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回來了 3日凌晨將出賽平衡木決賽

美確診破3500萬 占全球近18% 半個多月暴增近3倍

旅遊 | 納米比亞 神祕國度 奇蹟處處

紅沙漠。(作者提供)
紅沙漠。(作者提供)

這是一個充滿奇蹟的世界:七彩古老的沙漠,獨特的紅色沙丘,怪石嶙峋的岩山及布希曼人的岩畫、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髏海岸,十字角遍布的海豹,遠古的植物化石,神祕古老的民族。這裡從北到南相夾著優美的沙海海岸線,一切宛如童話世界,這就是納米比亞(Namibia )。

這裡除了自然風光外,因電影《上帝也瘋狂》與著名好萊塢影星安潔莉娜裘莉選擇於納米比亞為她度蜜月與待產地,魅力霎時感染了全球。繼被評為「2015年最佳旅遊國度」後,又被《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評為「2017年度最佳旅遊目的地(Bestin Travel 2017)」。

殖民統治 首都猶如歐洲

溫得和克(Windhoek)──納米比亞的首都,位在國土中央、兩大沙漠間的一塊高地,海拔1720米,南、北、西三面環山人口約二十萬,以產鑽石、鈾礦為主,沒有工業。各具特色的黑人種族,齊聚於這塊土地上,展現蓬勃原始的生命力。它是一座「袖珍」首都,這座只有幾條主街的城市,道路整潔,寧靜秀麗,因城市依山而建,道路有些曲折和起伏,散發著山城韻味。

由於長期受歐洲殖民者和南非白人的統治,所以整個城市既展示著傳統的非洲風格,又散發出濃郁的德國風味,是非洲最適合居住的城市。歐韻濃厚的尖頂圓拱基督教堂,日耳曼風格的城堡,色彩鮮豔,錯落有致的庭院別墅,騎者紀念碑、國會大樓、總統公園、隕石步行街熙來攘往的金髮碧眼人,直讓遊人錯把這裡當作一處歐洲城鎮。  

最著名的福音路德大教堂(Christians Church),位於街區十字路口的中心,從很多角度都能依稀看到教堂的紅色尖頂,它猶如一位歷史的見證人,默默注視著多年來周圍發生的一切。這座哥德式教堂被納米比亞人視作珍寶,精心呵護,牆上用三種文字刻文講述著它的修建歷史。教堂所有的基石全部於1907年由歐洲運來,政府花了3年多時間才將教堂修建完成。雖然已經有超過100年的歷史,但教堂風采依舊,紅色牆面和彩色玻璃依然鮮明,它已成為溫德和克標誌性建築。

福音路德大教堂。(作者提供)
福音路德大教堂。(作者提供)

納米比亞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Namibia)的廣場上矗立著一尊納米比亞開國元勳努喬馬的銅像,表情栩栩如生,領袖風範十足的他正舉著一本類似「獨立宣言」的書本向大家招手致意。在他周圍有簡樸的實物陳列館,展示了當地民族曾使用過的民俗用具, 周邊的雕像展現了當地人民的鬥爭生涯。

站在馬路的高處可全攬歐式的議會大廈和綠叢點綴的國會花園,主教、騎者、歷史人物雕像或隱立或突現在綠叢中。這些雕像人物見證了納米比亞和溫德爾克的長期的殖民歷史。 看來納米比亞人民對過往歷史持有的一種寬容心態。雨後的朗朗晴天,側光把湛藍的天,雪般的雲連同教堂、努喬馬雕像倒映在光滑、雨後的廣場上,形成天地相映的圖像極為動人。

倒映中的市容。(作者提供)
倒映中的市容。(作者提供)

箭袋樹森林 堅韌又妖嬈

箭袋樹森林(Quiver Tree forest)為我們展現面對絕境時,生命總是會尋找出路。在這乾旱之地生長著一種高大挺拔,長得很像「外星球」的植物─箭袋樹(Quiver Tree),貌似大樹的箭袋樹並不是「樹」,它是一種特殊的樹蘆薈,最高能夠長到20米以上。

