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導刺殺川普為華男 紐郵記者:印刷錯誤 引華社怒火

攝影師疑拍到「子彈飛過川普頭邊的一瞬間」

歐盟疲弱難承兩頭燒 傳出棄以哈保俄烏

以哈戰爭膠著。(美聯社)
以哈戰爭膠著。(美聯社)

法國世界報昨天專欄指出,歐盟和成員國的影響力逐漸式微,面對國際紛爭力不從心。如今面臨兩頭戰線,歐盟內部意見分歧,甚至出現放棄以哈衝突好聚焦俄烏戰爭的聲音。

自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10月7日襲擊以色列,引起後者大規模反擊以來已逾1個月,歐洲與國際的關注從為期1年多的俄烏戰爭轉到以哈衝突。歐洲一個頭兩個大,一是發生在歐洲大陸上的戰爭;另一個則是近東的比鄰衝突,且隨時可能因移民而延燒國內。

世界報(Le Monde)專欄指出,日前提議開闢海上走廊,向遭加薩巴勒斯坦平民提供救助的賽普勒斯總統克里斯托多里底斯(Nikos Christodoulides)10日接受該報專訪時遺憾表示:「希望歐盟多投入該區,然而,我們還看不到清晰的戰略。沒有人會忘記烏克蘭,但歐盟應該也要能在近東眼下的衝突中扮演重要角色。」

地中海國家賽普勒斯是最靠近加薩的歐盟成員國,也與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關係友好,因此積極倡議,敦促歐盟更關注以哈戰爭。但在以哈和俄烏戰線間,歐盟目前難有共識。

專欄記者李卡爾(Philippe Ricard)分析,面對被視為生存威脅的俄烏戰爭,歐盟展現出近乎完美的團結,然而對中東的外交策略彼此爭論。「分歧眾多且深層,不僅在成員國之間,也在歐盟機構間」。

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10月13日衝突爆發後不久立即訪以,對以色列大力相挺的立場引發批評,導致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在隨後面對阿拉伯世界怒火時,謹慎言行如履薄冰。

自以哈開戰後,單就以色列為完全殲滅哈瑪斯為由而拒絕的「停火」問題就讓歐盟各國出現分歧。

勉強找到平衡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如今支持停火;不過自始至終強調以色列自衛權的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卻持不同意見。在如此情況下,歐盟各國對於衝突過程和危機解方都難以產生影響力。

歐盟內心也都深知以色列當局應該不會聽從其建議,而是會選擇與唯一安全保障者美國合作。

更糟的是,在15年的風波,包括希臘破產後的歐元區危機、移民湧入、英國脫歐、COVID-19疫情和俄烏戰爭後,歐盟及各成員國在國際舞台上的集體影響力看來都日漸衰減,法國即是一例。

「歐洲軟實力不足以面對國際關係的『野蠻化』,即使在歐盟鄰近地區也力不從心。儘管歐盟、法國和德國不斷呼籲歐洲主權,歐盟的戰略與軍事準備仍不足以扮演地緣政治主要角色」。

李卡爾指出,「目前歐盟內部已有聲音,要捨棄以哈好聚焦俄烏」。尤其前者由美國主導基調,因此部份國家傾向讓華府承擔協助以色列的責任,「好讓自己關注在對基輔的投入上」。

同一時間,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也表達對聚焦以哈前線會轉移對俄烏戰爭注意力的擔憂。一名歐洲外交官告訴世界報,「顯然,近東危機對烏克蘭人沒有好處」。

尤其美國大選將近,可能將加重華府內部是否繼續軍援烏克蘭的辯論,甚至有把歐洲推到更前線的風險。然歐盟無法替代美國,尤其是在軍事上。歐盟目前看來都似乎無法達成明年春季前向烏克蘭交付一百萬枚彈藥的承諾。

但世界報也強調,要在兩戰線中選擇並切割幾乎是不可能的,因兩者互相牽連,至少在外交層面。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清楚這點,並試圖從以哈衝突中獲取好處,想展現西方國家的「雙重標準」,包括未對以色列採取制裁措施等。

李卡爾分析,蒲亭看到強化「西方」和「其他國家」對立的機會,讓發展中國家不得不在基輔和莫斯科,也就是華府和北京陣營中做選擇。

一位法國外交官表示,「以哈衝突成為西方國家被認定所謂雙重標準的展現,特別是對阿拉伯世界而言」,因此在他看來,若歐盟想要持續在俄烏戰爭中發揮影響力協助烏克蘭,就必須在以哈衝突中站穩好的立場。

歐盟 以色列 烏克蘭

上一則

耶魯大學報告:數千烏克蘭孩童被送至白俄再教育

下一則

以哈戰爭爆發後 澤倫斯基:烏克蘭獲砲彈減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