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足賽/梅西進球加助攻 阿根廷收拾墨西哥保住晉級希望

收假了 節後天氣惡劣 宜防豪雨、洪水、大雪

世界OnAir/我棄醫從農 在威斯康辛州種人參13年

姜銘濤開著拖拉機在農場上幹活。(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開著拖拉機在農場上幹活。(姜銘濤提供)

「我常說我們在從事一個偉大的行業——借美國地氣,壯華人身體。」

姜銘濤在講述自己職業的時候,總是帶著幽默的口吻。這一半源於他對自己職業真實的熱愛,一般來自他非同尋常的職涯曲線:在威斯康辛州成為一名農民之前,他是一位從事心臟生理學研究已經20年的醫學博士。

▼▼立即收聽▼▼

「我轉行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第一,腦子進水了;第二,做科研不見太陽,日子很難過,想要換一個活法。」

姜銘濤在農場。(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在農場。(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的朋友都叫他「姜博」、「Dr. Ming」,他在務農之前的人生,跟醫學緊密相連。姜銘濤成長在山東的農村,在山東完成了醫學本科六年加上碩士三年的訓練後,順著當時改革開放帶來的學英語潮、出國潮,先去了加拿大攻讀心臟生理學博士,並在當地成為了一名講師;後來他想到要美國去看看,「不然好像沒有完成留學任務似的」,於是舉家搬到威斯康辛州,從麥迪遜威斯康辛大學做博士後助理研究員,到威斯康辛州醫學院助理教授,一直以來致力於心臟功能和保護方面的研究。

威斯康辛州的冬天很長,讓做科研的姜銘濤感到「季節性抑鬱」,也推動了他尋求改變的想法。而他所在的馬拉松郡,其實是「美國花旗參之都」——全美95%的花旗參都產自這裡。開農場種人參的一開始,姜銘濤坦言是困難重重,他感覺自己像是一隻從零開始的「小白鼠」。幸運的是,他不僅得到了本地參農的好心相助,還在投入農地後,開始感受到了自己內心的變化,「體力勞動大,但沒有太多的煩惱,我精神狀態也好了,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姜銘濤在新的農地上打樁,為種下一批人參做準備。(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在新的農地上打樁,為種下一批人參做準備。(姜銘濤提供)

近幾年,美中貿易戰和新冠疫情的雙重打擊,讓參農的生意受到嚴重影響。威斯康辛州的花旗參,本有七成銷至中國,但疫情帶來的國門封鎖和航班不通,讓花旗參銷量一下子跌到谷底;此外,花旗參是十分受氣候影響的農產品,尤其害怕倒春寒。這樣一算下來,其實種下五六年後,最終存活的人參不到二成。

作為一名華人,在白人農民為主的人參種植行業打拼,姜銘濤坦言的確遇到過被排擠的時刻——當地的參農協會,曾因為他的華人身分,質疑他品牌的可信度,還曾在他取貨時惡言相對,「會有讓你意識到你是這個行業的新手、你是華人的時刻。」但姜銘濤覺得這些都只是個別事件,因為他接觸過的多數參農都十分友好,在患難時刻不遲疑伸出援手,有的給他墊過錢、有的在他生病時給他照看過農場。

姜銘濤的人參地。(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的人參地。(姜銘濤提供)

作為心血管方面的專家,再結合自己的經驗,姜銘濤更加關注人參對食客的好處。他建議,各種身體功能下降的中年人、長期在室內工作少見陽光的人、需要提神的年輕學生、糖尿病病人等,都不妨嘗試使用花旗參滋陰補陽。但姜銘濤也提醒,花旗參在FDA的定義之下屬於食品,不具有診斷、治療和預防疾病的功效,大家還是需要通過醫生的指導來進行使用。

今年已經是姜銘濤「棄醫從農」的第13年,他的農場已經能產出從三年長到十年長的花旗參,他也已經從一位不見天日的書生,蛻變成一個接地氣的參農。他笑說,自己拔草的速度可是全公司第一,開拖拉機也從一開始被笑話到現在能在農地「馳騁」。談笑風生之下,其實也是一位曾經被時代浪潮推著走的人,找到愛好後的自在從容。

姜銘濤農場的人參。(姜銘濤提供)
姜銘濤農場的人參。(姜銘濤提供)

「我從八歲起一直在象牙塔裡,一直做到博士後、教授;現在到了農場裡,開著拖拉機、老卡車,在綠茵地上奔跑,非常開心。」

威斯康辛州 醫學 華人

上一則

「毫無保護力,不如敞篷車」 皮卡車頂脆弱奪2命 福特判賠17億

下一則

刊支持LGBTQ文章 內州學生報被關惹議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