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自美入境中國防疫規定更新 7天核酸改為48小時

拜登21日訪南韓見尹錫悅 韓宣布加入「印太經濟框架」

生活/賞楓驚魂 暗夜迷路山林

從Sky Top Tower的遠眺風景。(作者提供)
從Sky Top Tower的遠眺風景。(作者提供)

秋天是最佳賞楓季節,紐約上州更是紐約客最愛的賞楓去處,其中一個火紅地點是紐普茲(New Paltz)的天湖(Mohonk Lake),不需要住在天湖城堡度假莊園(Mohonk Mountain House),也可以在周圍享受登山賞楓的樂趣。

10月與室友安排了三天兩夜的上州之旅,第一天到卡茨基爾金斯頓廣場(Kingston Plaza)搭乘卡茨基爾登山鐵路(Catskill Mountain Railroad),穿過樹林間,在車廂內享受如畫般的秋葉風景。

第二天的天湖之旅,決定前往高處Sky Top Tower眺望滿山滿谷的秋葉。中午12點20分,剛剛睜開眼,盥洗後優雅地吃早午餐。雖然我們知道爬山,即便是山道(trail)健行都應在上午出發,但又不願讓「趕行程」這件事,成為休假放鬆的壓力,一切便以「慢板」進行中。

輕裝慢行 玩到太晚下山

從住處開車到Mohonk Hiking Parking Lot僅需3分鐘車程,從停車場到Sky Top Tower的距離約2.6英里,若用最慢速度行走的話,大概1.5至2個小時可抵達終點,所以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快轉前進。

下午2點20分,抵達另一個Pine Road的停車場,發現車子不多,從這裡出發直達山頂約4.9英里,我們輕裝上路,後背包裝著輕便外套、少許零食、一瓶水壺、一支未充飽電的手機。這個決定,讓之後在發生意外時後悔不已。有經驗的山友都知道,不管何時何地,背包裡都要有足夠的乾糧或充電配備。

在前往Sky Top Tower途中,不經意走進攀岩小路,體驗了一小段攀岩走壁的樂趣。過程中,與其他同樣來自紐約市的登山客聊起天來,彼此還互相幫忙拍照。

因為中途玩樂,攻頂時已是下午5點,距離手機顯示日落該下山的6點10分,還有一些時間可以待在山上。可能因為太興奮,心裡刻意忽略時間,只顧著在Sky Top Tower、Mohonk Lake附近遊玩、拍照,同時還自我催眠,實際天暗時間會比手機顯示日落時間再晚些,或許可爭取時間下山;也意想天開地覺得下山速度會比上山快一倍,若用快走方式,應該不成問題……。

從Sky Top Tower看天湖城堡度假莊園。(作者提供)
從Sky Top Tower看天湖城堡度假莊園。(作者提供)

5點48分,拍了最後一張度假山莊的照片後,我們決定返程。現在想想,當時的心臟真的很大顆,怎麼敢這麼晚下山。

走著走著,彼此的喘氣聲越來越大,看手表快6點了,還有一大段路才會走到Dock Pond,而且從Dock Pond走到停車場,其實還有一大段路,為了配合室友的腳程,我早已刻意放慢一半的行走速度。

這時手機電池量只剩20%左右,不太敢使用手電筒功能,心裡的鼓聲漸漸響起:咚、咚、咚!開始有點忐忑不安了。這時,耳後傳來室友的聲音:「你覺得我們可以在日落前下山嗎?」為了平緩她的緊張,我說:「我的方向感不錯,順著走回去,一定來得及,但需要把速度稍微加快些。」嘴裡這麼說,但心裡也不相信自己,30分鐘後,事實也證明「我不值得相信」。

轉錯小徑 落葉蓋住去路

為了爭取時間,僅瞄了一眼路牌,就繼續往前走,我們走在Old Stage Road上,在第一個名為Glory Hill “Trail”的岔路時,不應該右轉,應該在第二條路Glory Hill “Road”再右轉才對。但當我看到Glory Hil時,沒等看完全部文字,就立刻「右轉」。這種感覺,好像是有人刻意要捉弄你一樣,遮著你的眼睛,讓你走錯路。

快步地順著小徑往下走,眼看天越來越暗,過了6點15分,天暗的速度快到超過我的想像。身後室友的腳步沙沙聲,讓我感覺到她累了,她無法跟著我一起用跑的,我告訴自己:要冷靜,自己害怕就好,不要把慌張傳給室友。

接著,讓人不敢相信的是,前方的小路竟全被樹葉蓋住。心想「該死的落葉」,試圖將視線往前眺望,但遠處的小徑全都不見了,我開始慌亂地左右掃射,腦袋有點兒發白。這時才發現沒有小徑的樹林,每株樹木都長得一模一樣,只要自轉一圈,絕對會迷失方向。

