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2855萬 佛州破190萬

達叔再見了!吳孟達肝癌逝世 經典片段一次回顧

挖趣|百年前英國老信封 說一段中國鴉片故事

第二個信封是1901年5月22日由上海寄出,7月1日到達倫敦。(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第二個信封是1901年5月22日由上海寄出,7月1日到達倫敦。(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多年前我在倫敦郵票交易市場上以超出我的預算價格,收購到五個已經破爛不堪的實寄信封,信封兩面貼满1898年清朝發行的一分銀蟠龍郵票外,還貼有法國早期郵票,信封都是維恩丹堤先生(Vyvyan Dent)(註)在1901年代由上海寄出,經由法國再轉往倫敦,收件人是維恩丹堤夫人。

維恩丹堤到底是什麼人?引起我的好奇心,我曾經特別到訪倫敦大英圖書館、倫敦華郵期刊出版社資料庫和香港大學圖書館,也曾經遠赴英格蘭北部維恩丹堤的家鄉,查尋維恩丹堤的背景,經過多年來的不斷到處尋找資料和抽絲剝繭式的資料分析,終於得到一個完整的故事輪廓,發現19世紀時丹堤家族在中國,把清末社會和經濟攪和得跌宕起伏,使當時的中國國勢沉淪到「野有游民,國無勁旅」的地步。我相信這段歷史是埋藏在每個中國人內心裡的陣痛,應該將詳細過程記錄下來,使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段恥辱。

收集到五個信封中的第一個信封是1901年7月29日由上海寄出,9月2日到達倫敦。...
收集到五個信封中的第一個信封是1901年7月29日由上海寄出,9月2日到達倫敦。(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英國家族 中國淘金

故事是由一個貧窮農村家庭開始,早年丹堤家族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英格蘭和蘇格蘭邊境附近,西摩爾蘭(Westmorland)地區的春藍村(Trainlands),它位於公元122年羅馬人修建的哈德安長城(Hadrian’s Wall)以南約40英里的偏遠山區,家族一直以務農維生,世世代代過着貧窮日子。18世紀時丹堤家族承傳至威廉丹堤(William Dent,1762-1801),威廉希望能夠過上好日子,決定遠赴中國經商碰碰運氣,在中國以白銀購買大量中國綠茶和生絲,運回英國批發出售,經營不久就成為當地的首富,威廉有六個兒子,其中五個後來都陸續遠赴東方的印度和中國謀求發展。

鮮艷美麗的罌粟花,由它的果實製造出的鴉片,是危害中國人民健康長達百年的毒品。(圖...
鮮艷美麗的罌粟花,由它的果實製造出的鴉片,是危害中國人民健康長達百年的毒品。(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丹堤兄弟中最早離開家鄉的是三子湯馬斯(Thomas Dent,1796-1872),他最先在印度的加爾各答一帶學習種植罌粟和生產鴉片,1823年他由印度來到廣州,加入鴉片進口商大衛森洋行(Davidson & Co.)為合夥人,負責轉運和販賣鴉片業務,1824年大衛森退休回蘇格蘭後,湯馬斯將公司改為寶順洋行(Dent & Co.),並邀請五弟藍斯路(Lancelot Dent,1799-1853)來廣州恊助進口鴉片販賣,1831年湯馬斯返回倫敦後,藍斯路接手主持公司所有的販毒業務,六弟韋肯森(Wilkinson Dent,1800-1886)於1838年由英國到廣州加入寶順洋行,聯合各英美販毒集團,共同由印度加爾各答出口大量鴉片到中國,並賄賂中國海防官員,走私轉運大批鴉片到廣州,交給清政府特准的對外貿易公司(俗稱「廣州十三行」),賄賂公司代理人批發出售。

明信片畫面顯示,中國人側身躺在牀上吸食鴉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明信片畫面顯示,中國人側身躺在牀上吸食鴉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走私鴉片 牟取暴利

鴉片在中國暢銷的原因,主要是傳統中醫缺少麻醉劑和鎮痛劑,每年由印度進口少量鴉片是作為一種代替藥材,但是由於當時國人的無知,對鴉片的危害並不太了解,後來中國人吸食鴉片成了一種文化,英國商人發現大量走私鴉片到中國可以換取大量白銀牟取暴利,據道光15年(1835年)的估計,在中國吸食鴉片的人民已經超過200萬人,每年中國白銀外流420萬兩,清廷經濟出現嚴重危機。

林則徐畫像郵票。(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林則徐畫像郵票。(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廣州禁煙 兄弟逃竄

由於鴉片的泛濫,道光皇帝在1838年12月任命欽差大臣林則徐到廣州禁煙,林則徐在廣州時特別發出傳訊指名要捉拿英國鴉片販子丹堤兄弟,丹堤兄弟二人膽戰心驚的逃到香港不敢出面,當時英國駐澳門的商務總監查理義律(Sir Charles Elliot,1801-1875)由澳門趕往廣州與林則徐談判,答應交出2萬箱鴉片走私贓品,但是他拒不交人給林則徐,雖然義律本人是一個非常正直的英國官員,鄙視鴉片販子在中國的無恥行為,也曾經指出鴉片貿易是英國的恥辱,但是他無法認同清政府法律的嚴酷和野蠻,最終林則徐在虎門將全部鴉片銷毀。

