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赴烏克蘭參戰遭俘 退役美軍求情:我一槍也沒開

佛州法官:禁止妊娠15周墮胎法令違反州憲

烏克蘭反通敵法抓賣國賊 避免自家人背後捅刀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簽署反通敵法。美聯社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簽署反通敵法。美聯社

俄羅斯於2月24日入侵後,烏克蘭國會很快通過並由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簽署反通敵法,光是在東部哈爾科夫州(Kharkiv)已有近400人被拘捕接受調查。

儘管澤倫斯基政府廣獲烏克蘭民眾支持,甚至有許多是說俄語的民眾,但並非所有烏克蘭人都反對俄國入侵,特別是在烏東頓巴斯(Donbas)的俄語區。

在俄國入侵之前,莫斯科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和烏克蘭政府軍在頓巴斯地區交戰長達8年,造成超過1萬4000人死亡。

新法通過後,烏克蘭民眾如果與俄軍通敵、公開否認俄軍入侵事實,或是支持莫斯科當局,恐面臨上看15年牢獄之災,他們的行動若導致他人身亡,更可能面臨終身監禁。

澤倫斯基表示:「對通敵罪行咎責是免不了的事情,要在明天還是之後去做,這是另一個問題。但最重要的是正義終將會伸張。」

部分商人、民眾、政府官員甚至軍隊成員投向了俄方,烏克蘭國家安全局(SBU)表示,已有超過200起通敵案件成案。澤倫斯基甚至奪去國家安全局兩名將領的軍銜,指控他們叛國。

烏克蘭國安會秘書長丹尼洛夫(Oleksiy Danilov)表示,正在彙編「通敵者名冊」並將公諸於世,他拒絕透露全國有多少人被列為目標。

依據戒嚴令,烏國當局已查禁11個親俄政黨,包括在450席國會中擁有25席的「反對平台-為了生活黨」(Opposition Platform For Life),創黨的富商梅維楚克(Viktor Medvedchuk)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過從甚密,他正被烏國當局監禁。

當局提到,在激烈交戰的烏克蘭東南部地區,親俄人士會幫助俄軍偵察並指引砲擊方向。

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哈爾科夫分部領導人杜丁(Roman Dudin)接受美聯社訪問表示,「我們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不要讓人對我們的軍隊背後捅刀」。

哈爾科夫分部逮捕對象包括支持俄軍入侵的人、倡導分離的人士,還有聲稱烏克蘭軍隊正在砲擊自己城市的人。

通敵在烏克蘭有深刻的歷史淵源,這個地區經歷過史達林主義的長年壓迫,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部分民眾甚至歡迎入侵者與進犯的納粹德國合作。史達林主義在1930年代釀成人為的烏克蘭大饑荒(Holodomor),據信有超過300萬烏克蘭人民死亡。

多年以後,蘇聯當局以部分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曾與納粹通敵為由,把現今民選的烏克蘭領導人妖魔化。

烏克蘭最大人權組織之一「公民自由中心」(Centre for Civil Liberties)協調員雅沃斯基(Volodymyr Yavorskyy)表示,雖然知道新法通過後,光是在基輔就有「數十名」親俄分子遭到拘捕,但不清楚全國共有多少人被捕。

雅沃斯基對美聯社表示,由於這是烏克蘭國家安全局的機密,沒有全國的完整數據。

雅沃斯基表示,烏克蘭民眾可以在沒有法院命令的情況下,逕行被拘押30天,「這些人就消失了,30天毫無音訊。事實上,(執法單位)有權帶走任何人」。

在已成為戰亂象徵的布查鎮(Bucha),布查鎮長費德魯克(Anatoliy Fedoruk)說,通敵者會把親烏克蘭人士和官員的名字和住址告訴俄軍。

費德魯克說:「我看過那些處決名單,是那些叛徒提供的,俄國人事先就知道要去找哪些人、知道住址,也知道裡面住的是誰。」他甚至看到自己的名字也在一張名單上。

在俄軍包圍的烏克蘭東南部港市馬立波(Mariupol),官員指控叛徒協助俄國人切斷城市大部分地區的電力、自來水、天然氣與通訊。

馬立波市長波成柯(Vadim Boychenko)說:「現在我知道俄國人為何能精準擊中關鍵的基礎設施,還知道每次烏克蘭巴士要撤離難民的集合地點和出發時間。」

烏克蘭政府知道因為抒發意見就抓捕人的後果,也知道這可能會被俄國拿來宣傳成基輔當局壓迫說俄語人士,但官員表示,在戰爭時期,言論自由不過占一小部分。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告訴美聯社說:「國家安全與確保言論自由孰輕孰重,這場辯論沒完沒了。」

烏克蘭 俄國 澤倫斯基

上一則

白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訪華府 尋求科技協助

下一則

反戰聲勢相挺 烏克蘭成歐洲歌唱大賽奪冠大熱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