眼看已6點20分,沒有時間往回走了。一股寒意從腳底往上竄至背脊,再向上竄至後腦勺,頓時眼前一片昏黑,腳步開始遲疑起來,無法再往前邁一步。

室友的腳步離我越來越近,她語帶疑惑地問我:為什麼停下來?在得知無法回頭時,她建議找地圖上的緊急電話。利用手機的手電筒,找到緊急電話後,撥打卻無人回應。腦海閃過無數過畫面,現在要打給同事、朋友嗎?不,不應該這樣浪費手機電力。我不想因為這樣登上新聞版面,標題可能會是「華裔女子與室友太晚下山,在樹林裡迷路」。

報警求救 手機快要沒電

接著,室友機靈回應:「打911吧!」她接過我的手機,嘟~嘟~嘟~,通了。

室友:您好。我們發生意外了。

911接線員:你們在哪裡?

室友:我們在Dunk Pond附近

911:可以告訴我們,您們的確切地點嗎?

我接過電話:我們在離開Sky Top Tower往Pine Road Parking Lot的路上迷路了。我猜測我們是在Glory Hill Trail上。

911:抱歉!您說哪一條路?

我:Glory Hill Trail

911:抱歉,再說一下。哪一條Trail?

我:Glory….Hi..ll…Trail.

911:可以請你拼音嗎?

我心想都快緊張死了,手機快沒電了,還聽不清楚我在說什麼:G-l-o-r-y Hill Trail

911:抱歉,我找不到這條路。

室友搶過電話說:We are in the Glory Hill Trail.

911:喔!Much better,聽得非常清楚,Glory Hill Trail…

(我恨我的英文發音)

911:請您們兩位務必在原位不動,不然救難隊無法找到你們。我們會盡快用最快的速度前往找你們。請問你們身邊有食物、水或保暖衣物嗎?

室友:為什麼要問這些?是因為我們可能在會這裡過一夜嗎?

911:不用擔心。這些只是我們需要你們維持身體最佳狀況的基本詢問問題。

確認完所有的資訊後,掛上電話,手機電力只剩下10%,我想最糟的狀況,莫過於此了。包包裡沒有什麼零食、水剩一半、外套有點太薄,現在又感覺有點兒冷,等一下可能要起來動一動。正當盤算著怎麼度過漫長的等待時,行動派的室友趁著還有一點微光,到旁邊的樹林先小解,之後我們便聽從911接線員的指示,找到一塊木頭坐下來,靜靜等待。

我們雖試圖看著遠方,但因為天色太暗,也看不遠。樹林裡的蟲鳴聲越來越大,伴隨著其他動物的嗚叫聲,空氣也似乎越來越冷。我們僅只能用半開玩笑的方法,來調侃彼此。

度日如年 終盼到那道光

晚上7點,每一分鐘都像度日如年般漫長,室友連珠砲似地問,「911的接線員確定有發布我們的訊息出去嗎?」「沒有人來救我們怎麼辦?」「還是其實沒人會理我們?」「我們會不會在這裡過夜?」

我說:「這些問題我都不知道,你應該問的人是那個911接線員,編號34567」,室友又打了第二通911,電話轉來轉去,又轉到剛剛那個編號34567的接線員。室友問了他一堆會不會有野生動物來攻擊我們的假設性問題,我知道接線員只是在安撫她的情緒,而她則是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冷靜。

靜靜地聽室友講電話,還是不敢置信現在困在山裡,此刻的我們,正像是新聞媒體上所說的「浪費國家資源的人」。接下來,我們都在猜救難隊會如何找到我們?他們是一個人、兩個人還是派一組人,會不會牽著狗、還是開直升機在天空盤旋?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我們的猜測僅只是猜測。在伸手幾乎不見五指的環境中,忽然瞧見前方遠遠的一個小光點,直覺認為那是生命之光:救難隊的手電筒。立刻大喊:「Help!Help!」室友被我嚇到問:「有人來了?」我說好像是,又繼續喊:「Help!Help!We are here!」

果然,救難隊找到我們了,也因為呼救的聲音,讓他們更迅速地找到人。與救難隊一起下山時,已是7點27分,偷偷拍下他們的背影,結束歷時一小時的驚魂記。

下次,我們不敢了!

地圖顯示我們的迷路地點。(作者提供)
地圖顯示我們的迷路地點。(作者提供)

911 手機 紐約市

上一則

11月21日星座運勢 金牛異性緣佳 處女有小財運

下一則

11月22日星座運勢 牡羊桃花運強 獅子口福不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