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滅證?納瓦尼遺體遭扣留 母奔北極 要普亭立即歸還

兩岸緊張 美敦促各方克制:密切關注北京行動

台灣單口喜劇演員黃冠文登英媒 不畏自嘲挑戰底線

台灣單口喜劇演員黃冠文在英國闖蕩,今年在愛丁堡藝穗節推出長達1小時的個人秀並獲好評,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第4台也收錄他的演出片段。(黃冠文提供/中央社)
台灣單口喜劇演員黃冠文在英國闖蕩,今年在愛丁堡藝穗節推出長達1小時的個人秀並獲好評,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第4台也收錄他的演出片段。(黃冠文提供/中央社)

台灣單口喜劇演員黃冠文不迴避他的英語帶著受華語影響的腔調,但強調「台灣腔聽起來就是比較民主、符合普世價值」。這番既自嘲又反映國際間「老生常談」的幽默,逗樂台下觀眾。

這是黃冠文今年在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推出的節目Ilha Formosa(福爾摩沙島)其中一句台詞。

每年8月登場的愛丁堡藝穗節是全球規模最大藝術節之一,過去10多年來,喜劇表演、特別是單口喜劇(stand-up comedy),已成藝穗節人氣最高節目類型;而有能力在愛丁堡藝穗節一級場館推出長達1小時的個人秀並獲權威好評,在英國喜劇業界才有可能被公認「是號人物」。

來自台灣的黃冠文今年做到了。不僅如此,以知性和戲劇節目見長的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第4台,其節目製作部代表在藝穗節現場看了黃冠文的演出後,邀請他錄製Fresh from the Fringe(藝穗節鮮貨)單元,與其他10位同樣經挑選、自愛丁堡藝穗節數百場喜劇表演脫穎而出的演員,透過廣播讓世界各地聽眾開懷大笑或笑中帶淚。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今年按慣例精選愛丁堡藝穗節10大幽默金句,黃冠文也以Ilha Formosa台詞入榜,是唯一的亞洲人,也是唯二來自非英語國家入榜喜劇演員之一。

黃冠文近日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他熱切希望透過表演提升各界對台灣的關注和認識,包括台灣的歷史、現狀和未來。

不過,儘管台灣近年較以往頻繁登上國際新聞版面,黃冠文與部分旅居歐洲的台灣人看法相似,即各國大眾對台海情勢的興趣有限,閱聽眾可選擇迴避無助「好心情」的相關報導。說教式地要歐洲一般民眾接受在地球另一端的戰爭攸關他們的切身利益,恐怕只能達到「左耳進、右耳出」的效果。

這或許違背台灣許多人的想像,但黃冠文坦言,無論是初期向英國經紀公司提案、或是後期的媒體宣傳階段,台灣及「台灣與中國的關係」都稱不上是「好賣」的切入點。這不僅是因為這樣的題目看起來「不好笑」,據他觀察,脫歐後的英國社會有越來越「向內看」的趨勢。

為了吸引更多人觀賞演出,黃冠文得接受不同角度的宣傳手法,例如「配合演出」在搜集泰迪熊、帶著泰迪熊旅行這件事上做文章,或是側重凸顯他把英國當第二故鄉的決定。

透過喜劇傳達嚴肅關懷、以幽默包裝「硬核」議題,自去年夏季著手草擬Ilha Formosa劇本以來,黃冠文隨台灣國內外重大事件發展數次更新節目內容,納入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及英國前首相特拉斯(Liz Truss)訪台、中共擴大軍演與對台武力威懾等,並在本月登上愛丁堡舞台前,在柏林、布拉格、倫敦及英國其他城市演出不同版本共約30場。

為了讓觀眾易於同理、同情共感,黃冠文穿插運用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實的個人故事,並旁徵博引、類比可見於其他國家的現象。

