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呼籲紐約州長葛謨辭職 應否彈劾?「一步步來」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繁花在孤寂的世界中盛開:諾獎得主葛綠珂「野鳶尾」等詩6首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露伊絲‧葛綠珂( Louise Glück)的詩作。(Getty Images)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露伊絲‧葛綠珂( Louise Glück)的詩作。(Getty Images)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由美國女詩人露伊絲.葛綠珂( Louise Glück)摘下桂冠,77歲的她,自13歲開始寫詩投稿,曾因嚴重精神性厭食症輟學就醫,後聽從醫師建議將思緒化成文字;諾貝爾文學委員會讚譽她的詩作「以顯著的詩意之聲,傳達普世個人存在的素樸之美」。以下摘錄她的詩作六首,以饗讀者。

The Wild Iris 野鳶尾

At the end of my suffering

there was a door.

Hear me out: that which you call death

I remember.

我痛苦的盡頭

有一扇門

你聽我說:你名之為死的

我記得

Overhead, noises, branches of the pine shifting.

Then nothing. The weak sun

flickered over the dry surface.

頭頂上有噪音,松枝搖曳

一切歸零。衰弱的太陽

在乾燥地表閃動

影片來源:YouTube

晨禱(Matins)

遠不可及的天父啊,當我們初初

被逐出天堂,祢創造了

一個複製品,一個就某種意義而言

異於天堂的地方,讓我們

學些教訓,除此

兩邊就一模一樣:都很美

美得無可選擇——問題是我們

不懂要學什麼教訓。被孤獨留置著

我們相互耗損。黑暗的年頭

相繼而來;我們輪番

在花園勞動,眼眶滿溢

最初的淚當花瓣如霧

迷漫大地,有些

暗紅,有些染上肉色——

我們從不想念我們曾經學著

去朝拜的祢,只知道

人的天性不會僅僅去愛

那懂得回報愛的

雪花蓮(Snowdrops)

你知道我曾經是什麼我怎麼

活的嗎?你得知道絕望是什麼

嚴冬對你才有意義

被壓擠在地下

我沒期望能倖存,沒期望

能醒來,在泥濘裡

感覺身體

又有了反應,時隔久遠

竟還能記得如何

開花,在這最初的春日

寒光中——

害怕,是的,能再與你們一起

哭泣我願意以歡愉作注

在這新世界粗糙的風裡

棉棗兒(Scilla)

不是我,你這傻子,不是個體,是我們,我們——

一波波天藍色的浪像是

天堂評論:你為什麼還在乎

自己的聲音,如果

是什麼

幾乎等於什麼都不是?

你為什麼還巴望著天空?是想聽到

彷彿上帝口音

的回聲?在我們眼裡,你們全都一個樣

孤伶伶站在我們上方規畫

你們的傻日子:去

被送去的地方,就像世間萬物

隨風栽種

你們其中某個人會一直往下

探視,看見一些水的意象

然後聽到……什麼?一波波浪

波浪上,群鳥不停地唱

花園(The Garden)

看不下去了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

細雨花園裡

那對年輕夫妻正在栽種

一排豌豆,彷彿

這是一項創舉

沒有人曾經面對或解決過

這麼大的難題——

他們看不到自己

在一片爛泥地,初步動工

看不透全貌

背後是灰綠山丘,花朵覆蓋如雲——

她想停下來

他想堅持

到底——

看看她!撫摸他的面頰

休戰,她的手指冰冷

沾著春雨

稀疏的草地冒出紫色番紅花——

就算在這裡,在這愛的起點

她的手離開他臉龐,已然

留下一個分手的意象

而他們以為

他們可以忽視

這悲哀

歌(Song)

像一顆受保護的心

血紅的

野玫瑰開始從花梗

最低處開花

龐大的網狀灌木叢

是它的支撐

襯托著花的

暗色調,是那顆心不變的

背景,這時高處的花

已經枯萎或腐爛

倖存

在逆境

只讓它的色澤更深沉。但約翰

不以為然,他覺得

如果這不是一首詩而是

實際的花園

紅玫瑰就不必

和其他東西類比,不必是

另一種花

不必是陰影籠罩的心

在與土壤等高處

它顫動著

半是暗紅,半鮮紅

延伸閱讀:

詩人看諾獎得主葛綠珂:她愛小小的 在腦裡膨脹的詩

諾貝爾獎桂冠葛綠珂 寫詩「像精神分析師面對病患」

諾貝爾文學獎新科得主 葛綠珂在台出版詩集「野鳶尾」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