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緊急食物補助申請難度恐變高

秘魯驚見新變種病毒傳29國 傳播力和抗藥性恐更強

復工的故事/疫情太苦悶 美甲店幫消費者轉換心情

量身定制的隔離板用四面板完全隔開了共用一桌子上的兩對員工、顧客四個人,以加強防疫功效。(記者顏潔恩/攝影)
量身定制的隔離板用四面板完全隔開了共用一桌子上的兩對員工、顧客四個人,以加強防疫功效。(記者顏潔恩/攝影)

疫情之下,非必要行業且是近距離提供客戶服務的美甲店,直到紐約市第三階段重啟,復工之路走得艱辛,但業者仍懷抱著希望,做好嚴密的防疫措施,吸引客戶回流,尤其是疫情讓大家心理壓力大,口罩成為臉部的一部分,也遮掉不少笑容,做美甲可以幫消費者轉換心情,稍稍舒緩疫情下沈悶已久的心情。

(影音來源:顏潔恩)

●量身訂製隔離板 嚴密消毒下復工

51歲狄鍾琪在曼哈頓經營的美甲店在紐約第三階段重啓後,在量身打造隔離板、採取嚴密的消毒措施之下復工,吸引老客戶重拾信心回流消費,目前營業額已達去年同期的50%,相較其他因收入停滯不前而關閉的同行,他說自己「幸運許多」。

在各行各業都遭遇經濟打擊的2020年,狄鍾琪發現新冠疫情在紐約爆發以前,華人商家就已猶豫、不敢開門營業,他則是當下就未雨綢繆,計畫著如何熬過危機;不料3月中,州府下令所有商店關閉兩周,「當時我就預測需要關閉更久,對員工說要有心理準備。」果然,等到疫情曲線趨於平緩、在第三階段復工的美甲店重開時,已是快要四個月後的事。

為加強店內的防疫功效,狄鍾琪量身定製的隔離板與他人的有著不同之處,那就是在兩對員工和顧客間,用四塊面板完全隔開,而不是只有兩塊板隔開顧客和員工。

從隔離板到購入消毒用品、體溫檢測儀器等,他總共花費了3000多元,只求在復工階段能更好地保護員工和顧客的健康,其他措施還包括保存顧客的個人資料,倘若員工感染將會立即通知他們。

量身定制的隔離板用四面板完全隔開了共用一桌子上的兩對員工、顧客四個人,以加強防疫...
量身定制的隔離板用四面板完全隔開了共用一桌子上的兩對員工、顧客四個人,以加強防疫功效。(狄鍾琪提供)

●復工三個月業績恢復50%  靠熟客支撐到現在

狄鍾琪回憶7月6日重開首日和接下來連續數天的收入較為樂觀,店內接到大量的預約電話、一天招待超過40名顧客,隨後受到天氣因素影響又下跌,直到8月份時營業額只恢復以往三成;但幸運的是,踏入9月後,營業額明顯好轉,已達去年同期的50%,雖然還沒有全額恢復,但考慮到美甲行業作為非「剛需」消費,店面能撐到現在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狄鍾琪指出,很大因素還得歸功於iL Villaggio畢竟是間攢了不少熟客的老店,相較於其他新開的美甲店有更大競爭資本。例如,大多數美甲業者都要依賴4月到8月的旺季潮賺錢,來平衡冬天淡季的低收入,但今年大部分時間都閉門防疫而蒙受慘烈損失;而他的店面在疫情之前的營業額,一年四季沒有太大差異,失去夏季的客源仍舊能勉強度日。

位於住宅區的美甲店依靠當地居民消費,因他們長期待在家感到煩悶而更願意到美容店消費...
位於住宅區的美甲店依靠當地居民消費,因他們長期待在家感到煩悶而更願意到美容店消費,轉換心情。(狄鍾琪提供)

●雖怕感染仍願意返崗的員工 呵護的是「美國夢」

復工順利與否,除了防疫措施要做得把顧客當作家人一樣關心之外,員工願意返回工作崗位也至為關鍵。Lydian是曼哈頓華人美甲店iL Villaggio重開後隨即復工的幾名屈指可數的員工之一,她說,自己單身沒有什麼後顧之憂,相比其他同事能更早返工。

儘管仍會害怕擔心感染病毒,但返工後她優先做好防護措施,「這對自己和顧客都是一種責任,也希望疫情能盡快全面消除、店內生意能回歸到以往爆滿的狀態」。

以戰戰兢兢的心情返崗,Lydian心中呵護的是自己「美國夢」。35歲的Lydian來自福州,大約六年前捨棄掉自己在家鄉開的服飾店,懷抱著「美國夢」來到大蘋果城;兩年前她辭去外州服務員的工作,來到iL Villaggio成為一名美甲師,雖然還不確定未來的人生規畫,但攢下更多的錢總是必需的。

