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142萬人確診 已施打1億9479萬劑疫苗

紐時:川普競選團隊缺錢 幕僚互推責任

紐約時報指川普競選團隊因為能用的經費不如預期,忙著相互指責。圖為一名川普支持者。(美聯社)
紐約時報指川普競選團隊因為能用的經費不如預期,忙著相互指責。圖為一名川普支持者。(美聯社)

選前最後一場候選人辯論會22日晚間即將登場,但川普總統參加辯論之前仍有一項重要行程,就是出席與重要金主見面的募款活動。就在2020年大選只剩最後兩周之際,川普競選團隊發現手邊能用的經費,遠遠不如預期,就在幕僚納悶著「錢都用到哪裡去了」的同時,也忙著相互指責。

選戰進入最後一哩路,川普競選團隊到今年9月為止共有6310萬元選舉資金,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白登團隊,則有1億7700多萬元資金,相差約為三倍。在幾個攸關選舉勝負的決戰州,出現雙方陣營競選廣告播放的冷熱差異。

紐約時報22日報導,為了在選前最後時刻大量募款,川普競選團隊最近重新啟動網路募款運作,向支持者募捐的積極手段,包括一天當中發送14封呼籲踴躍捐款的電郵。

選舉幕僚與政府官員透露,從2019年初以來,川普競選團隊與共和黨黨機器聯手,共計募得15億選舉經費,但到了選前最後關鍵卻發現錢不夠用,昔日經常自誇募款功力十足的川普顧問群、共和黨高層之間出現內部鬥爭,共和黨側翼則想知道,到底錢都花到哪裡去了。

共和黨選舉顧問康安特(Alex Conant)分析,選舉進入最後兩周,幕僚之間彼此指責過錯是頗為常見的,「大家最常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錢都花到哪裡去了?」

紐約時報指出,知情人士透露,川普競選團隊高層主管上周在華府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領袖開會,商討選前最後幾天的經費使用計畫,會中也討論到是否申請貸款、延後某些款項支付,好讓選舉團隊在選前有充裕經費順利運作。

媒體研究機構「廣告分析」(Advertising Analytics)統計顯示,川普團隊原本估計,選戰進入10月之際,可以動用的選舉現金將有1億多,但如今卻發現有4000萬元的落差,因此川普競選團隊與共和黨全委會本周稍早宣布,在某些決戰州的選舉廣告播放費用,將由共和黨全委會幫忙資助。

從9月20日以來,川普競選團隊的廣告花費大約縮水了2300萬元,但白登競選團隊在同一時間裡,廣告投播開銷則增加了9900萬元。

雖然經費不足,但川普上個月在推特發文寫道:「就像2016年初選狀況一樣,如果需要更多錢,我覺得應該是沒必要,我會拿出來!」不過,紐時報導,川普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掏腰包給選舉團隊,幕僚則不敢直接對川普開口要錢。

消息人士透露,川普以「我的錢」形容競選團隊經費,對於經費短缺則怪罪在前任競選團隊總幹事帕斯凱爾(Brad Parscale)頭上,但實際上帕斯凱爾執行的計畫,都是經過川普家族成員批准的。部份選舉幕僚則批評帕斯凱爾對於選舉開銷缺乏整體規畫,但帕斯凱爾的友人指出,帕斯凱爾被當成代罪羔羊,並不公平。

自從2019年以來,川普為了尋求連任已經花了12億元,但選舉團隊與共和黨全委會對於開銷內容均未詳細說明。

紐約時報指出,其中約有6億1100萬元是付給一家與帕斯凱爾有關、名稱為「美國製造媒體顧問有限公司」(American Made Media Consultants),專門負責製作電視廣告及數位媒體宣傳。

非營利組織「競選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今年7月間向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檢舉,川普競選團隊利用帕斯凱爾名下公司洗錢,川普二媳婦賴拉‧川普(Lara Trump)、川普長子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的主播女友金柏莉‧季伏爾(Kimberly Guilfoyle),每個月都各自向川普競選團隊領取薪水1萬5000元,款項是透過帕斯凱爾名下公司給付。帕斯凱爾今夏接受哈芬登郵報訪問時則說:「我愛怎麼付錢給她們,就怎麼付。」

川普 共和黨 紐約時報

上一則

路透民調:川普確診後 白登領先擴大至10個百分點

下一則

「酷八」挺川 「五角」收回! 非裔名人支持 能讓川普連任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