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WSJ:全球正遭受另一場「中國震撼」

紐約法拉盛停車場繳費機交易失敗 華女停不滿3小時付逾百元

遠距工作影響 灣區交通塞爆點變了

灣區現在最嚴重的交通瓶頸已經和疫前不同。(Getty Images)
灣區現在最嚴重的交通瓶頸已經和疫前不同。(Getty Images)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灣區高速公路最嚴重的交通瓶頸是聖他克拉拉縣的南向101公路。然而,受到遠距工作和其他因素影響,灣區的通勤和堵塞模式已經改變,最嚴重的交通瓶頸也已不同。

加州交通廳(Caltrans)發言人馬拉(Janis Mara)表示,加州高速公路的交通流量已逐漸回復到疫前程度。不過,根據交通廳的交通堵塞數據,交通瓶頸的位置和嚴重程度已經改變。透過自動車輛偵測感應器,交通廳能識別出,高速公路沿線哪些地點會因為道路設計或交通流量的關係,反複出現嚴重塞車的現象。

數據顯示,在2023年第一季度,灣區交通堵塞最嚴重的高速公路路段是東灣海沃(Hayward)靠近Eldridge Avenue人行天橋的北向880公路,車輛延誤時間(vehicle hours of delay)共約13萬1000個小時。車輛延誤時間是人們以一定的速度行駛,在交通堵塞時多花的時間,數字愈大,堵塞的程度就愈嚴重。

灣區第二大交通瓶頸是東向80號公路的Pinole Valley Road路段,第三大是西向4號公路的Willow Pass Road路段。

事實上,灣區目前塞車最嚴重的前五大瓶頸均位於東灣的阿拉米達縣和康曲柯士達縣內。研究交通模式的柏克萊加大教授拜恩(Alexandre Bayen)說:「部分原因可能與疫後的彈性上班方式有關,一些矽谷專業人士在遠距工作方面具有較大的靈活性。」

大都會交通公司(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Corporation)助理公關總監古德溫(John Goodwin)表示,灣區疫前的交通堵塞主要發生在往返海灣大橋(Bay Bridge)和矽谷的高速公路上,但現在已經改變。

數據顯示,灣區通勤者2023年第一季度的工作日車輛延誤時間平均為8萬1000小時,比2019年的14萬1000小時減少許多。古德溫說:「可以這麼說,大部分的人還是被困在相同的地方,但被困的時間比過去短。」

以縣來分類,灣區目前交通堵塞最嚴重的是阿拉米達縣,其次是聖他克拉拉縣和康曲柯士達縣。以公路來分類,堵車最嚴重的依序是580公路、880公路和101公路。

灣區 加州 矽谷

上一則

打擊仇亞犯罪 金山設專門小組 華裔湯曉慧負責

下一則

外婆遭毆致死 余嘉雯投身公益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