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何時消失?醫:史上只有2傳染病曾完全消失

東奧/中國隊最小選手 14歲全紅嬋10米跳台奪金

巴西大沼澤 看野生動物百態

凱門鱷(Caiman)。(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凱門鱷(Caiman)。(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從美國西岸到巴西聖保羅是一段遙遠的飛行,要到達此行的目的地─巴西西南部的大沼澤(Pantanal)還得再轉一趟飛機到馬托格羅索省(Mato Grosso)的首府庫亞巴(Cuiabá)。

從這裡,我們再坐上卡車改裝的利於觀賞野生動物的半敞篷車,在名為泛大沼澤(Transpantaneira)公路上塵土飛揚地前進。雖然名為公路,但全程是泥土壓實的初級道路。我們坐在板凳式的椅子上搖搖晃晃,對體力確實是一大考驗。幸好一路原野廣闊,動植物種類豐富多樣,我們忙著讚嘆、忙著攝影,加上旅館、飲食都超乎想像地好,也就不是很在意顛簸之苦。

導遊湯姆年輕上進。
導遊湯姆年輕上進。

來自台灣的老楊是野生動物攝影發燒友,旅遊達人的他找到巴西當地旅行社,專辦這似乎很少人知道的行程,住南加州的小于接手,全程以電子郵件聯絡,搞定這14天的行程。老楊夫婦、小于夫婦及我一行五人,來了後發現這大沼澤區地廣人稀,沒有巴西大城市讓人擔心的治安問題,人民非常純樸友善。

與大食蟻獸驚喜接觸

旅行社派給我們的導遊湯姆年輕上進,青少年歲月在大城市討生活,在餐廳酒吧工作時練出來的英語流利,講解詳實又細心。司機喬治是湯姆同村子一起長大的同伴,講葡萄牙語但英語不通的喬治成天笑咪咪,眼力又好,一面開車,一面還能看天看地,隨時指點方向找到不少鳥類、凱門鱷(Caiman),甚至烏龜及水塘草叢裡的大蟒蛇。

夢寐以求的大食蟻獸。
夢寐以求的大食蟻獸。

有一天傍晚我們都以為該結束回旅館了,他突然一個急煞車,指著幾十公尺外草原裡一隻低頭走路的大食蟻獸(Giant Anteater)。我們的血一下子飆升了好幾度,跳下車掩不住興奮,卻也小心翼翼地接近這夢寐以求的大食蟻獸,在不驚嚇牠的距離外照了不少照片。大食蟻獸視力極差,多靠嗅覺辨認方向,走起路來曲折看似毫無目標,但是速度極快,一下子就隱沒於夜色漸催的蒼茫裡。

前半段行程沿著公路往南行進,每天不必從車上就可以看到不同的鳥類,光是鷹就五六種,水禽無數。巨嘴鳥(Toucan)長相滑稽,跟身體不成比例的巨嘴色彩鮮豔,真不知道牠是如何避免頭重腳輕?裸頸鸛(Jabiru Stork)黑頭白翅體形高大,振翅飛行姿態優美堪比B-52轟炸機;蛇鳥(Anhinga)長長的脖子加上像矛的尖嘴是捕魚高手;紅腿叫鶴(Red-legged Seriema)一雙長腿,連嘴也是同一個紅,長得極為神氣;虎鷺(Tiger Heron)年幼時毛色斑紋像老虎而得名,不但吃魚也能捕蛇。

虎鷺(Tiger Heron)年幼時毛色斑紋像老虎而得名,不但吃魚也能捕蛇。
虎鷺(Tiger Heron)年幼時毛色斑紋像老虎而得名,不但吃魚也能捕蛇。

裸頸鸛(Jabiru Stork)振翅飛行姿態優美堪比B-52轟炸機。
裸頸鸛(Jabiru Stork)振翅飛行姿態優美堪比B-52轟炸機。

巨嘴鳥(Toucan)長相滑稽。
巨嘴鳥(Toucan)長相滑稽。

樹林裡找猴子、蜥蜴

每天行車距離其實不遠,中午就抵達當晚的旅館。這些旅館都位於河邊,以幫浦就近向河裡取水存於水塔,簡單過濾後就是我們盥洗的用水。剛開始時看到水龍頭流出來的黃水確實心驚,沖澡洗頭時只能緊閉雙眼嘴巴。旅行社在車上備有超市買來乾淨的桶裝水,我們得以安心用來刷牙喝水,倒也平安無事。

吃過豐富的午餐後稍事休息,湯姆就帶我們步行或開車到樹林或乘船沿河尋找猴子、蜥蜴及更多野生動物。空檔時還可用簡單釣具釣食人魚,這巴掌大的魚齒尖牙利果然兇猛,司機喬治一大意就被咬穿手指血流如注。

樹林裡尋找猴子。
樹林裡尋找猴子。

晚餐後湯姆還帶我們出外打著探照燈尋找狐狸,貓頭鷹等夜行動物,這些敬業的巴西人完全沒有一天只工作八小時的概念,非常盡心盡力直到我們告饒為止。

南半球的10月應是晚春初夏氣侯宜人的季節,但是那年夏天似乎提早報到,高溫還可忍受但是蚊子無法可擋,隔著衣服都能穿透叮咬,一路上每個人都被叮得滿身包。行前在網路上看到鹽巴可以止癢,我們吃飯時拿餐桌上的鹽巴戳揉癢處果真有效果,只是擔心餐廳的人看到半空的鹽罐子,會誤以為我們如何吃得如此重鹹。

