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移民議題擴及邊境、庇護城外 喬州女學生命案掀關注

課堂禁用手機蔚為趨勢 更多州加入

世界OnAir/開著帆船去旅行 她把海上生活畫成藝術品

郭淑玲在帆船上創作。(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在帆船上創作。(郭淑玲提供)

旅行在拉丁語裡面的意思是「為了去宗教聖地朝聖而進行的苦行」。跟著帆船去旅行,其實沒那麼舒適;航海過程中有風、有浪,很多不確定性。但這樣的經歷會教會你很多人生道理,比如要在自然中慢慢低頭。

這是畫家郭淑玲對她過去兩年航海經歷的描述。2019年從中國搬家到美國後,郭淑玲每年至少有一半時間在船上。光是在2021年,他就與先生從加勒比海航行回到馬里蘭的安納波利斯。周一到周五,兩人會把被命名為「Selkie」的帆船停在岸邊,專心全職工作;到了周末,如果天氣允許就會上路,輪流掌舵把船開到下一個目的地。

▼▼立即收聽▼▼

郭淑玲在帆船上。(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在帆船上。(郭淑玲提供)

船上的生活激發郭淑玲創作出一系列油畫以及鉛筆畫作品,自2020年起已在紐約的否畫廊辦­過兩個個展。首次展出名為「5-­6pm」,記錄從船上觀察到的、傍晚時分的光線和色彩變化;第二個展覽名為「低語」,畫作均以她航行過的坐標命名。這一系列作品畫面對稱、抽象,色彩柔和、輕盈,正映射出航海生活對郭淑玲創作理念和心態的影響。

「我越來越喜歡用灰的、簡單的顏色,在更有限的範圍內尋找顏色變化。長時間觀察自然,它給予的豐富的色彩感受,會融入你對顏色的判斷;當你完全暴露在自然之中,自然決定了你的行程,這教會你不要把自我放太大,要在自然中慢慢低頭。」

郭淑玲作品《Sotto Voce-Saint Pierre, Martiniqu...
郭淑玲作品《Sotto Voce-Saint Pierre, Martinique-2》。(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作品《Sotto Voce-Exuma, Bahamas》。(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作品《Sotto Voce-Exuma, Bahamas》。(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把帆船旅行形容為「苦行」。她表示,航海不僅要求旅行者對各種環境和地點有高度的適應力,還需要有長途航行的耐力,與不同的天氣狀態做鬥爭。在航海日,郭淑玲和先生需要輪流在駕駛室觀察海面的狀態,儘管有自動駕駛系統減輕負擔,也需要時刻有人觀海以應對突發狀況,有時整夜無法合眼;有的海域浪會衝到幾米高,兩人養成了航海時候不做飯、只吃小零食的習慣,否則容易身體不適。但是,航行到美麗的目的地之後,郭淑玲坦言一切都十分值得。

郭淑玲的帆船在不旅行時停靠在安納波利斯,這個港口聚集了許多帆船的愛好者。她表示,喜好航行的「當代遊牧民族」之間,常有一種不需言語的默契,「基本都不用互相留聯繫方式,因為很容易碰到」:大家一般在天氣變冷時候往南開,天氣熱的時候則返北,相似的航行路線總讓她在不同的港口看見同樣的船——在巴哈馬沙灘散步時,便恰好碰見船停靠紐約時認識的港口老闆。

郭淑玲在帆船上創作。(郭淑玲提供)
郭淑玲在帆船上創作。(郭淑玲提供)

至於人們常把帆船度假認作奢侈生活方式的代表,郭淑玲坦言,其實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選擇,而社群媒體上帆船旅行光鮮亮麗的表象不可盡信。對於她來說,自己開船去到目的地,靠跟大自然的風和浪合作來驅動船隻,有非同尋常的成就感,也是很獨特、充實的一種旅行方式。但不可否認,擁有一艘帆船會帶來一筆額外開銷,從停靠港口的費用,到維修船體的支出等。而為了省錢,夫妻兩人自學成才,從縫紉帆布到維修水管、電路,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動手。

最近,郭淑玲家裡新添了一位四個月大的寶寶,這也讓她暫停了今年的航行計畫。問及明年是否會重新上路,郭淑玲爽快答說,「當然。」

「開始航海後,你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越來越跟船分不開。帆船對旅行來說是特別好的工具,你就像候鳥一樣,帶著自己的家去遷徙。在不同的國家遊歷,但是每天結束,都還是能回到自己家裡。」

在海上生活的經歷,激發郭淑玲創作出一系列畫作。(郭淑玲提供)
在海上生活的經歷,激發郭淑玲創作出一系列畫作。(郭淑玲提供)

社群媒體 世界OnAir

下一則

俄州波特蘭治安差 沃爾瑪待不下去…放棄最後2分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