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中〉一洲焦點/明州警沙文案判決 大快人心?覺醒主義抬頭

年滿16歲可打疫苗 某些地方政府在高中設立接種站

民主黨應揚棄族裔政治分贓

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即將就任副總統,她留下來的位子,加州州長紐森上周任命西裔的州務卿帕迪拉(Alex Padilla) 繼任參議員,接著任命非洲裔女性加州州眾議員韋伯( Shirley Weber )繼任州務卿。西裔社區對此當然歡天喜地,非洲裔社區卻表達強烈失望,並暗示紐森的任命決定,將不利於可能成案的州長罷免投票,以及未來他尋求連任的選舉。

政治雖然本來就是權力交易,但民主黨在大選獲勝後,如此赤裸裸的坐地分贓,而且分不到糖的人,馬上揚言搗蛋,實在太難看。

洛杉磯時報黑人專欄作家Erika Smith、黑人前舊金山市長勃朗(Willie Brown)等人,近日分別發表文章嚴厲批評紐森,主要論點包括:

一,賀錦麗是目前唯一的黑人女性聯邦參議員,紐森應該任命黑人女性遞補這個位子。二,黑人選民在2020大選發揮關鍵作用,馬上要投票的喬治亞州聯邦參議員改選,黑人選民也會因此受到影響。三,紐森任命帕迪拉是出於政治酬庸,且西裔不應替代非裔的位置。

Erika Smith的文章一開頭就寫到,韋伯的祖父在1965年投票權利法案(Voting Rights Act)通過前過世,終其一生沒有機會投票,而韋伯的父母因此視投票為極其重要的事,因此當年把自家住宅出借為投票所。

是的,非裔在美國種族隔離歧視的年代,受了很多苦難、遭到很多不平等待遇。但21世紀的美國人,究竟要補償這種歷史原罪到什麼時候?要用什麼方法補償黑人後代子孫最合適?沒有任命一位黑人聯邦參議員,竟然如此被黑人政客們憎恨,實在不可思議。

賀錦麗的父親是牙買加的非洲裔,但媽媽來自亞洲的印度。如果要彌補賀錦麗留下來的位子,為什麼一定得要非洲裔,任命亞裔或印度裔也是一種選項吧。但亞裔社區從大選後,從來沒有向紐森提出這種要求,也不會據此要脅紐森。

目前西裔占加州人口超過四成,是第一大族裔,其他依次是白人36%、亞裔15%、黑人6.5%。但黑人的政治正確與投票參與度,所形成的政治聲量,遠遠超過其人口比例。這就是為什麼黑人政客敢於威脅紐森的原因。然而如果今天紐森任命的是黑人,西裔政客的砲火同樣也不會少於黑人。

拜登目前任命的內閣部長等級官員可以看出,他盡量作到族裔多元化,其中三人是非裔女性,這種比例夠不夠,大家心中自有一把尺。但聯邦參議員終究是個民選職位,非裔社區大可到時推舉優秀的代表參選,讓選民決定,會更有說服力。

說到底,問題的根源在於,民主黨人長久以來,習慣以族裔膚色來分配政治版圖、大學入學資格、政府聘雇與合約。這在1965年民權法案通過後的若干年,是有相當的作用和意義,但在2020年依然適用嗎?民主黨的思維必須與時俱進。

包括眾多亞裔政客支持的2020年11月大選加州第16號提案,主張恢復平權措施,在加州大學錄取新生時考量其族裔膚色,就是民主黨人一脈相傳的政治正確實踐。結果遭到多數選民否決,尤其亞裔基層選民反對的比例最高,重重的打了亞裔政客一巴掌。

民主黨必須揚棄這種族裔政治分贓,美國現在的族裔比過去更多元,各族裔通婚後產生更多的不同族裔認同感,只靠族裔膚色就能決定某人的前途,只會帶來更多的歧視與反歧視。

黑人 投票 亞裔

上一則

大選最後衝刺 白登打抗疫牌 川普通宵造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