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家有嗎?上萬幼兒奶瓶、水杯「有鉛中毒風險」召回

Fed威廉斯:抗通膨可能持續到2024年 美失業率明年抵5%

布里德決心整頓舊金山 與自由派決裂

成長過程艱辛的布里德決心大力全面整肅舊金山,導致與自由派人士決裂。(美聯社)
成長過程艱辛的布里德決心大力全面整肅舊金山,導致與自由派人士決裂。(美聯社)

舊金山西增區(Western Addition)長大的舊金山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經常回老家探望,但她回家的理由通常不是好事。

布里德接受洛杉磯時報採訪時說:「我回家大部分都是為了出席親友喪禮。我會想像這個去世的人走過校園的樣子,這應該是他要過的生活。這正是我投身公職的原因。」

防疫、對抗犯罪有成

因為在新冠疫情期間領導舊金山防疫有成,加上在這座以自由主義聞名的城市致力對抗犯罪、遊民、毒品和教育等問題,47歲的布里德儼然是加州政壇冉冉上升的新星。

布里德去年年底以理直氣壯的態度宣布田德隆區(Tenderloin )進入緊急狀態,與呼籲取消執法部門預算的自由主義者決裂,引起全國關注。這項緊急狀態令剛剛到期,但有人質疑它是否產生了實質的影響。

無論如何,在疫情加劇舊金山貧富差距、重創旅遊業的關鍵時刻,布里德做出的這項舉措贏得了許多掌聲。舊金山民主黨策略顧問克雷格(Sean Clegg)說:「她為許多進步派城市現在正在發生的事發聲,她捕捉到許多人當下的心聲。」

但布里德的努力卻也遭到一些民主黨人的批評,他們認為布里德現在實施的政策在過去已被證明是失敗的,因為這些政策把擁有廣大人脈者的利益置於被邊緣化群體的利益之上。

曾任舊金山地檢長博徹思(Chesa Boudin)競選經理的威廉斯(Kaylah Williams)指出,布里德反對多項提案,包括2018年一項向舊金山大企業加稅以提供更多服務給遊民的提案。他說:「我們一次又一次看到,許多企業利益被置於舊金山勞工階級的利益之上。」

面對這些批評,布里德一再表示她「不覺得遺憾」,並指責博徹思等白人進步派人士不了解身為舊金山窮人和少數族裔是什麼感覺。她說:「為了改變現狀,我不得不冒險,只有如此,我成長的經歷才不會在下一代身上重複。」

兒時困苦了解底層感覺

布里德表示,她在兒時和年輕時的經歷奠定了她的治理方式。

布里德說,她在一個到處是蟑螂的住房計畫中長大,這個地方危險到被稱為「失控計畫」(Outta Control Projects)。布里德沒有見過父親,她的母親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家;她有一個妹妹因為吸毒過量死亡,一個哥哥正在監獄服刑,一個表兄弟被警察槍殺;她12歲時第一次目睹凶殺案;她有許多男性家人都是皮條客、騙子和毒販。

布里德說:「我只知道我們很窮,生活很困苦,我有好幾次想出去賣毒品、做一些非法的事來賺錢,但我很慶幸我沒有。我也很慶幸我現在處在一個可以賦予他人權力的位置上,讓人們不會覺得他們只能選擇可能導致他們死亡、進監獄或吸毒的道路。」

布里德和鄰居在目睹過警察毆打嫌犯和犯下其他罪行後,害怕得不敢再和警察說話。然而,她也記得有警察對她有發育障礙和行為問題的阿姨表現出同情心。這一切經歷讓她得出一個看法:執法是必要的,但需要改革。

布里德將她的成就歸功於她生命中的女性,她的祖母以及社區裡指引她、幫助她寫大學申請信、提供地方讓她遠離麻煩的人。她說:「這些人太多了,他們始終如一。」

14歲在「家庭學校」打工

布里德從14歲起就在「家庭學校」(Family School)打工,這是舊金山提供給低收入家庭青少年的暑期課程的一部分。由於有些員工認為布里德「粗魯」,不願意與她共事,當時的行政助理麥格里佛(Minyon McGriff)於是讓布里德在辦公室當她的助手。

60歲的麥格里佛回憶說:「她(布里德)一直是一個聰明、有趣的孩子,因為她在住房計畫中長大,所以成長的過程很艱辛。她有點不修邊幅,一些簡單的東西,例如打扮、適當舉止、基本禮儀,都是跟我們學的。」

這段經驗促成布里德於2018年成立了一個計畫,為舊金山所有符合打工資格的學生提供暑期有薪實習機會。

這些人際關係,加上和對與她一起長大的朋友無法體驗大學校園生活感到悲傷,讓布里德首次投身公共服務,為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負責選民登記工作。從戴維斯加大(UC Davis)畢業後,她參與了前舊金山市長勃朗(Willie Brown)1999年的市長競選活動,也擔任過非裔藝術文化館(African American Art & Culture Complex)和舊金山其他幾個實體的執行董事。

不排除參選更高職位

布里德2012年當選舊金山市議員,在前市長李孟賢(Ed Lee)於2017年猝死後,以市議會議長的身分成為代理市長。接著,她在2018年的特別選舉中贏得了李孟賢留下的任期,成為舊金山首位非裔女市長。

不過,布里德不是沒有犯過錯。例如,她曾以舊金山市長的頭銜,請求時任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為哥哥減刑,也曾收受因貪腐案下台的前公務局局長給她的5600元汽車維修費,在疫情期間還多次被拍到在應該戴口罩的地方沒有戴口罩。

被問到是否計畫參選更高的職位,布里德說:「我不會排除這種可能性,就像我過去不認為我會競選市長,但現在我成了市長。」

舊金山 警察 疫情

上一則

新報告:舊金山灣區恐丟美科技中心地位

下一則

賴聲川英文歌劇「紅樓夢」 金山6月上演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