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元鈔票首度出現2位女性簽名 明年初開始流通

費城66年前男童箱屍案有了大突破 警靠DNA查出身分

世界OnAir/我在烏克蘭做志願者 見證被忽略的種族歧視

在波蘭與烏克蘭接壤的邊境城市梅狄卡(Medyka),難民等待過境。(黃璟曟提供)
在波蘭與烏克蘭接壤的邊境城市梅狄卡(Medyka),難民等待過境。(黃璟曟提供)

俄羅斯向烏克蘭開戰之後,大批烏克蘭人衝忙往鄰近國家逃命,許多湧入與烏克蘭西部接壤的波蘭。根據聯合國統計,截至5月11日,波蘭已經接納了超過300萬的烏克蘭難民。

開戰後不久,本來在歐洲旅行的台灣人黃璟曟,與烏克蘭好友一同前去位於兩國邊境的波蘭城市梅狄卡(Medyka)做志願者,見證了萬人過境的震撼場景。讓她意想不到的事情有兩件:邊境志願者的極度熱心,以及未被大多數人討論的難民種族歧視

▼▼立即收聽▼▼

黃璟曟表示,邊境的人道主義氛圍是十分濃重的。她當時從氣候較溫暖的西西里島前來,身上衣服穿不夠,而冬日的烏克蘭嚴寒,溫度只有-3、-4攝氏度(24-26華氏度),但一路上志願者一視同仁,看見衣衫單薄的她,便直接把衣服、帽子和圍巾套到她身上,給她遞去熱飲,不多詢問,而是用行動互助,這點讓她感到十分溫暖。

然而,在邊境做志願者過程中,讓她意想不到的是見證種族歧視。黃璟曟在邊境遇到一位剛到烏克蘭不久的摩洛哥學生,戰爭爆發之前在基輔唸書。根據他的描述,自己在基輔要登上火車出逃時,警察竟掏出槍對他說「讓烏克蘭人先上車」,慌張之下他掏出身上的筆電去交換,才拿到上車機會;好不容易到了邊境,邊境官員見他是有色人種,讓他回到隊伍最後端重新排隊。最終,這位摩洛哥小哥在邊境等了三天, 才跟其他被拒絕的有色人種一起順利過境。

烏克蘭波蘭邊境的小孩。(黃璟曟提供)
烏克蘭波蘭邊境的小孩。(黃璟曟提供)

黃璟曟表示,對有色人種難民的區別對待,不僅僅是在國民的態度裡,還根植在西方國家政策之中。「就拿英國來說,一方面說無上限收留烏克蘭人,一方面卻和盧安達政府簽訂合約,把非裔和中東裔難民送給盧安達政府,讓他們提供庇護。但是盧安達本身人權就是已經很有問題。英國是說會提供資源,但對難民人權而言是不平等的,為什麼有色難民就要被送到那裡?」

其實對人權問題會感興趣,也跟黃璟曟大學畢業之後就開始環球旅行的生活方式有關。大學學習工商管理的她,畢業之後選擇了充滿挑戰的旅行人生,邊旅行邊打工換宿、沙發衝浪,為了繼續走在路上,還曾經在街頭賣藝、賣過壽司和蔥油餅。在看見不同文化的過程中,特別是在非洲和中東旅行途中,她在文化衝擊之下思考人生,「不懂為何有的國家生活舒適,有的卻連水都沒有。」對社會不公憤憤不平之下,她開始嘗試通過一己之力改變現狀,創辦過孤兒院、探訪過難民營,終於在2017年,於墨西哥創辦了非盈利組織 Steps in San Cristobal,旨在保存和傳承當地原住民文化。

黃璟曟在墨西哥的非盈利組織工作,與當地小孩一起合影。(黃璟曟提供)
黃璟曟在墨西哥的非盈利組織工作,與當地小孩一起合影。(黃璟曟提供)
黃璟曟在坦桑尼亞旅行的過程中,協助當地創辦了一所孤兒院。(黃璟曟提供)
黃璟曟在坦桑尼亞旅行的過程中,協助當地創辦了一所孤兒院。(黃璟曟提供)

現在,30歲的黃璟曟已經一人旅行將近10載,每年花一半時間經營自己的非盈利組織,另一半時間繼續走走停停,通過撰稿掙得繼續旅行的收入。「這樣的生活方式,我覺得很愉快,帶著電腦就可以到處跑;同時作為自由記者,我可以去不同的地方調查。」在墨西哥多個年頭的她,對當地的非法移民、毒梟和人口走私的問題深感興趣。在訪問前幾天,黃璟曟表示她才剛剛協助一位被當地毒梟綁架的朋友逃出,「每天都很刺激」。

黃璟曟在歐洲街頭嘗試搭便車。(黃璟曟提供)
黃璟曟在歐洲街頭嘗試搭便車。(黃璟曟提供)

烏克蘭 邊境 種族歧視 世界OnAir

上一則

佛羅里達州水路偷渡客大增 多來自古巴、海地

下一則

美國史上首位航母「女艦長」:這工作令人難置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