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若出現醫療狀況 重新評估選或不選

拜登在賭城新冠確診 已飛回德拉瓦州隔離

越南與美國關係升級 三大因素促成為替代中國選項

拜登總統率領團隊10日與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右三),舉行會談,雙方提升外交關係層級到「全面戰略夥伴關係」。(Getty Images)
拜登總統率領團隊10日與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右三),舉行會談,雙方提升外交關係層級到「全面戰略夥伴關係」。(Getty Images)

總統拜登訪問越南,兩國並宣布正式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專家指出,美國尋找亞洲盟友來反制與中國的政治緊張及促進其在晶片製造等關鍵科技的雄心,美越這項關係提升將鞏固互信。

拜登(Joe Biden)結束參加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召開的20國集團(G20)峰會後,10日抵達河內,是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2019年訪問越南後首位訪越的美國總統。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美越貿易近年來大增。根據美國政府資料,美國自越南的貨物進口額由2020年的796億美元增至2021年的1019億美元,到了去年再上升至1275億美元;越南也由2020年的美國第10大貿易夥伴國躍上2022年的第8名位置。

從蘋果(Apple)到英特爾(Intel)等美國公司為了分散供應鏈,也已進一步深化在越南投資。這除了使得許多越南工廠已將產能拉到最大,也協助越南經濟在全球放緩之際還能擴張。

拜登此行訪問,與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和各界領袖會面。白宮表示,拜登訪問目的除了「促進聚焦於科技的(越南經濟)成長」,也討論如何增進區域穩定。

前美國駐越南大使、現任美國東協商會(US-ASEAN Business Council)主席歐索斯(Ted Osius)告訴CNN,美越外交關係如今正式升級,「只不過是追趕上既存事實」。

●供應鏈轉移

隨著美國官員一再強調「友岸外包」的重要性,尤其是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美越關係日益緊密。友岸外包指的是將供應鏈轉移到結盟國家,以防企業受到政治摩擦等因素衝擊。

葉倫去年在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發表演說時便表示:「與其高度依賴與我們有地緣政治緊張的國家,導致無法有持續且可靠的供應;我們有必要將我們的供應鏈真正分散。」

然而除了地緣政治因素,在中國本已有一長串壓力,包括工資攀升及營運環境充滿不確定性。因此儘管中國仍被視為世界工廠,企業對於在當地業務的規模已開始三思。

中國面臨的競爭也愈來愈激烈。自從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後,大大小小企業為了關稅因素,便開始將製造工作轉移到越南和印度等新興市場國家。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後,企業又更加有必要考慮所謂「中國加一」策略,也就是將生產中心分散,以降低對單一製造基地的依賴。

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去年發布報告指出,中國有估計多達2800萬名就業人口直接依賴對西方出口產業,這些就業機會可能因「友岸外包」而離開中國,其中約有30萬份工作預料會轉移到越南,大多是技術低的製造工作。

報告作者、荷蘭合作銀行全球策略師艾佛瑞(Michael Every)表示,從產業角度來看,越南已經蓬勃發展好幾年。由於工資相對較低、人口結構較年輕,使得有9700萬人口的越南擁有穩固的勞動力與消費者基礎,因而更具投資吸引力。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首席經濟學家賈西亞-艾雷洛(Alicia Garcia-Herrero)告訴CNN,越南還有一項優勢,它是區域首個國家早在數年前就在「許許多多產業」建立起供應鏈產能。

她說,如今越南製造業甚至呈現「過熱」,有時出現需求大於供應的情況,「太多公司要去越南了」。

●關鍵科技

半導體產業已成為美中關係緊張的一項重大來源。雙方爭相提升相關能力,近期也皆已祭出出口管制措施來限制對方能力。在此背景下,歐索斯表示,美國需要可靠夥伴國來協助晶片提供,而越南正是合適對象。

於是,拜登抵達越南後不久,白宮便宣布新的美越半導體合作關係。聲明表示:「在打造有韌性的半導體供應鏈方面,尤其針對無法遷回美國的部分在可靠國家擴展產能,美國認可越南有潛力扮演關鍵角色。」

美國半導體業巨擘英特爾也持相同觀點,並已承諾在南越大城胡志明市郊區投資15億美元(約新台幣480億元)打造廠區,將成為英特爾在世界最大單一封測廠。

歐索斯預期,隨著華府與河內強化關係,半導體業還會有更多投資案追隨英特爾腳步。「越南在半導體供應鏈的重要性將增加。我們將見到(美越)科技合作加快腳步。」

●成長快速

儘管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越南經濟成長率將由去年的8%降至5.8%,歸咎於出口需求減少;但仍優於預估的全球成長率3%,也比美國、中國、歐元區等世界許多主要經濟體快很多。

這對於在不景氣環境中尋找亮點的企業別具吸引力。美國東協商會今年3月率團訪問越南時,正明顯可見這點。當時有多達52家美國公司參加,是代表團歷來最大規模,其中還包括Netflix和波音(Boeing)等重量級業者。

賈西亞-艾雷洛指出,越南是顯而易見的替代中國選項,因為製造成本低廉,且許多產業從中國轉移過來不難,因為許多中國供應商已因為美國關稅制裁而將業務移到越南。

越南 供應鏈 拜登

上一則

俄防烏突圍 42萬軍部署占領區 澤倫斯基:反攻有進展

下一則

2萬斷肢的創傷:烏克蘭義肢短缺與身心復健的挑戰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