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元鈔票首度出現2位女性簽名 明年初開始流通

費城66年前男童箱屍案有了大突破 警靠DNA查出身分

世界OnAir/從台北唱到紐約 台灣男生百老匯追夢甘苦談

張祐寧在音樂劇「Enchanted April」中表演。(張祐寧提供)
張祐寧在音樂劇「Enchanted April」中表演。(張祐寧提供)

紐約百老匯光鮮亮麗,對於不少演藝從業者來說,可謂是人生的終極夢想。但闖入百老匯並非易事。百老匯向來有缺乏多元代表性的問題,亞裔面孔更是少之又少。在台灣出生長大、於美國聖地牙哥取得音樂劇表演碩士學位的張祐寧(Leo),夢想有朝一日登上百老匯的舞台。在紐約打拼了四年後,他也離這個夢想越來越近。

▼▼立即收聽▼▼

2018年至今,張祐寧在紐約參演過大大小小的音樂劇演出,更登上過外百老匯(Off-Broadway)的舞台——參演音樂劇「啟示錄(Revelation)」。這也成為了他最喜愛的角色之一。他回憶,這部音樂劇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沒有固定主角,讓13位演員有同樣多的表演機會,同時導演還鼓勵突出個人特色和經驗,甚至讓他在舞台上用中文念出自己的獨白。

張祐寧出演外百老匯音樂劇「啟示錄(Revelation)」,有使用中文念獨白的機...
張祐寧出演外百老匯音樂劇「啟示錄(Revelation)」,有使用中文念獨白的機會。(張祐寧提供)

張祐寧最早在高中時期便「入坑」音樂劇。高中二年級,他得到了去美國做交換生的機會,來到了堪薩斯州。當時人生地不熟,英語又還沒掌握好,孤單無助之時,學校戲劇社的表演教師卻給他伸出橄欖枝,「我覺得你不一般,想來戲劇社試試嗎?」無心插柳柳成蔭,張祐寧從那往後深深被戲劇社的氛圍感染,參演了他交換期間戲劇社的每一齣戲,語言和演技同時長進。回去台灣後,他發現「心中那把火在燃燒」,這段美妙經歷,也激發了張祐寧繼續尋找機會接觸表演,後來還考上了台灣大學戲劇系。

張祐寧還記得,讀大學期間,他專門去了一趟紐約看百老匯音樂劇。「每次看完,心中熱血沸騰,甚至眼角泛淚,覺得『I want to be there one day』」。

大學畢業後,張祐寧繼續一步步靠近夢想,成功考入全美僅有兩所提供音樂戲劇碩士項目大學的其中一所: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畢業之後,他也成功找到了在紐約的教職工作,在瑪麗山曼哈頓學院(Marymount Manhattan College)教授音樂劇表演。自此,張祐寧從加州搬到紐約,算是正式開始了闖蕩紐約百老匯的職涯。

張祐寧在瑪麗山曼哈頓學院(Marymount Manhattan College...
張祐寧在瑪麗山曼哈頓學院(Marymount Manhattan College)教授音樂劇表演。(張祐寧提供)

但對像他一樣,不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追夢者來說,找演出機會又多了一層因身分而來的困難。比方說,張祐寧快要拿到的角色,會因自己當時只持有藝術家簽證(O簽證)而被拒絕,「他們說等你拿到綠卡再來。」此外,未加入演員工會也是一個劣勢,因為一些試鏡機會的出場順序被排很後,許多時候辛辛苦苦錄製的試鏡錄影帶,其實並未被播放,「會覺得自己努力了這麼久,卻沒有被看到。」

少數族裔面孔的演員,在歷史以來白人占據優勢的百老匯舞台上,還是少之又少。根據Playbill在2019年公布的新聞稿,當時全百老匯共19部正在上演的音樂劇之中,只有20位亞裔美國人。

然而,在全社會多元代表性意識上升、以及少數族裔群起發聲的趨勢之下,不可否認的是,百老匯至今有了一定的進步。比方說,演員工會在去年夏天取消了入會的簽證限制,這代表著非美國公民和綠卡持有者也可以加入公會,為試鏡和出演百老匯劇目掃除了簽證上的一層難關。同時,像「漢密爾頓(Hamilton)」、「六(Six)」一類音樂劇的出現,讓少數族裔和女性在聚光燈下成為主角,也是百老匯進步的標誌之一。

張祐寧出演外百老匯音樂劇「啟示錄(Revelation)」,坦言這是他演過最喜歡...
張祐寧出演外百老匯音樂劇「啟示錄(Revelation)」,坦言這是他演過最喜歡的角色之一。(張祐寧提供)

但作為從業者,張祐寧表示,在慶祝進步的同時,還是要了解業內尚存在的不足之處。回顧在紐約打拼的這四年,張祐寧意識到,許多時候他還是刻板印象下的「唯一」:他是許多音樂劇作品中唯一的亞裔演員,是學校裡教音樂劇表演的唯一亞裔老師。到底他們真的肯定自己的聲音以及天賦,還是只是要拿自己的亞裔臉孔喊出「達到了多元代表性」的口號?受到美國演藝界進步思潮的影響,張祐寧開始勇敢站出來爭取公正。從最開始只會悶聲做事、全盤接受,到開始提出自己的要求、在看見不公正時替別人發聲;從最開始每一齣戲都去試鏡、不管角色如何刻板印象化亞裔,到開始拒絕不妥的劇本、不再接受薪水太低的角色。張祐寧明白,只有把被社會評估為劣勢的條件,轉化成自己為之驕傲的優勢,才能在演藝界立足,摸清自己的不可替代之處。

張祐寧希望,在未來,百老匯可以更加歡迎不同族裔和群體的故事,意識到過去幾十年來的敘事方式有它的局限之處,並積極去思考:主角是不是可以由其他族裔和性別取向的演員來嘗試?他以音樂劇「夥伴們(Company)」舉例,原本一直由男性出演的主角角色「Bobby」,自2018年起變成由女性出演,便是擁抱多元的進步體現。

目前正享受在紐約打拼和教書生活,32歲的張祐寧坦言,登上百老匯舞台當然是人生終極夢想之一,但其實自己已經不著急,「剛搬來紐約的時候希望幾年內就可以登上百老匯,現在覺得如果50歲才登上也沒關係。」

來自台灣的張祐寧,在紐約百老匯追夢。(張祐寧提供)
來自台灣的張祐寧,在紐約百老匯追夢。(張祐寧提供)

外百老匯 亞裔演員 簽證 世界OnAir 百老匯

上一則

特斯拉撞車調查 疑自動駕駛失靈

下一則

DACA推出屆滿10年 夢想生身分仍未解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