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積電亞州廠周邊仍「偏美式」 想念家鄉味得開車1小時

真實身分證、駕照 延至2025年執行

世界OnAir/中國小夥闖蕩紐約音樂圈 古典作曲界甘苦談

易宇欽在紐約指揮管弦樂隊演奏自己的作品。(易宇欽提供)
易宇欽在紐約指揮管弦樂隊演奏自己的作品。(易宇欽提供)

疫情之下,在曼哈頓音樂學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讀古典作曲是怎樣一種體驗?聽本期做客節目的嘉賓易宇欽(Strucky)道出這個專業的苦與甜。

▼▼立即收聽▼▼

易宇欽去年在曼哈頓音樂學院獲得古典作曲的碩士學位,目前在紐約是一位爵士鋼琴手、音樂製作人、古典作曲家。來自中國廣州的他,從小就對音樂感興趣,小學開始就接觸流行樂編曲,還玩上了樂隊。大學期間,易宇欽雙修金融和音樂,他對音樂展現的熱情和天賦,也促使父母支持他到美國進修音樂的決定。

而選擇「古典作曲」這個專業,並同時進修爵士作曲的決定,其實也並非偶然。學好了流行樂編曲後,易宇欽的老師推薦他通過古典作曲的研讀來提升各方面技能、增進對音樂的理解;而對爵士樂感興趣,也是因為在玩樂隊期間,對爵士的律動著迷。選擇古典+爵士,對他來說是水到渠成的決定。

易宇欽(Strucky Yi)是一位在紐約的爵士鋼琴手、音樂製作人、古典作曲家。...
易宇欽(Strucky Yi)是一位在紐約的爵士鋼琴手、音樂製作人、古典作曲家。(易宇欽提供)

在曼哈頓音樂學院學習期間,正好碰上了全球新冠疫情大爆發。入學的第二個學期,易宇欽便被迫成為加入了網課大軍。作為古典音樂作曲學生,很重要的環節就是開音樂會、找人演奏作品,而疫情讓文娛活動嚴重受打擊,也影響了易宇欽的課業,讓他選擇再修一年專業學習(professional study)來等待積壓下來的作品得到演奏機會。

對於古典作曲學生來說,職業前景是讓人頭痛的問題,也是目前正在困擾易宇欽的事情之一。易宇欽說,像他一樣的青年作曲家,常常擔心作品演出的機會不多,而全球範圍內,對古典音樂的接納度又停留在幾百年前的作品,讓新人作曲家作品在大殿堂演出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 沮喪的音樂家,許多要不選擇回到校園教音樂理論,要不就乾脆轉行,「古典作曲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比較難又不穩定的賽道」。

作為中國人在紐約爵士音樂圈闖蕩,易宇欽坦言身份是一個挑戰。許多優秀的華人爵士音樂家都是ABC,而來自中國的他儘管從小就接觸爵士音樂,還是沒有他們那麼多耳濡目染的機會,那麼多觸手可及的音樂資源。但他也很感激紐約這邊的爵士音樂家和前輩,彼此支持和幫助,特別是在哈林區的爵士音樂家朋友,無條件了提供了易宇欽很多提升自己的機會。

易宇欽的作品「Anabiosis」在紐約演出。(易宇欽提供)
易宇欽的作品「Anabiosis」在紐約演出。(易宇欽提供)

易宇欽也推薦了一些他在紐約常去的、高質量的爵士酒吧,比如他最推薦的55 Bar和Minton’s,可以聽到許多大師的新曲,看到大師的排練現場,音樂家之間不帶包袱交流音樂。此外也有以即興演奏出名的酒吧,Smalls和Mezzrow。另外還有比較大牌的Blue Note、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Dizzy’s、Birdland。

節目的最後,易宇欽給聽眾分享了他疫情期間創作的作品之一,Anabiosis。完整作品演出現場:

世界OnAir」是世界新聞網新推出的播客節目,每周推出一集,透過這個新的平台,希望讓閱聽者有新的選擇和體驗。

疫情 曼哈頓 爵士樂 世界OnAir

上一則

貝佐斯前妻關心自殺藥癮 捐1.8億給6非營利組織

下一則

外帶剩菜隔夜吃 19歲男染病雙腿截肢 手指也沒保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