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2393萬例 加州逼近300萬

傳川普將大赦減刑百人 1人要價200萬元

埋葬「美國優先」後 白登如何應對中俄

美國新總統總希望能盡快建立起自己的標誌政策,揚棄前任總統的政策。川普總統在第一年施政時最常提到「甚麼都好,就是不要歐巴馬的」(ABO, Anything but Obama)。白登更是如此,他急於撥亂反正,要把川普主義「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信條,盡快埋葬在歷史灰燼中,讓美國重拾國際威望,恢復全球領導力。

川普退出的國際組織與條約,譬如WHO或伊朗核協議等,白登可能馬上要重回。但國際情勢四年來已有很大變化,美國退出產生的權力真空,在東歐由俄羅斯遞補、在亞洲由中國填補,白登如果還停留在四年前的國際格局,想「恢復」(Undo)川普已毀壞的格局,有如緣木求魚,做不到。

其中最棘手問題,是如何因應中國與俄羅斯。2017年底川普政府「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已明訂,中俄是「戰略競爭者」。四年下來,兩國與美國的矛盾愈來愈尖銳,白登要怎麼辦?

從競選期間談話,白登把中國擺俄羅斯之前,指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而俄羅斯是敵手(opponent)或最大威脅。同樣,北京與莫斯科也在對新當選的美國總統評估,雖然至今沒有正式祝賀白登當選,但心裡老早已在盤算如何利用難得機會,把過去四年降至冰點的對美雙邊關係,重新恢復熱絡。

白登的核心幕僚、前副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接受「紐約時報」專訪,談到國際體系這四年中沒有了美國領導,或被其他國家替代時,直截了當說,國際現實已不可能回到四年前、歐巴馬剛卸任的時候了。

對俄羅斯,民主黨向來被批評過於妥協,但白登的幕僚提到,他們願意進一步採取俄羅斯會真的感覺痛的措施,包括財政金融制裁,以及「公布那些外國政府拿了俄羅斯好處」。

但白登幕僚們卻同時須考慮到,普亭現正要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美國的制裁不能導致俄羅斯完全倒向中國;換句話說,他們想利用俄中彼此間的猜忌,來離間中俄關係,類似尼克森在50年前與北京關係正常化想達成的目標。

俄羅斯雖然軍力還很強,但經濟實力卻已退出全球排行前十名,美國真正競爭對手是中國,最優先的是處理川普遺留的與中國的貿易戰。

白登批評使用對中國貨徵懲罰性關稅是「錯誤策略」。他的名言「川普輸了他一手發動的貿易戰」。他一直清楚指出,關稅最後是由美國消費者負擔,政府只不過把增加的關稅收入,拿去補貼農民與其他因貿易戰而受損的產業。

但明年1月20日白登就職後,馬上將面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屆滿周年,要不要繼續的問題。雖然中方表示願繼續維持協議,但今年1至9月,中國採購588億美元涵蓋在貿易協議中的美國產品,與全年達標所需的1080億美元還有一大段差距;美中貿易逆差不降反增。協議已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執行成這樣,白登政府恐很難與中方談第二階段協議。

川普只重視貿易逆差,但還有許多新問題。譬如華為5G,或TikTok抖音在美國運作問題,還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都不是川普式單方施壓能奏效,而需從多邊協議著手,而這正是白登的強項。白登的顧問們表示,願意考慮重返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現已蛻變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這是包括日本等盟友舉雙手歡迎的。

白登選前一直強調要聯合各國力量,對付中俄兩國。他用的詞是「民主峰會」(Global Summit for Democracy)。曾任歐巴馬政府亞太助卿的羅素(Daniel Russel)解釋說,白登與幕僚正在討論主動接觸盟邦、夥伴與理念相近的民主國家,確保美國政策與戰略根植於人權、民主原則和市場經濟等共同價值。

盟國雖很欣慰地看到,美國重新重視與盟國關係,但心裡總潛藏著不安。過去美國外交政策經常能取得兩黨共識,所以能維持穩定一致,但這次選舉白登雖獲得前所未有的7500多萬票,但國內仍有近半民眾(7100多萬)還是支持川普主義,他們擔心川普的政策會不會被改變?而白登會不會只是一任的總統?

中國與俄羅斯過去四年是川普的戰略競爭對手,但川普的對策不僅沒有效,還讓中俄逐漸坐大。白登戰略焦點仍離不開中俄,他批評川普的政策使美國戰略地位軟弱化;埋葬了川普主義後,白登主義是甚麼?能使美國更強有力否?都待實踐的檢驗。

白登 美國優先 川普

上一則

川普翻盤難上加難!6大決戰州計票和訴訟進度一覽

下一則

加州有多藍? 白登贏515萬票 加州占了490萬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