucking Association)統計,去年全美卡車司機短缺多達8萬名,長途司機短缺更嚴重。全美貨物71%仰賴卡車運送,該協會估計若招募司機仍無法趕上進度,到2030年時,卡車司機短少將達16萬人。

網約司機 轉開卡車 英文考照成為無形門檻

「開網約車不太需要英文,但考卡車商用執照,就得有一些英文基礎。」原本開Uber,疫情發生後轉當卡車司機的阿良說,華人投入卡車司機行業的愈來愈多,但比起其他族裔還是人數相對少,「英文是一道無形門檻。」

職業網站ZIPPIA數據顯示,全美130多萬卡車司機中,白人居多,亞裔僅占3.1%,而卡車司機的平均年齡為48歲。

實施居家避疫後,搭網約車的乘客大幅縮水,經朋友介紹,阿良開始到駕訓班上課準備考卡車駕照,幸運地很快拿到,並遇到疫情而需求飆升的運輸業崛起機會,2021年初,阿良開始加入長途卡車司機行列。

加入卡車司機行列的阿良不以長途開車為苦。(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加入卡車司機行列的阿良不以長途開車為苦。(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來回加州 到芝加哥 30天開1萬多哩很平常

「一個月大概來回加州到芝加哥三、四次,30天內開1萬多哩稀鬆平常。」雖然工作要長時間窩在小小的駕駛座上,但阿良不以為苦說,「運輸費用不斷飆升,每個長途卡車司機幾乎都月入過萬。」

➤➤➤疫情改變你和我/「乖乖女」跳脫矽谷 產品經理轉行人生教練

阿良服務的華人卡車公司,老闆在疫情前只有一輛卡車,短短兩年間,該公司車隊就已增至12輛。

阿良能吃苦耐勞,時常一上車就想不停地開到目的地,「愈休息愈累,每天清晨5時許,是感覺最疲乏的時刻,只要撐過就沒事了。」

阿良說,剛入行不太確定一些法規,例如開5.5小時就需要休息半小時,再開5.5小時,則必須休息十小時再上路。結果他有次從加州開回芝加哥時,半路被警察攔下,警察查了他的行車紀錄簿,開了張超時開車的罰單,此後他嚴守休息規定。

以開車哩程計算的卡車司機薪資,每哩所得從疫情前的0.6元,一路提高到0.8到0.85元,不少初入行的司機因路況不熟,加上路途遙遠擔心打瞌睡,因此都以「二人組」(team)出車;雖有好處,但也因為兩人出車,每個人分到的薪資就相對較少。

高薪背後 職業風險 司機罹患糖尿病機率高

薪水高的同時,卡車司機也面臨一定的職業壓力與風險。西奈山人口健康科學與政策(Population Health Science and Policy at Mount Sinai)的研究員兼教授李言(Yan Li,音譯)說,卡車司機久坐不動的工作特性,讓此群體罹患糖尿病的風險很高。

波士頓大學公衛學院院長葛利亞(Sandro Galea)也提到,卡車司機是壓力最大的工作之一,因為這項工作使他們很難發展人際關係,久而久之可能導致他們與社會脫節。

阿良說,他聽說過許多當卡車司機的後遺症,而他現在待在卡車上的時間的確比居家還長,不過他把車內布置得跟家裡差不多,「駕駛座旁就有微波爐、冰箱,還有中文版的天貓精靈陪伴,就像我的第二個家。」

說中文的天貓精靈,是阿良長途開車時的精神伴侶。(阿良提供)
說中文的天貓精靈,是阿良長途開車時的精神伴侶。(阿良提供)

冬天晚間停靠在卡車休息站時,阿良最大的享受就是在車上煮火鍋,然後在卡車後的溫暖被窩裡睡一覺。

開了將近一年卡車,阿良說,從芝加哥前往丹佛與離開丹佛的70號公路最難開,「去程就是不斷的彎路上山,回程則是不斷的彎路下山,而且這段路常常下雪,更增開車難度。」

開到休息站時煮一鍋火鍋,是阿良的最大享受。(阿良提供)
開到休息站時煮一鍋火鍋,是阿良的最大享受。(阿良提供)

駕駛座後方有簡單的床位與棉被。(阿良提供)
駕駛座後方有簡單的床位與棉被。(阿良提供)

最險峻的一段,則是位於鹽湖城附近的80號公路;該處路段經常降雪,而且幾乎一年四季狂風不停,「時速達90哩的狂風,大卡車走起來都須有一定的技巧,才能避免翻覆。」

想買車頭 當起老闆 疫情缺貨起碼再等半年

「開這兩段路,雖然危險,但可節省6、700哩的路程,等於每個月可以多開一趟長途來回。」一心只想增加收入的阿良笑著說,經過這兩段路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哼起「寂寞公路,哪裡是盡頭」的歌詞。

阿良跟許多華人司機一樣,想要自己買個車頭當老闆,「車頭一個現在近16萬元,但現在因為疫情大缺貨,要買車頭起碼要排隊等半年。」而之前一台只要1萬多的拖車(trailer),現在也漲到近5萬元。

阿良說,以目前加州港口的貨物積壓程度,估計卡車運輸業在未來幾年內仍會供不應求。

卡車休息站。(阿良提供)
卡車休息站。(阿良提供)

在這波運輸業好光景中,有人拼命開車賺錢,也有人在疫情期間大賺一筆,疫情後卻又全部賠光,自己有車頭的華人卡車司機Jerry蔡,開卡車好幾年,只要不開車時就會去賭場紓解壓力,也因為好賭欠一屁股賭債。

疫期大賺 賭博賠光「疫情讓我做了白日夢」

就在他快要被債務逼垮,疫情爆發了,接著他就是每天接不完的載貨單,而賭場同時也因新冠病毒暫時關閉,Jerry終於能夠專心開車,「每天忙著出車,連吃飯時間都沒有」,不到兩年時間,他還完了所有債務,還多了10萬元左右存款。

萬萬想不到去年12月,他開車在印第安納州一處休息站休息時,遭另輛卡車撞上,他赤腳跳下卡車追逐該輛卡車,雖然逮到肇事司機,但腳也受了傷,車子得送修10多天,愛賭的他又進了賭場;短短10多天,不但賠光積蓄,手上多張信用卡全部刷爆再累積卡債10多萬元。

「疫情讓我做了一場白日夢。」後悔不已的他,現在又乖乖回去開卡車,希望早日清償債務。

➤➤➤更多「亞太裔傳統月」精彩內容

駕駛座旁有冰箱、微波爐,是卡車司機的三餐來源。(阿良提供)
駕駛座旁有冰箱、微波爐,是卡車司機的三餐來源。(阿良提供)

高速公路的卡車休息站內,設有卡車司機淋浴與洗衣服務。(阿良提供)
高速公路的卡車休息站內,設有卡車司機淋浴與洗衣服務。(阿良提供)

駕駛座旁有冰箱、微波爐,是卡車司機的三餐來源。(阿良提供)
駕駛座旁有冰箱、微波爐,是卡車司機的三餐來源。(阿良提供)

疫情 華人 芝加哥

上一則

記錄仇華牌匾 巴市還原歷史 添百名白人暴徒騷亂記載

下一則

波士頓市長吳弭:愈多亞裔從政 將有更強大發聲音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