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民主黨加強力道調查庫許納家族企業交易

工會談判瀕臨破裂 紐約時報將迎歷史性大罷工

柏加大教授:禁墮胎危及紅州弱勢者幸福

柏克萊加大法學院教授布瑞吉絲說,最高法院允許許多州終止或大幅削減墮胎權的決定,將對那些被迫繼續意外懷孕的人和美國民主產生深刻的有害影響。(視頻截圖)
柏克萊加大法學院教授布瑞吉絲說,最高法院允許許多州終止或大幅削減墮胎權的決定,將對那些被迫繼續意外懷孕的人和美國民主產生深刻的有害影響。(視頻截圖)

聯邦最高法院24日不顧民意,推翻保障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 Roe v. Wade ),震驚全美,多地爆發抗議示威。柏克萊加大法學院教授布瑞吉絲(Khiara M. Bridges)在校報上表示,最高法院允許很多州終止或大幅削減墮胎權的決定,將對那些被迫或意外懷孕的人和美國民主產生深刻的有害影響。這將危及紅州弱勢群體的幸福,同時代表著對各地婦女的象徵性威脅。隨著共和黨人系統地致力於提高投票障礙,選民可能會努力推翻不受歡迎的法律。

無權勢女子受傷害

布瑞吉絲在種族、階級、生殖權利和三者的交集方面撰寫文章。她說,最高法院判決的理由很簡單,墮胎的權利沒有得到憲法文本或國家歷史和傳統的支持。法院多數意見花了很多時間為推翻「羅訴韋德案」辯護。因為49年前的最高法院認為情況完全相反,憲法保護墮胎的權利。1973年和2022年最高法院之間的區別,其實只是人事方面。共和黨把在聯邦司法機構,包括最高法院中安插願意推翻羅伊案的大法官作為優先事項。計畫成功,現有六位大法官對墮胎權持敵對態度。

最高法院的許多保守派大法官,擁護一種解釋憲法的特殊方法,即原始主義,試圖猜測17世紀制定者起草憲法時的想法。這是完全不同的解釋方法,與1973年法院大多數人使用的方法不同。當時裁決「羅訴韋德案」的投票是七票支持,兩票反對。

布瑞吉絲說,生活在藍州、擁有某種程度階級特權的人,受影響較小。那些生活在紅州沒有特權的人,他們的立法機構一直在咬牙切齒地將墮胎定為犯罪,或以其他方式導致墮胎不可行。這些人受此次判決的影響最深。「對很多人來說,這將是象徵性的傷害。對於很多女權主義者來說,這是令人反感的,因為它象徵著男人告訴女人該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這是深刻的反女權主義。」

布瑞吉絲說,她更關心的是裁決的非象徵性傷害。一些女子將不得不懷胎十月,身體因此受到傷害。她們是無權無勢的人,不能前往加州。她們或許無法離開虐待她們的伴侶足夠長的時間,無法去到一個可以進行安全和合法墮胎的司法管轄區。她們或許是年輕人,是無法通過移民檢查站的無證移民,是有精神和身體殘疾的人。

救胎兒不關注嬰兒

布瑞吉絲分析,反墮胎的人們會聲稱正在努力拯救未出生的孩子。「很多人都會說,他們實際上只是關心胎兒。如果你不關心胎兒成為真正的嬰兒後的生活條件,我不相信你會關心胎兒。」

自1973年以來,反墮胎的人理應建立一個社會安全網。讓孩子們能夠生活在健康的環境中,有食物和住所,有衣服和醫療保健。在過去的50年中,他們理應一直努力,讓孩子們能夠呼吸健康的空氣,過上體面的生活。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只專注於讓人們無法終止妊娠。千方百計爭取將墮胎定為刑事犯罪,而不是爭取一個可以讓兒童出生的健康環境,這是自相矛盾做法。

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認為,在某些情況下應該可以進行墮胎。只有少數人認為,墮胎應永遠不存在。因此,當最高法院為各州完全不提供墮胎服務打下基礎時,法律將與選民的願望不一致。也許選民們會投票選出新的政治家。此次廢除墮胎權利,有可能創造出一種環境,人們有動力去選舉代表他們願望的官員。「但這只是在民主運作的情況下。我們都知道,共和黨一直在從事廣泛的剝奪選民權利的活動,使邊緣化民眾更難投票。導致我們更難將美國稱為一個民主國家。」

墮胎 投票 共和黨

上一則

利率漲 聖荷西房貸平均月付逾9100元 金山破8100元

下一則

張大千弟子 王旦旦矽谷辦書畫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