這些青綠多汁的葉片中飽含水分,本地的土著人常常砍下這些樹枝,挖空其海綿組織,用它們來當作箭筒,所以稱為箭袋樹。它有獨特的生存方式─「自我截肢」,它將斷口封住,斷下來的樹枝永遠不會再生長出葉片。只留下刀削般平滑的疤痕,正是這種「自我截肢」的方法使它們能延續千年;那幾百株珍貴的箭袋樹突兀地生長在岩石小山坡上,它們互相之間都隔著相當的距離而老死不相往來,向人們展示著生命的堅強與掙扎過程中的壯美。在浩瀚的沙漠上,璀璨的星空下,蒼勁有力的箭袋樹如同哨兵一般堅韌地挺拔著。

箭袋樹。(作者提供)
箭袋樹。(作者提供)

箭袋樹的姿態曲折而鬼魅,堅韌又妖嬈,富有迷人的吸引力。尤其把燦爛的銀河當做箭袋樹的背景,把生命的奇蹟和宇宙的奇蹟放到同一構圖中,更令人感到自然的奇特、宇宙的神祕、箭袋樹生存方式淒涼中的壯美。站在如同千年歷史自然紀念碑魅力無窮的箭樹腳下,我似乎更深地領會到生命中「淒壯」的涵義。

納米比亞整個西部依偎在波濤澎湃的大西洋海岸上,自然和歷史的造就給它留下了許多痕跡。

骷髏海岸 上帝盛怒之作

納米比亞的納米布沙漠和大西洋冷水域之間,有一片白色的沙漠。1933年,一位瑞士飛行員諾爾從開普敦飛往倫敦時,飛機失事墜落在這個海岸附近。有一位人士指出諾爾的骸骨終有一天會在「骷髏海岸」找到,「骷髏海岸」從此得名。雖然諾爾的遺體一直沒有發現,但給這個海岸留下了名字。1943年在骷髏海岸發現12具無頭骸骨橫臥在一起,附近還有一具兒童骸骨,不遠處有一塊風雨剝蝕的石板,上面有一段話寫於1860年的遺言。

骷髏海岸動植物遺體。(作者提供)
骷髏海岸動植物遺體。(作者提供)

這裡有直入海洋的紅色沙丘,有滿布殘骸骨骸的沙丘。這條500多公里長的海岸備受烈日煎熬,顯得那麽荒涼,卻又異常美麗。從空中俯瞰,骷髏海岸是一大片褶痕斑駁的金色沙丘與深藍色的大西洋海水交融在一起,形成「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壯美奇景。

在500年的歷史中,許多探險船在海岸擱淺,為了求生,失事船的乘客都努力想要穿過這片遼闊而貧瘠無水的沙丘、山脈和平原,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骷髏海岸」過往的歷史給了它一個恰如其分的名字。時至今日,過去在捕鯨中因失事而破裂的船隻殘骸,依然雜亂無章地散落在這條世界上最危險荒涼的海岸上。有時候我會想,究竟有多少船隻在這裡終結?殘骸會隨時間消失,但幽魂永遠遺留在此。

這個介於生死之間的狹長無人島,被內陸的科伊桑布須曼族(KhoisanBushmen)稱為「上帝盛怒下創造的陸地」。四處都是巨大褪色的鯨魚骨、粉碎的船難遺骸、死亡的植物、罕見沙漠生物的足跡。我們每走幾公里路就能看到船隻殘骸,包括遠洋輪船、拖網漁船、中古西班牙大帆船、19世紀快速帆船及炮艇。

骷髏海岸遺船。(作者提供)
骷髏海岸遺船。(作者提供)

走進骷髏海岸的漫天飛沙裡,在高聳的沙丘上踉蹌前行時,霧氣已散,黃沙不斷滾入海沫四濺的白色碎浪中。這裡 沒有植物,亦無動物。一隻大羚羊突然出現,牠乾渴,孤獨而虛弱,蹣跚步向海岸、沙丘;這幅景象赤裸裸地呈現出生活的險惡,要在這片非洲最大的荒漠之一中求生,是如此艱困。 除了受荒漠吸引而來的觀光客、攝影者外,只有遊牧的辛巴族在骷髏海岸及鄰近區域流浪。

孤獨的羚羊。(作者提供)
孤獨的羚羊。(作者提供)

鯨灣港(Walvis Bay)也叫沃爾維斯灣(Walvis Bay),位於納米比亞西海岸的中部骷髏海岸南,隨南極寒流而來種類繁多的浮游生物和魚、蝦,因此引來眾多鯨羣;由於其獨特的地理及資源優勢,成為了納米比亞的經濟重心地帶。

