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東黃埔軍校同學會 慶建校100年

紐約市本周起擋公車停靠者 車前攝像頭將自動開罰單

香港導演關錦鵬:我常有這故事非說不可的衝動

導演關錦鵬。(中新社)
導演關錦鵬。(中新社)

這些年,香港導演關錦鵬步調明顯放慢了,從幾乎每年一部電影的焦灼裡抽離出來,尋回舒適的節奏。就像這場成名作《地下情》修復版首映禮,本該是主角的關錦鵬,卻默默站在喧囂人群外,疏離而自得地觀察著眼前的一切。

一旦坐下來進入採訪,談及電影,以及躲在影像裡的記憶,我們熟悉的那個關錦鵬又回來了。他嘴角噙著笑,說起話來緩慢柔和,一雙眼睛在鏡片後閃爍著知性的光芒,仍舊細膩而敏銳。不難理解,為何經他鏡頭雕琢後走出來的女性,《胭脂扣》裡的如花、《長恨歌》裡的王琦瑤,縱為痴情所困,亦不乏陰柔的力量。   

這幾部經典舊作,近年接連推出修復版重上大銀幕。每次修復,關錦鵬總會拉上合作多年的美術指導張叔平。兩人坐在昏暗的工作室,三十年前的記憶在眼前打馬而過,「每次看修復版,我都覺得這個電影好像是幾個禮拜前剛拍完」。像走過熟悉的街口,在樹梢掠過的晚風裡冷不防一個戰栗,心裡湧起一陣奇異的觸動,像是心懷倏然開闊,容許一些人和往事無傷大雅地遊走其間。   

他想要抓住這襲來的感覺,抓住狂熱的記憶、難耐的缺憾,以及一些他不明白的情緒,並將它們以影像記敘下來。從這一角度看,他覺得過往這三十餘年自己幾乎沒怎麼變,時常有這故事非說不可的衝動。   

電影《八個女人一台戲》就是這樣一個非說不可的故事,圍繞香港大會堂、藉排演一部舞台劇為契機,戲內戲外虛實相生中徐徐展開夾雜恩怨糾葛的女性群像。「香港大會堂滿載我的青春記憶,我曾和同學們在大會堂看話劇、聽音樂會、看電影。」一群人看完演出,在街上晃晃悠悠,做未來的夢。當多年前關錦鵬聽聞這一文化地標的部分建築將被拆除,他就決定讓下一個故事發生在這裡,「算給我們這代人留個紀念」。   

該片於2018年起在釜山國際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等放映,關錦鵬預計今年將會正式上映。相隔8年再執導筒,這位一向以文藝婉約風格著稱的導演,仍選擇以擅長的女性視角呈現情感與生存困境,任她們在與命運對抗中舒展浸潤靈魂的氣質。   

備受讚譽的女性觸覺,在他漫長的少年時代悄然形成。關錦鵬不到14歲喪父,母親獨力支撐起家庭重擔,拮据的經濟壓力下,為供他讀書,妹妹們放下書包早早進入社會打工。從她們身上,關錦鵬看見了女性面臨巨大壓力時表現出不同於男性的成熟與擔當,「女性潛藏在身體裡的那種爆發力和生命力,比男人更強大」。這種觀念深深影響了他之後的創作。   

所以關錦鵬始終覺得,創作的內核其實在於觀察與感受,這同樣是一個導演的功力所在。無論是在香港城市大學教課,還是參與「薪火相傳計劃」為年輕導演們擔任監製,關錦鵬不止一次地啟發他們挖掘生命體驗裡「非說不可」的故事,「當那個題材是你鍾愛、有感觸的,那它一定有觀眾」。亦即他常掛在口邊的座右銘──既近且遠,既遠且近。   

新人導演祝紫嫣正是聽了這番話,帶著半自傳短篇小說《夏日的告別》找到關錦鵬,在其指導下改編為電影《但願人長久》,搬上大銀幕,一舉囊括第4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等4項提名。   

這無疑讓關錦鵬感到欣慰,他也樂於跟新導演們走在一起,等待被那些創意擊中的瞬間。這讓他想起自己年輕時曾涉過的盡是癲狂的黃金時代,由中看到香港電影某種澎湃不息的生命力。

第十三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紅毯4月21日在北京舉行。電影《八個女人一台戲》劇組亮...
第十三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紅毯4月21日在北京舉行。電影《八個女人一台戲》劇組亮相紅毯。 (中新社)

香港 台劇

上一則

超善變四生肖 蛇忽冷忽熱、這生肖自己分手又求復合

下一則

帶爸媽跟團去日本「奧客行徑連發」 女兒一路道歉崩潰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