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又傳4中國理工學生被海關盤問10小時 3人被遣返

川普提名生變?爆亞利桑納州代表 密謀攪局

劉德華撕神化標籤 挫折會躲起來哭

劉德華自認是個倔強的普通人。(取材自新京報)
劉德華自認是個倔強的普通人。(取材自新京報)

在中國喜劇電影「紅毯先生」中,劉德華飾演過氣明星劉偉馳(劉德華、梁朝偉周星馳的合體),罕見地打破自我、重建自我。

在許多人眼裡,劉德華代表自律、全能、德藝雙馨,堪稱完美,但這是他最擔心的地方,他多次強調自己和普通人沒什麼差別,「我也會緊張,會擔心,會休息,其實很多人比我累,不要神化我。」

「說實話,我入行43年了,到了現在還求什麼啊?好的、不好的,錯的、對的,都應該接受,不然生活就沒有意思了。」他自認個性很樂觀,但面對困惑也會躲起來哭,「有時候,有了矛盾或是溝通問題,我只會反思自己,恨自己沒做好,找個我認為舒適的空間,躲起來哭,哭完出來,繼續面對。」

他知道,戒除「神化」的濾鏡很難,但他只希望自己活得自在,「出道這麼多年,有時候想想,直到現在我還在做這件事情,確實有些不可思議。但我從不往回看,也不後悔,我的生活,是因為我所經歷的故事而變成現在的樣貌,每一個人都應該學會適應這個世界。」

參演電影「紅毯先生」對劉德華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這部電影從立項之初就頗具話題,紅了40多年的劉德華要演過氣明星,且大量情節改編自娛樂圈真實事件,他笑稱「我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那麼荒謬的兩個人(指他和導演寧浩),把這麼荒謬的電影完成了,我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

「紅毯先生」電影海報。(取材自豆瓣電影)
「紅毯先生」電影海報。(取材自豆瓣電影)

從影逾40年 沒演過「自己」

在進入「劉偉馳」的世界前,劉德華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期間寧浩對他說,「這個時代『劉德華』是一個符號,他演過警察、大俠、古惑仔,但他從沒演過自己。」但劉德華有他的顧慮,電影裡的情節太過真實,擔心觀眾會分不清真假。直到「紅毯先生」拍攝後期,劉德華突覺酣暢淋漓,他慶幸自己有鼓起勇氣參演該片, 「我完全用劉德華的態度去演,寧浩把看到的所有藝人面對的尷尬,與外界的抗爭展現出來。」

片中,無論劉偉馳如何努力在農村生活,卻總是被外力左右。他親自上陣拍的騎馬戲長鏡頭,卻因剪輯不當被質疑虐馬;遭受網暴不知道如何危機公關時只能崩潰發洩,劉德華說:「劉偉馳一直以為自己能面面具到,解決各種事情,但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沒有結果的,你要反觀自己,能不能接受、面對。」

這也讓他有機會藉角色表達內心,「我也發過脾氣,20年前一場在長城舉辦的活動,第一排年輕記者還多是小女孩,她們拍照時擋住後面的機器,一群人高馬大的人衝過來就把她們狠狠推開了,我氣到直接衝下去飛踢一腳,因為當時情況真的很暴力,我實在看不下去。但如果放到現在,有人只放出劉德華發脾氣的畫面,大家往往不會看前因後果,就直接發出來說『你看他人設崩塌了』。」

劉德華自嘆是個挺倔強的人,不管是哪一部作品,他總要努力做好一切,同時也感嘆「不知道是怎麼走過來的」。合作數次的搭檔林家棟說劉德華就是片場的定心丸,「他從來都不遲到,太早的戲寧願不吃早餐也要提前到片場,別人還敢慢悠悠的嗎?久而久之,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操守。」

劉德華的努力也讓寧浩印象深刻,「『紅毯先生』配音的時候,我修改了一個詞。拍攝時用的是粵語,但這段要改成普通話,台詞變得很長,但鏡頭特別短,配音怎麼都配不進去。華哥就堅持在錄音房裡練,一直配,甚至配到跟自己生氣。我當時說,要不換一個詞試試,他說不用,就自己和自己較勁,最後真配了進去,效果完美。」

劉德華在電影「紅毯先生」到農村拍戲,圖為劇照。(取材自豆瓣電影)
劉德華在電影「紅毯先生」到農村拍戲,圖為劇照。(取材自豆瓣電影)

劉德華說,過去如果動作戲拍不好的話,會每天晚上在房間裡一直練,「我覺得每件事都可以透過鍛鍊實現,能不能成功雖然不是努力能決定的,但努力一定是必要條件。」在自傳「我是這樣長大的」中,劉德華曾寫道:「我只想做一個有血有肉、有得有失的普通人」,他常在多個場合講起,自己不是天才,但很倔強,準備任何事情都會花很長時間。」

相關數據顯示,從1982年至2017年,連續36年,劉德華每年都有電影與觀眾見面,去年他也有四部作品上映,保持著超負荷的工作量,常被說是「勞模」。對此,他說外界總看到他忙碌的時間表,但他真的有休息,「我每天睡夠8個小時,我覺得記者比我忙,助理、團隊比我更累。最近宣傳電影,我反倒是被大家照顧的那個人。大家總愛寫劉德華不睡覺、一個人照顧那麼多人,劉德華還幫他們買午餐之類的……我其實是被『神化』了。」

他透露從1993年起每年都會放兩個月的假,「拍戲10個月,剩下我生日的那個月、過年的那個月一定是放假」。

(取材自新京報)

梁朝偉 周星馳

上一則

3月3日星座運勢 牡羊大膽表白 摩羯出去走走

下一則

工作價值觀改變 有更多日本年輕人看重彈性甚於全職工作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