德國的殖民時代結束後,這 一直被南非擁有,納米比亞宣布獨立後,鯨灣才得以於1994年正式回歸納米比亞版圖;這 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豹聚集地,也是南部非洲西海岸最大的淺水鹹水湖( 面積7000公頃) ,是火烈鳥最多之地。

十字角(Cape Cross)位於骷髏海岸南部的一個小海岬。1486年葡萄牙探險家Diego Cao在此海岸登陸納米比亞,並在此豎立一個2米高的十字架,以彰顯葡萄牙國王的尊榮,十字角以此得名。如今十字架早已黯然失色,成為個歷史遺物孤零零地屹立著,而聚集於此的數十萬隻海獅則成為標誌性景觀,目前是納米比亞的海獅保護區。

走上棧道,眼前一片黑壓壓,幾十萬隻海獅成片的順著海岸線綿延開去,與黃色的沙灘和藍灰色的海水融為一體。這些海獅以各種姿態躺在沙灘上,自由散漫、懶洋洋、慢騰騰。有躺著的,趴著的,半躺半趴的,有愜意的躺在石縫間,有安分守己的睡在石頭枕頭上,有仰天睡覺還伸出雙手在胡亂指揮自取其樂,有的搔首弄姿擺出各種不可思議的動作…。然而海獅身上散發的臭味,實在令我不願多停留片刻。

紅泥人部落 保留原始風

在奧普沃地區(Opuwo)如今居住著人數不足兩萬的紅泥人部落(辛巴族Himba), 他們除了脫離了母系氏族,一切都保留著原始的生活形態。辛巴人居住的房屋,大多是用樹枝和摻有牛糞的泥巴搭建而成,屋內面積一般有三四平方米外,門框上,每一間物品上都染上了一層紅色。男女族人上身裸露,喜歡用紅泥抹遍全身以至頭髮,以此來抵擋火熱的太陽及蚊蟲,因此也被稱為紅人、紅泥人。

紅泥人的舞姿。(作者提供)
紅泥人的舞姿。(作者提供)

辛巴人,17世紀從安哥拉高原遷徙至納米比亞,一度成為非洲大草原上最為富庶和強大的遊牧民族之一。由於是居無定所的遊牧民族,因此居住地常常改變;辛巴族人到目前為止,其獨特的原始人文景觀,為世人所驚艷。

辛巴人沒有圖騰,他們崇拜祖先、崇拜火,火是維繫民族的精神核心。一個家族結成一個部落,一個村子基本就是一戶人家。家族制是唯一的社會制度保障,家族長老,掌管著一切,包括判定懲罰、經濟規畫、行政組織,不過頭領一般都是女人,狩獵是辛巴男子的主要工作。

由於遺傳基因的緣故,這是個即將消失的族羣,很多辛巴男孩在15歲之前就夭折了。這裡的男子一般都要娶三、四個妻子來保證人口的繁衍,三頭牛就可以換一個老婆;即使這樣,辛巴人的人口仍然在銳減(約2萬人)。今天能夠在納米比亞和辛巴人零距離接觸,對我這個耄耋之年的老者而言,實為難能可貴的機會。

辛巴族女子在閑暇之餘會載歌載舞,大跳原始舞蹈。據說他們沒有固定的音樂,一切隨興而歌,隨歌而舞。她們時而抱著幼兒載歌載舞,時而放下幼兒騰空旋轉飛舞,讓那通紅占滿紅泥的辮子騰空揚起,那辮端黑紅的團團毛髮在空中像朵朵飛舞的絨球,那巨大豐滿的胸乳富有彈性地隨舞而彈起,胸乳也能翩翩起舞,真令人驚訝無比。

騰空旋轉。(作者提供)
騰空旋轉。(作者提供)

沿途景色超凡脫俗,詭異迷人。從分布的紅色岩層到峰巒起伏的石林,滿天飛沙的海岸到遍布屍骨的荒灘;從看到朝陽餘暉灑落在沙漠上,到夜暮皎潔的月光像白粉般毫不吝嗇地灑落在四周的岩壁上,構成洪荒大地上一幅異常神奇而美麗的圖畫。原始與文明、狂野與神奇在此交織成一個充滿誘惑的傳奇天地。