美洲豹 南美萬獸之王

大豹子原地整整睡了八小時。
大豹子原地整整睡了八小時。

鼎鼎大名的獨眼龍綽號叫海盜的老豹。
鼎鼎大名的獨眼龍綽號叫海盜的老豹。

後半段行程已走到泛大沼澤公路的盡頭,從這裡再往南被河阻擋,不知為何沒有繼續造橋築路。不過焉知非福,這裡大小河流匯集形成連綿不絕的森林,卻為美洲豹(Jaguar,或稱美洲虎)提供完美的庇護及生存環境,我們也花了整整六天在此追蹤美洲豹美麗的身影。

去過非洲看過獅子、花豹(Leopard)及獵豹(Cheetah),不過這些大型貓科動物似乎互不干擾,平分秋色。牠們之外還有更強壯的大象及犀牛,在那裡沒有一統天下的霸主。這些非洲的表兄弟們撲殺的是草食動物,南美洲的豹除了最大的鍥齒類水豚(Capybara)外,牠們的主要獵物是凱門鱷,常常得跳入水裡搏鬥難度頗高。美洲豹在這裡沒有挑戰者,是真正的萬獸之王,唯我獨尊的站在動物界最高處。

在這水道密布的森林裡,追蹤美洲豹唯一的交通工具是船,我們每天早餐後7點以前就從旅館旁的小碼頭坐船出發沿著河逆流而上,時而就轉入支流,河道寬窄深淺不一,水草茂盛,河魚不時跳出水面。

當引擎低轉慢行時我們可以聽見鳥語蟲鳴不斷,真是賞心悅目。第一天的嚮導換成旅行社老闆法比歐親自出馬,船駕駛是經驗豐富的當地人盧比。出發不久,法比歐就做了正確決定,從眾多其他團的船陣中脫離,前往另一支流。不久我們就找到第一隻美洲豹,而且是鼎鼎大名的獨眼龍綽號叫海盜的老豹。海盜沿著河岸悠哉地走著,看到我們也無動於衷,驚鴻一瞥,讓初試啼聲的我們手忙腳亂,照了幾張相片後就消失在森林裡。

第二天老闆法比歐介紹了從比利時來的薩巴斯辛,宣布下來五天都由他嚮導。薩巴斯辛30多歲,正職是金融經理人,跟法比歐合作多年,幫旅行社設計網頁並且帶客人換取免費食宿,他自己也從歐洲招集攝影團專門來此追豹。薩巴斯辛會講些葡萄牙語,跟船駕駛盧比溝通無礙。

30年難得一見的獵殺

第二天出門不久,我們就在河岸沙灘上找到一隻大豹子,但是這大爺也讓我們吃盡苦頭。牠在原地整整睡了八小時,其間調整姿勢伸懶腰幾次,移動範圍不到20呎。終於在傍晚時決定補償我們的痴心,起身沿著河漫步喝水,追逐水豚,還三兩步跳上陡坡,大小表演之間還停下來擺姿勢讓我們快門按不停。

大豹子原地整整睡了八小時。
大豹子原地整整睡了八小時。

姊妹豹。
姊妹豹。

隨後幾天追蹤豹子,每天多有收穫,每隻豹子都吸引很多船圍觀。豹子對我們也一律不予理會,游水的、爬樹的、昏睡的、空想的,偶爾眼光交會卻像是在睥睨人類,我常想,牠們的靈魂可能是更自由的。

每天追豹之間總有些空檔,清亮的天空、常綠的植被、鳥飛魚躍,還有水獺滑溜地潛水抓魚,我們也都能找到不同的風光欣賞。有天下午在我們早上已造訪過的樹上又出現一隻母豹,嚮導說這是早上那隻的姊妹,她們都喜歡待在樹上。不管是姊姊還是妹妹,她在我們屏住呼吸、緊張等待中,從樹上跳下河裡攻擊一隻路過的凱門鱷,雖然沒有成功獵殺,但是目睹這幕的人們是何其幸運。旁邊一船是巴西電視台派來拍攝紀錄片的隊伍,記者跟我們說他紀錄大沼澤30年這可是第一次目擊如此精彩的鏡頭。

豹從樹上跳下河裡攻擊一隻路過的凱門鱷。
豹從樹上跳下河裡攻擊一隻路過的凱門鱷。

金黃夕陽 告別大沼澤

最後一天一大早就發現在河灘上的一隻豹,這次我們沒有重蹈覆轍地苦等,觀察一陣沒有動靜後,我們就先移到另一支流去觀賞兩隻兄弟豹。對於習慣單獨行動的美洲豹這也是難得的風景,應該是還沒到成熟年紀前的行為。

看完兩兄弟後在船上吃完旅館準備的飯盒,我們返回早上的河灘,豹換了位置但仍然還在原地。在之後的兩個小時內,這年輕的豹不時站起來走幾步,聳背壓腿再躺下。偶爾咬咬眼前的小草,但大部分的時間擠眉弄眼的表情十足,讓我們照了不少牠打呵欠的美照。

走進金黃色的夕陽光影。
走進金黃色的夕陽光影。

這期間多條船來了又走,最後只剩下我們一船守著。這時西垂的太陽已快接近地平線,我們要求船老大不要放棄再堅持一會兒,已躺了一陣子的豹突然一個翻身立定身子,緩緩踱出矮樹叢走進金黃色的夕陽光影裡,眼睛還不時的對著鏡頭望。

當牠伸展四肢再度躺下時我也放下了相機,口中喃喃而衷心地說著謝謝你,我的好豹子,謝謝你完美的演出!回程時看著船尾橘紅色的落日餘暉,我摸著仍然悸動的胸口,再一次感恩為這美麗的大沼澤喝采。

旅館 攝影 台灣

下一則

百老匯劇院 9月14日重開 5月6日開始售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