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未理非裔男子搭話 紐約華女布魯克林被糾纏辱罵

迪士尼門票疫後大漲 1家4口度假逾6000元

金牌教練自殺疑雲:美奧運體操隊性侵案 審判畏罪?

美國金牌體操隊教練約翰.蓋德特(John Geddert)在2月25日,遭檢方指控曾對未成年選手施暴、性侵、涉及人口販運。然而就在起訴的同一天,蓋德特卻被發現陳屍在一處公路休息站內,研判是自殺身亡。(Getty Images)
美國金牌體操隊教練約翰.蓋德特(John Geddert)在2月25日,遭檢方指控曾對未成年選手施暴、性侵、涉及人口販運。然而就在起訴的同一天,蓋德特卻被發現陳屍在一處公路休息站內,研判是自殺身亡。(Getty Images)

「被指控性侵的金牌教練,害怕審判而自殺?」美國奧運女子體操隊在2018年爆出隊醫納瑟(Larry Nassar)的性侵案,遭到156名受害女性指控性侵未成年的體操選手,事件震驚全球體壇。除了納瑟後來被判刑175年之外,同為奧運女子體操教練的杰德特(John Geddert)也在今年2月25日,遭檢方指控曾對未成年選手施暴、性侵、涉及人口販運。然而就在起訴的同一天,杰德特卻被發現陳屍在一處公路休息站內,研判是自殺身亡。

63歲的杰德特有「金牌教練」的稱號,過去曾帶領美國女子體操隊於2012年奧運拿下金牌。然而這次他所被指控的罪名,是涉嫌從2008年到2016年間,持續對多名未成年體操選手進行暴力、威脅和性侵行為──包括2項針對13至16歲未成年人的性侵罪、20項「強迫、欺騙、威嚇年輕運動員替他謀取經濟利益」的人口販運罪、以及在納瑟案調查期間對調查人員撒謊瞞報等共24項罪名──至於詳細受害人數,仍在調查中。

然而杰德特在遭起訴後幾個小時,就被發現「自殺身亡」。杰德特原定於2月25日下午提審,然而他卻沒有現身,隨後在下午3點24分,密西根州96號州際公路附近的一個公路休息區,有人通報發現屍體,警方確認死者身分,發現就是杰德特。

(美聯社)
(美聯社)

杰德特之所以會遭到調查,原因是他與2018年才被判刑的「金牌狼醫」納瑟交情匪淺。並且,這次針對杰德特的指控,也是因為檢方在追查納瑟的大量性侵選手案情期間,隨著一波波的受害人爆料、而不斷延伸出來的「案外案」。

納瑟曾是美國運動醫學界的「傳奇」名醫。過去曾經以隊醫身分參加從1996到2012年共4屆奧運,培育訓練出的知名體操女將包括瑞秋.丹赫蘭德(Rachael Denhollander)、「超級五姝」(Fierce Five)的亞麗珊德拉.拉絲曼(Aly Raisman)、麥琪拉.瑪隆妮(McKayla Maroney)...等傑出選手不計其數。

精湛的醫術讓納瑟博得體壇信任,卻萬萬沒想到納瑟利用其職務之便,長達30年來在體操圈內尋找性侵獵物,甚至有「隔著帷幕在家長對面猥褻選手」等令人髮指的犯行,或是以威脅選手運動生涯的恐嚇,壓制所有對自己的醜聞風聲。

精湛的醫術讓納薩博得體壇信任,卻萬萬沒想到納薩利用其職務之便,長達30年來在體操...
精湛的醫術讓納薩博得體壇信任,卻萬萬沒想到納薩利用其職務之便,長達30年來在體操圈內尋找性侵獵物,甚至有「隔著帷幕在家長對面猥褻選手」等令人髮指的犯行。(路透)