★紅色沙漠 世界上獨一無二

世界上最大的是北非的撒哈拉大沙漠,最古老的就是眼前蘇索斯維利地區的(Sossusvlei) 納米布沙漠(Namib又稱紅沙漠、紅沙海Namib Sand Sea)。8000萬年的歲月滄桑,磨礪成今天延綿非洲西南岸,沿著大西洋伸展達1600-2100公里的納米布沙漠。因為沙漠中含有豐富的鐵,氧化之後就變成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紅沙漠了。站在這8000萬年造就的壯闊奇景面前,我們有一種恍惚迷離的感覺 :大自然輝煌奇特,深邃浩瀚,窮盡人類的全部想像能力也不及其萬分之一。

從納米比亞首都溫特和克出發,駛過大片枯燥乏味的非洲荒漠,傍晚時分,趕在太陽下山之前來到了古老神祕的蘇所斯維利(Sossusvlei)。從公路向前望去,我們彷彿來到了只能存在於另一個時空的夢幻世界。隨著太陽西斜,山形光影造就沙漠色澤的不斷變化,紅黑白、紅黃藍、褐白黃……。2013年因其出色的自然美景而被列為世界遺產 。

這裡的沙丘是地球上最大最古老的,最大的沙丘高達383 公尺。那莊嚴高聳、巨大的星形山脈,那棱角鮮明,明暗分明、造型優美的沙丘,是藝術家和攝影師所尋覓的主題。45號沙丘這個因距離園區入口處45公里而得名。登上沙丘高峰,可欣賞到世界獨一無二的沙漠日出景觀,其金紅色的沙粒,在晨曦的照耀下,美如畫。

騁馳於大漠之中,綿延不絕、層層疊疊的沙丘,在陽光的輝映下閃爍;進入古老神祕的紅色沙丘地帶,一座座雄偉高大的沙丘聳立在道路的兩旁,沙粒閃爍著柔和而又濃烈的色彩,拋物線樣起伏的沙丘棱角清晰動人;片片沙漠好像天鵝絨般的柔軟圓潤,在陽光下猶如天女編織的綢緞,色彩耀眼、動人心魄,散發出難以言喻的魔力。

腳踏歷經千萬年滄桑歲月之紅沙,頭頂藍天白雲,周圍一片寧靜。層層疊疊猶如萬山排列幾千重的恒古沙丘沉默不語,唯有前後左右,無處不在的紅紅的色彩昂揚,雄渾豪放,充滿了自由自在和旺盛的生命力,此情此境,成為人生旅途一個難忘的永恆畫面。

沿著沙丘的脊梁向上攀登,高原的清晨,帶著寒氣的薄霧飄蕩,空中瀰漫著露滴的涼意。走在8000萬年才造就的蒼茫和壯闊沙漠上,彷彿徒步於火星,神祕而美妙。那些勇敢的攀登者,背著沉重的相機在寸步難行的沙丘上踽踽攀登,他們渺小的身影在逆光中形成點點黑影,為褐紅的沙丘,米黃的沙漠、銀白的砂岩點綴了一片生機。

攀登的勇者。(作者提供)
攀登的勇者。(作者提供)

死亡谷 千年枯樹淒美

沙漠腹地裡有一片乾枯的古河床─人們稱它為死亡谷(Dead vlei),龜裂乾枯的河床上存留著許多枯死的千年古樹,這種被稱為駱駝刺(camel thorn tree)的枯樹,在熾熱的陽光下被烤焦變乾,使它們的外表變黑。正是這些千年枯樹和龜裂的河床,在光影的作用下把死亡谷的淒美推到了極致,在四周均是一片死寂中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那典型的千年黑色枯樹孤零零地屹立在銀白乾裂的砂岩上,面對色彩變化無窮的沙丘,它似乎在向這無聲死亡的世界宣稱:任憑千年風沙吹打,我扎根於此,永遠是棵風姿妖嬈的生命之樹。

沙漠並非一馬平川,由於自然的風化作用和水分的缺乏,有的變成龜裂的狀態,有的成為頗有規律的條紋狀、板塊狀、縱橫交錯頗有藝術感。那難得出現的古樹、枯樹、在陽光下把自己千奇百怪、彎曲突兀的枝形倒映在紋理不一的紅沙上,形成一種天然的藝術構圖,那是一種孤獨的美,一種天然的光影之美。

德國 攝影 南非

下一則

「人們渴望放鬆」 防疫限制放寬 賭城觀光回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