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訪北京前夕 再指中方涉種族滅絕行動

洛城一夜幾十輛車被砸 警報未響也沒有遺失財物

剛出生就被偷 維州男42年後回智利重逢生母

泰登(右)緊緊擁抱親生母親哥斯萊斯(左)。(Nos Buscamos提供)
泰登(右)緊緊擁抱親生母親哥斯萊斯(左)。(Nos Buscamos提供)

42歲的維州男子泰登(Jimmy Lippert Thyden)日前回到智利(Chile),擁抱了他從未見過的親生母親,泰登出生不久就在醫院被人偷走,而他母親卻被告知兒子夭折;42年後,當泰登面對面說出「媽媽,你好」時,兩人都流下了感動又令人心疼的淚水。

泰登今年4月才踏上「尋親之路」,在此之前他對自己的親生家庭一無所知,直到今年春季他讀到有關智利領養機構的報導,許多被領養者在非營利組織「Nos Buscamos」的幫助下,與親生家屬團聚,泰登因此也決定開始尋找他從未認識的親生家庭。

該組織發現,泰登42年前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antiago)的一家醫院早產,出生不久就被放在保溫箱中,後來母親哥斯萊斯(Maria Angelica Gonzalez)回到醫院想接泰登回家時,卻被告知兒子已夭折,且屍體已被處理掉。

泰登(右)與親生姐妹重逢。(Nos Buscamos提供)
泰登(右)與親生姐妹重逢。(Nos Buscamos提供)

「我的領養文件顯示我沒有在世的親屬,但過去幾個月我才知道我有一位母親,還有四位兄弟和一位姐妹」,泰登是一名維州的刑事辯護律師(criminal defense attorney),他在維州Ashburn接受採訪時表示,「我的工作就是為像我一樣聘不起律師的人發聲,保護他們的權益。」

泰登稱自己的故事為一樁「假冒領養」;根據Nos Buscanmos的報告,1970年代至1980年代預計有數萬名智利家庭的嬰兒被偷,護照資料顯示,這些孩子離開智利後再也沒有回來,Nos Buscamos的創始人兼董事長里奧斯(Constanza del Rio)說,「實際情況是,這些孩子從貧困的家庭中被無情偷走,這些貧困的母親們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也沒有能力捍衛自己的權利」。

販賣兒童的問題在將軍皮諾切特(Augsto Pinochet)統治的17年間最為嚴重,根據智利政府數據,在他獨裁統治期間,至少有3095人被殺,還有數萬人因政治原因受酷刑或被監禁。

Nos Buscamos在過去九年幫助450位被領養者與親生家庭團聚,其他致力於類似工作的非營利組織包括美國的「Connecting Roots」和智利的「Hijos y Madres del Silencio」。

泰登出生不久就在醫院被人偷走,後來被美國家庭領養。(泰登提供)
泰登出生不久就在醫院被人偷走,後來被美國家庭領養。(泰登提供)

Nos Buscamos與家譜服務平台「MyHeritage」合作已有兩年,該平台提供免費的家庭DNA檢測服務,而後分發給智利被領養者和疑似兒童販賣的受害者。

泰登的童年。(泰登提供)
泰登的童年。(泰登提供)

泰登的DNA測試結果顯示他是100%的智利人,且成功將他與使用了MyHerigtage平台的表弟匹配,由此找到了他的親生家庭。

不過母親哥斯萊斯剛開始不願接泰登的電話,直到他發來一張自己與妻女的照片後,母親才放下心防,隨後泰登又傳送了大量照片,包括他在美國的領養家庭、他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日子、他的婚禮以及人生的其他重大時刻,「我希望能彌補我們錯失的42年。」

泰登(右)帶妻女回到智利拜訪親生家庭。(Nos Buscamos提供)
泰登(右)帶妻女回到智利拜訪親生家庭。(Nos Buscamos提供)

後來泰登帶著妻子Johannah和兩個女兒回到智利,與親生家庭團聚,走進母親家門,泰登看到42個彩色氣球;泰登的母親對他說:「我為你流的淚汪洋似海,我沒日沒夜的求神延長我的壽命,好讓我有一天能聽聞你的消息。」

泰登童年。(泰登提供)
泰登童年。(泰登提供)

泰登用西班牙語向母親說出「我非常愛你」,兩人緊緊擁抱,難忍淚水,「這樣的時刻令人情緒滿溢,甚至有種窒息之感。我要如何擁抱(媽媽),才能彌補過去42年對她所欠缺的擁抱呢?」

在享受重逢之喜的同時,泰登也知道,許多領養家庭並不一定能迎來這樣好的結局,「很多人在尋親的過程中會發現令人心痛的真相,或者永遠無法與親屬見面」,他日前會見了智利駐美大使Juan Gabriel Valdes,尋求政府方面的協助,幫助更多分散的家庭能重逢。

維州 DNA 檢測

上一則

北京遇今年以來最嚴重沙塵暴 早晨猶如黃昏

下一則

10月24日星座運勢 獅子桃花齊放 雙魚切忌衝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