義律在1839年寫給英國外交大臣巴麥斯頓(Lord Palmerston,1784-1865)有關鴉片輸往中國的信中說:「我在中國沿海為輸運鴉片護航的罪惡和恥辱是一件非常令人厭惡的事,我一直感到這個合法性是一種羞愧,多年來使我在生活中感到不安」。

早年的香港寶順洋行大樓(19世紀末期老照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早年的香港寶順洋行大樓(19世紀末期老照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鴉片戰爭 割地賠款

後來中英雙方矛盾進一步惡化,導致1840年的鴉片戰爭,1842年中英簽訂《南京條約》,清政府除了賠償和開放通商口岸外,還割讓香港給英國,當時這位無知和自認為是的外交大臣巴麥斯頓,認為香港島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一間房屋也建不成的小島」,戰爭沒有給英國帶來太大的利益,因此他憤斥義律辦事不力,最後義律被召回英國撤職。

雖然藍斯路和韋肯森在香港躲過險遭逮捕的一刼之後,但是他們並沒有任何收斂,反爾變本加厲的於1841年開始在香港收購大量土地建造樓房,恢復寶順洋行輸入和走私鴉片業務。1843年上海開埠,寶順洋行(Dent & Co.,顛地洋行)收購上海港周圍100里範圍內的全部土地,建造樓房成立分公司,主要業務是販賣走私進口的鴉片和輸出中國茶葉和生絲到英國,寶順分行擁有數艘大型平底快艇,用來運送鴉片到長江內陸各地,後來業務擴大又在天津設置分行,當時寶順洋行在中國成為首屈一指的進出口洋行。

老威亷丹堤的長子羅拔(Robert Dent,1793-1835)在老三湯瑪斯離開家鄉不久也遠赴印度從商,開始時賺了不少錢,後來幾項投資都血本無歸,羅拔因此病倒,病故後留下一個一歲的兒子亨利(Henry William Dent,1834-1893)託付給四弟威廉(William Dent,1798-1877)收養,威廉是兄弟中最後一個遠赴印度經商,威廉在印度時和英人瑪麗結婚後生有兩個女兒凱薩琳和安瑪,1850年威廉退休後全家搬回倫敦過著寓公式的生活,堂兄妹亨利和安瑪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日久生情,他們在1856年結婚,19九世紀年代在歐洲堂兄妹結婚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亨利早年在倫敦受教育獲得律師資格,曾在印度殖民政府工作兩年後,於1859年到上海加入寶順洋行從事鴉片進口生意,並在上海主持銀行業務,亨利和安瑪有兩個男孩都在上海出生,長子早逝,次子維恩(Vyvyan Edward John Dent,1862-1929)出生一年後母親安瑪去世,1866年歐美經濟遭遇大蕭條期,1867年上海寶順洋行停業,三年後亨利帶著八歲的維恩回到倫敦定居。

維恩小時在上海跟著中國保母長大,學會中文,回到倫敦後讀完中學,在德國和法國進修德法文學三年,他能説寫中英德法四國語文,他在20歲時回到中國,被大清海關總稅務司赫德(Robert Hart,1835-1911)賞識他的多國語文能力,聘用他在海關擔任幫辦職務,維恩在30歲時和以前在倫敦居住時的鄰居艾達(Ada Battinson)在上海結婚,維恩的父親亨利在倫敦去世後,維恩和艾達於1896年返回倫敦處理遺產事務期間,德國出兵強占山東膠州灣,赫德由上海發出急電令維恩立即返回中國,協助清政府辦理中德外交事務,因此維恩先行回到上海,艾達一直留在倫敦等到八國聯軍侵華和《辛丑條約》簽定後,1902年才回到中國。我收集到的五個老信封,就是他們分居在兩地時維恩寄給艾達的部分信件。

寶順洋行大樓背面靠近碼頭,可停泊運送鴉片的快艇,現今該地區已改建成「置地廣場」。...
寶順洋行大樓背面靠近碼頭,可停泊運送鴉片的快艇,現今該地區已改建成「置地廣場」。(維基百科)

夫妻通信 留下歷史

維恩在中國海關任職34年(1882-1916),1908年升任中國海關副總稅務司職位,退休後在上海逝世,一年後艾達搬回倫敦定居,她將維恩畢生收藏的中國骨董全部捐贈給大英博物館,她自己在煙台收集的燈籠花種子轉贈給皇家植物園,讓中國文化在英國源遠流長。

丹堤家族前後四代在中國歷經一個半世紀歲月,在這漫長的日子裡,除了中國人民受盡痛苦的奴隸式生活外,英國人帶給中國人一些什麼?查理義律爵士在離開中國時曽經説出中國人心裡想說出的話:「我厭惡鴉片,我更厭惡以戰爭和壓制手段取得不平等的經濟利益」。

註:Vyvyan是英國古時男性的名字,現在已經沒有人使用,女性使用Vivian ,現今仍然沿用。

中國 英國 倫敦

上一則

9月19日星座運勢 水瓶積善得福 雙子中獎機率高

下一則

穿著最有品味的3大星座!天秤不意外、巨蟹也入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