不料今年遇上新冠疫情,大家都被迫離開工作崗位,居家避疫期間,她除了吃飯、睡覺,每天就只是滑手機、看劇度日,非常的苦悶。美甲店7月份復工時,不同於其他還要在家照顧孩子的同事,Lydian立即答應返工。

來自福州的華女壽Lydian是曼哈頓華人美甲店iL Villaggio重開後隨即...
來自福州的華女壽Lydian是曼哈頓華人美甲店iL Villaggio重開後隨即復工的幾名屈指可數的員工之一。(記者顏潔恩/攝影)

●老闆和員工同一條船 互相幫助才能挽回經濟

Lydian說,重開的頭兩天生意不錯,她一人就接待了十多名客人,「許多老顧客很久沒做美甲,都想回來做指甲,給的小費都有20%。」然而,之後客源又掉了一半,顧客給的小費也沒那麼多。她很懷念從前一天200名客源的日子,都是客人要等美甲師,幾乎忙到吃午餐的時間很緊迫,但現在「只有麻雀三、兩隻」。

她說,以前生意旺季一個月賺4000多元不是問題,現在居家避疫時就已經沒有正常收入,復工了也達不到以前的水準,但她仍堅信復工是必須走的道路,「必須要復工啊,老闆需要人,如果沒人做、店倒了我們就失去工作了!」,她認為老闆和員工現在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人,互相幫助才能挽回經濟損失,現在只希望疫情可以快點成為過去,恢復一如既往的生意。

復工美甲店門口羅雀,美甲師都在等顧客上門。(記者顏潔恩/攝影)
復工美甲店門口羅雀,美甲師都在等顧客上門。(記者顏潔恩/攝影)

採訪側記/堅持復工才有機會突破重圍

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永不輕言放棄的人,面對疫情的衝擊時,即使經濟受損,但毅力不會被磨滅。美甲業在紐約市第三階段重開後,不知有多少家開了又關,狄鍾琪能堅持做下去,與他的人生歷練有關,面對逆境與挫折時,仍要想辦法突破重圍。

13歲通過親屬移民簽證來美,狄鍾琪與父母定居在布碌崙(布魯克林),不料父親在他上大學時驟然去世,為維持家中生計,狄鍾琪只好輟學提前踏入社會;之後在金融界闖蕩將近30年,分別在華爾街上的泰國盤谷銀行、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

約十年前一名朋友有意開美甲店,他便以投資者身分注入資金、共同經營位於蘇荷區(SoHo)的iL Villaggio美甲店。

狄鍾琪13歲移民來美,曾在華爾街紐約證券交易所闖蕩20年閱盡人生百態,此後創業在...
狄鍾琪13歲移民來美,曾在華爾街紐約證券交易所闖蕩20年閱盡人生百態,此後創業在美容、電影產業有不菲成績,在曼哈頓經營iL Villaggio美甲店。(記者顏潔恩/攝影)

狄鍾琪回憶起當初開店是懷抱著緊張的心情,一路上遇到挫折,付出很多心血,例如五年前紐約時報的一則新聞曾將美甲美容產業推入谷底,報導指責惡老闆剝削員工,要求員工們在惡劣環境下工作、支付薪水來接受培訓等不公正待遇。

狄鍾琪說,當時州府一面倒向員工,未釐清事實就對老闆一波罰款,「壞份子肯定有,但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為維護業者的權益,他後來和同行聚起來建立美東華人美甲協會。

這波新冠疫情重創各行各業,似乎還看不到疫情的盡頭。疫情下旅遊區幾乎成為死城,開在旅遊區的美甲店根本沒有人會上門光顧;從前商業區民眾可能會出門見客而打扮得漂亮,但在家工作(work-from-home)模式更頻繁後,人們對美容的需求有所降低;當中稍微過得去的便是住宅區的美甲店,客源主要來自當地居民,因他們長期待在家感到煩悶,更願意到美容店消費轉換心情。

人們需要轉換心情,抓住這個心理需求,或許這就是美甲業疫情之下的商機。

疫情 復工 紐約市

上一則

復工故事回響/披露街12號理髮店 2耆老顧客付全價小費

下一則

復工的故事/摘下口罩全程張嘴 牙醫復工喜見顧客笑容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