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誰辦公室離拜登最近?遣返禁令遇阻、北京急欲接觸

財報差+投機軋空 道指大跌633點

復工的故事/曾是疫震央 紐約醫院高科技防疫滴水不漏

醫院門口紅外線體溫監測儀,所有拜訪者體溫都能一目了然。(記者黃伊奕/攝影)
醫院門口紅外線體溫監測儀,所有拜訪者體溫都能一目了然。(記者黃伊奕/攝影)

新冠肺炎在紐約爆發的高峰期,皇后區艾姆赫斯特醫院(Elmhurst Hospital)曾是紐約市疫情震中的震中,一個月送走超過400名罹患新冠肺炎去世的病患;隨著紐約市疫情好轉,該醫院新增了大量高科技防疫措施,即使現在紐約市疫情出現一定程度反彈,醫生們仍有信心「噩夢不會重演」。

3月新冠肺炎在紐約爆發時,艾姆赫斯特醫院一直作為收治新冠病人的主要醫院之一,是最早也是被疫情衝擊最嚴重的地方,就連川普總統也曾公開表示,看到該醫院堆積的屍體後感到十分震驚。

(影音來源:記者黃伊奕)

●從醫超30年 未見過如此來勢洶洶的疫情

擁有超過三個醫學博士學位的劉廣東,是艾姆赫斯特醫院的呼吸科醫生,他帶領的團隊在此次抗疫中拚盡了全力,卻也只能眼睜睜送走一個接一個的病患,「在疫情最嚴重時期,醫院後面停放著三輛大卡車,我們都知道是用來存放新冠肺炎患者的遺體,夜晚伴隨著閃爍的路燈,那種內心遭受的衝擊和難受,我現在都還記得」。

劉廣東表示,從醫超過30年,從來沒有遇到過新冠肺炎這樣來勢洶洶的疫情,「即使是當年伊波拉疫情爆發時,紐約也僅有幾個病患;新冠肺炎在中國爆發時,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會如此快速的蔓延到大洋彼岸。」

在最艱難的抗疫期間,劉廣東的一名同事也因感染新冠肺炎進了加護病房,其他同事會經常隔著玻璃給他打氣加油,「當你看到那麼多原本很健康、很年輕的人,突然病得那麼嚴重,這給我們醫護人員帶來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

劉廣東醫生。(記者黃伊奕/攝影)
劉廣東醫生。(記者黃伊奕/攝影)

●熬過疫情高峰 也不敢鬆懈

好在4月之後紐約州疫情開始好轉,劉廣東說,「我們沒有那麼忙碌了,醫院停屍間也不再爆滿,就知道疫情高峰期應該已經過去了」。

即便如此,醫護人員依然不敢放鬆警惕,尤其是全市大規模進行「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時,所有醫護人員都擔心第二次疫情高峰會到來;好在根據數據,雖然全國感染人數不斷高漲,但紐約新冠肺炎檢測陽性率一直維持在1%左右,因新冠而住院的病人也越來越少。

雖然近期紐約市疫情出現一定程度反彈,但是整體情況仍算是十分穩定,劉廣東說,近幾周入院的新冠患者數量仍不多,而且只有一人情況比較嚴峻,所有患者治療效果也十分明顯,完全在醫院的負荷能力下。

劉廣東認為紐約疫情控制得不錯,與市民的防疫意識加強有關,「紐約人都已經知道這個病毒的厲害了,口罩都戴得不錯」。

來自世界各地感謝艾姆赫斯特醫院醫護人員的卡片。(記者黃伊奕/攝影)
來自世界各地感謝艾姆赫斯特醫院醫護人員的卡片。(記者黃伊奕/攝影)

●經歷過噩夢 防疫滴水不漏

為了保護病患和醫護人員的安全,艾姆赫斯特醫院現在的防疫工作也做到幾乎滴水不漏,除了要求全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多次進行體溫檢測外;凡是進入醫院看診的病患均需要接受新冠肺炎病毒檢測,短短兩個小時就能獲得檢測結果;一旦發現感染者不僅立即送入隔離病房,而且會報告給市防疫追蹤部門進行接觸者追蹤。

醫院新增的防疫高科技設備也布滿醫院的各個角落,醫院大門安裝紅外線體溫跟蹤監測儀,所有進入醫院的人的體溫在電腦屏幕上一目了然,一旦有體溫過高者,系統立即會發出警告;醫院內部也有多個視頻體溫檢測儀,醫護人員在打卡、登記時屏幕上也會自動顯示體溫;需要將口罩摘下進行治療的科室,例如口腔科,病患均在負壓病房完成所有看診與治療,確保萬一有被無症狀患者污染過的空氣也不會外洩出去。

艾姆赫斯特醫院負壓病房門口顯示負壓的球。(記者黃伊奕/攝影)
艾姆赫斯特醫院負壓病房門口顯示負壓的球。(記者黃伊奕/攝影)

在消毒工作上,艾姆赫斯特醫院引進了每套價值高達10萬元的大型紫外線消毒設備,三台高達兩米的紫外線殺菌燈只需要短短20分鐘就消滅整間病房95%的病毒,之後工作人員還會在室內使用試紙檢測室內病毒消毒是否達標。

劉廣東表示,大量需要看病治療的病患,因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擔心不敢再踏入醫院的大門,「這完全沒有必要,事實上,現在的醫院已經成為最安全的地方」。

採訪側記/疫情帶來的心理健康壓力不容忽視

在紐約市新冠肺炎爆發高峰期,民眾戶外活動、與他人互動減少,對於一些患有心理疾病,尤其需要護工定期上門協助病患更是帶來挑戰。

此前不少精神科醫生以及心理學家在「刺鉻針精神病學」(The Lancet Psychiatry)上發表文章,稱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對人們的心理產生「深遠影響」,並且可能從現在延伸至將來。

皇后區艾姆赫斯特醫院(Elmhurst Hospital)三名華裔心理精神科醫護人員周劍錚、張家碩(Mason Chang)、張懿指出,疫情對於一些患有自閉症、抑鬱症等心理疾病的患者造成雙重壓力,尤其是需要社工定期上門服務的病患,起初不得不因疫情而暫停。

張懿(左一起)周劍錚、張家碩希望如果有民眾出現心理異常,應及時向專業機構求助。(...
張懿(左一起)周劍錚、張家碩希望如果有民眾出現心理異常,應及時向專業機構求助。(記者黃伊奕/攝影)

為了幫助心理疾病患者在疫情期間依舊獲得正常的看診服務,他們利用視頻、電話等方式為病患提供相關服務,精神科醫生張家碩說,「雖然視頻、電話和面對面相比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反而提高了工作效率,病患相比之前可獲得更多次社工服務。」

亞裔社區對於心理疾病具有一定排斥心態,在疫情影響下,即使部分人心理疾病情況加劇,卻更不願意及時接受專業治療;心理社工張家碩指出,心理健康與否,應該及時獲得醫生的評估與治療,否則容易向更嚴重的方向發展,導致悲劇發生;如果發現某人正在經歷心理危機,家人、朋友或熟人可要求紐約市移動危機小組進行訪問。

這群由專業人士組成的成員可進行家訪、提高心理健康評估、危機干預、支持性諮詢等幫助,民眾可致電(888)692-9355。

編輯推薦

疫情 紐約市 新冠肺炎

上一則

復工的故事/線上3D看房極佳體驗 房市疫下尋得轉機

下一則

復工的故事/四海豆漿熱呼呼 濃濃古早味溫暖食客胃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