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感恩節後疫情飆 日均增逾12萬確診 創2個月來新高

美國獨霸 中國崛起 2020「軍火之王」軍工產業排行榜

武曉潔白天上班、晚上創作 會計+DJ+電影 治好憂鬱症

武曉潔從會計到音樂DJ,再到電影人。(武曉潔提供)
武曉潔從會計到音樂DJ,再到電影人。(武曉潔提供)

武曉潔曾經是一名公司會計,「事業挺好、上升很快、有人提攜,一切都在正軌上」。愛好文藝的她,白天在知名互聯網公司做年輕白領,晚上在酒吧做DJ,周末則製作音樂。可是創作的慾望讓她不滿足於分裂的生活,她在30歲那年毅然辭去工作、放棄工作簽證,轉行學習拍電影,這下竟治好了她的憂鬱症。

2012年秋,武曉潔從俄亥俄州一所大學畢業後,和許多留學生一樣,隻身來到許多人嚮往的國際大都市紐約。經朋友介紹在一家新創公司做會計實習生,一年後成為員工,辦了工作簽證。不過兩年後,初創公司被大集團兼併,遣散員工。武曉潔了解到知名互聯網公司Kickstarter正需要一名高級會計,面試後沒想到被順利錄用。

會計壓力大 染上憂鬱症

「公司待遇特別好,挑戰也特別多」,武曉潔表示,互聯網公司營利模式很不傳統,給財務帶來挑戰,而公司給員工很大期望、自由以及責任,「你會發現你很有創意」。她表示當時兩年的工作壓力很大也學到很多,可是「好像是表面上得到了很好的待遇,卻很分裂,一點都不感到驕傲」,這也讓她明白,「如果花了這麼大精力,還是不能快樂」,不是在做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只是拚命想完成工作,即使獲得再高的成果也沒有意義。

「因為心裡裝著覺得更重要、更在乎的東西,會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有做,感到失敗又浪費生命」。這樣的想法讓武曉潔患上憂鬱症,病情一度相當嚴重,她也特別痛苦。而那個被她稱為「心裡裝著」的東西,是她從小就喜歡的電影、音樂。

嚮往玩音樂 下班後進修

雖然從小喜歡音樂,樂感很好,作文也寫得很好,但武曉潔的家裡沒人做藝術,「沒有人說你可以去做,只覺得妳可以有一個不錯的愛好」。其實在搬到紐約後,武曉潔就找了一間夜校,下班時間學習音樂,「我不甘於只當一個文化消費者」。紐約資源優越,即使是普通機構開辦的夜校,也都是成功的DJ和製作人授課。很快她晚上或周末都會做一些音樂,也在一家酒吧和一些活動做DJ。不過當時她並沒想過要轉型,只是作為愛好和「另外一個生活」,就這樣持續了數年。

一開始這也令她很開心,可是慢慢地她發覺想要追求藝術的慾望越來越強,作為下班後的愛好已經不能滿足。2017年她決定辭職去學拍電影,這一年她已經30歲。對於留學生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辭職意味著好不容易抽籤獲得的工作簽證就要放棄了。「想明白了為什麼要留在這裡,就算熬到綠卡,不開心待在美國有什麼意義呢?」

放棄工作簽 從頭學電影 

在沒有任何視覺藝術的訓練下,武曉潔找了一個三個月密集上課的培訓班補基礎,這才有了作品集,隨後便申請到門檻較低的紐約電影學院從頭學起。學到第二年她又申請了位於洛杉磯的業內頂尖名校美國電影學院(AFI)並再次被錄取。

更換跑道其實壓力不小,「別的同學20歲出頭,而我can't lose this(不能輸),否則之前放棄的那麼多」,她說:「剛上學很忐忑,真的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中間很多掙扎的日日夜夜」,從頭開始也讓她回想起,自己之前從一個不是知名大學畢業的小女生,隻身前往紐約,並在知名互聯網公司混到高級會計的經歷,這也讓她有信心。

如今她還有大半年就要畢業,憂鬱症也大為好轉,不必再看諮詢師。她說,「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治好了她的病。

武曉潔從會計到音樂DJ,再到電影人。(武曉潔提供)
武曉潔從會計到音樂DJ,再到電影人。(武曉潔提供)

電影 工作簽證 紐約

上一則

歡慶亞裔月 我愛中國城美食護照引人潮

下一則

亞太裔傳統月 東谷華美協會獲表彰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