然而杰德特與納瑟兩人不只是在美國奧運體操隊的同事,納瑟也會定期在杰德特經營的「Twistars體育館」替選手進行治療。2018年的納瑟案宣判聽證會上也指出,其中3起納瑟的性侵案,就是發生在杰德特的體育館內。杰德特更被受害女性直接點名,他身為教練,明明知情隊醫的惡行、也曾聽過其他隨隊人員的勸告,但卻刻意忽略這些控訴,依然縱容納瑟在自己的體育館內打著「治療診斷」之名,行性侵虐待選手之實。

也有選手指出,杰德特除了毆打虐待選手們之外,也會在選手受傷後,依然逼迫她們繼續出賽。有部分受害者經歷過這些狀況後,開始出現包括厭食症、自殘、甚至自殺未遂...等等狀況。

「你還記得某一次你對我發飆的時候做了什麼嗎?我甚至不知道你生氣的原因,但你直接把我狠狠摔到器材上、痛揍我的臉還有肚子,造成的傷害甚至毀了我的運動生涯。」2018年,在納瑟聽證會期間,另一位前運動員瑪凱拉.圖魯斯(Makayla Thrush)也直接對著杰德特表示:

「你告訴我不如去自殺,不只一次,而是很多次。而且很不幸的,原本我的運動員生涯,在被你毀了之後,我還真的嘗試過自殺。」

圖為受害者瑞秋.丹赫蘭德(Rachael Denhollander)。(美聯社)
圖為受害者瑞秋.丹赫蘭德(Rachael Denhollander)。(美聯社)

2018年納瑟性侵案曝光後,美國體操國家隊便已暫停了杰德特的職務,體育館也轉由他的妻子經營,不久後體育館便更改名稱、轉賣給他人。

代表受害體操選手「超級五姝」的律師約翰.曼利(John Manly)對於杰德特的自殺案表示,他已經和幾名受害女性選手聯繫,她們原本認為杰德特被起訴後,終於可以接受正式的司法審判、讓案情水落石出。然而他卻刻意在開審前自殺,讓整起案件無法得到進一步調查,「令人感到非常絕望與憤怒。」另一位前體操女將、也是倖存者的莎拉.克萊恩(Sarah Klein)也表示:

「約翰.杰德特藉著自殺,逃避了應有的司法調查,這對性侵倖存者造成的創傷來說是言語已經無法表達的痛苦。」

(美聯社)
(美聯社)

整個體操界之所以能夠縱容性侵、包庇加害人長達數十年,也和體操界的結構風氣有關。由於體操選手都在從年紀很小就必須開始培訓,在家長無法隨時參與培訓過程的狀況下,他們必須要非常依賴教練、隨行人員等成年人,也讓其中存在很多可能的漏洞。

拉絲曼(Aly Raisman)也在得知杰德特死訊後,於推特上表示:「因為當時我們都還未成年,每次國家隊必須要出去比賽的時候,沒有家長陪同,代替家長身分的監護人應該要是一些可靠的大人,但當時這些女孩身邊的『可靠大人』是誰呢?就是隊醫賴瑞拉薩、跟教練杰德特。」

「...對於一個總是不斷對外強調說『我們很關心未成年選手的身心安全』的運動隊伍來說,這簡直是最大的失敗。」

雖然後續調查才剛展開,杰德特之死就已讓整個案情更顯晦暗。密西根州總檢察長達娜.內塞爾(Dana Nessel)週四也出言批評,納瑟曾任教的密西根州立大學至今仍不願提交相關資料配合檢調。因此納瑟與杰德特狼爪下的受害者到底有多少人?除了體操隊、體育館以外、校園內有沒有更多受害者?性侵案的具體罪行如何?也都成為更難解的一環。

(美聯社)
(美聯社)

性侵 美國 奧運

上一則

世界OnAir/水管爆、天花板塌…德州華人談暴風雪噩夢

下一則

世界OnAir/武漢人在美國 夢迴故鄉是苦是甜?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