「觸動人性」是引發觀眾共鳴的關鍵。在Ilha Formosa,黃冠文不避諱呈現存在於台灣社會的不安全感、渴求外界肯定等。

這乍聽之下像是在「貶台」,但在喜劇世界,能夠訴諸跨越國界的普遍人性、既嘲諷他人也自嘲,確實有助讓台灣從一個幾乎只存在於新聞報導的抽象概念,在外國觀眾的想像與理解中,化身為有靈魂的血肉之軀。

關鍵或許在如何「謔而不虐」,並抓緊主軸、避免毫無偷渡嚴肅議題功能的淺薄嬉笑怒罵。

黃冠文說:「我演出一開始就自稱是賤貨,對所有人一視同仁不留情,全都敢批判、敢開玩笑。」

他在Ilha Formosa提到,外國網紅在台灣大量圈粉的成功密碼很簡單,幾乎只要大讚台灣美食即可。

在另外一個段子,他幽默揚言若中國攻打台灣,歐洲國家不來救援,當心屆時一塊半導體晶片都拿不到,西方文明準備終結:大家怕了吧?

黃冠文的「笑點」對部分台灣人而言可能「難以承受」,例如提及台灣廣邀政要訪台,但「品質管控」可能出了問題,因為前英國首相特拉斯(Liz Truss)也來了,還大談經濟議題。

特拉斯自去年10月卸任至今仍未完全擺脫陰霾的最著名事蹟之一,就是她在首相任內短短幾天讓英國與國際金融陷入混亂。所以台下觀眾一聽到「特拉斯」就大笑,接著聽到她還在台灣大聊經濟,瞬間哄堂大笑。

在這個例子,到底是黃冠文的「笑點」、或是觀眾的哈哈大笑更令人「難以承受」,或許因人而異。不過,一番自嘲與嘲諷後,在演出中透過多種橋段設計強調自己是台灣人的黃冠文很快就拉回正題。

他指出,台灣持續面臨生存威脅,十分需要外界肯定與關注,而這顯然是生活在絕大多數國家、不會把任何政要來訪都當作是一回事的民眾,所難以理解的。

黃冠文在英國居住已超過10年。在台灣結束大學學業、挺過以男同志身分服兵役的考驗後,赴倫敦修習歐洲政治經濟碩士學位。2006年取得碩士學位後,他在2007年成為上班族,曾任稅務會計師。

黃冠文在大學期間曾至法國當交換學生,但與部分後來選擇到英國及其他歐洲國家發展的台灣人一樣,感到法國的種族歧視現象相對明顯。他並坦言,與家人的緊張關係以及台灣社會人際互動潛規則隱含的高壓,讓他一直想到更重視個人自由的地方生活。

但在倫敦,他的薪水只夠承租狹小房間,讓他下班後只想盡可能給自己找理由晚點回家。大約是在2008年,以往不是「文青」的黃冠文,開始在倫敦學著自己到處看表演,並因此接觸到單口喜劇。

單口喜劇票價實惠,黃冠文得以大量觀賞。2015年,在放空一年充電期間,他在當時旅居的柏林首度嘗試表演。2016年返回英國後,他開始努力找機會在倫敦及喜劇演員「需求大於供應」的其他城市跑場,從5分鐘以內的演出練功。2017年,他第一次在愛丁堡藝穗節正式登記演出,但直到去年,他都還是與其他人搭檔,今年才推出個人秀。

儘管近年有來自中國、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的喜劇演員在英國闖蕩,扣除亞裔英國人,亞洲面孔在英國單口喜劇圈仍屬罕見,台灣人更是「稀有動物」。黃冠文能挺過各類殘酷舞台考驗、吸引主流媒體目光,確實難得。

他目前全心投入喜劇演出,但不諱言仍無法完全靠此維生,需有個人投資和存款支撐。

儘管個人存款不常呈現上升趨勢,黃冠文說,他仍未放棄追夢,而只要在每一次演出後,不同國家的觀眾對台灣的興趣又多了點,他就感到「值得了」。

影片來源:YouTube Comedy Central UK

單口喜劇 特拉斯 種族歧視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建沼氣池往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