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聞眼 / 公投前…台美唱和 同曲未必同調

防新變種病毒 美29日起限制南非和其他7國入境

Interpol選舉 西方盼阻擋專制國家濫用通緝令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本週即將於土耳其伊斯坦堡選出新領導人,西方政府希望這個新人能夠阻擋專制國家,利用這個國際執法機構成為他們在海外打擊政治異己的工具。

這將是上屆主席孟宏偉失聯以來,Interpol首次選出完整任期的新領導人。

上任Interpol主席、前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於2018年自法國總部返回中國後失聯。後來他因為涉嫌受賄被判處13年刑期,目前正在服刑。孟宏偉的妻子高歌稱,這些指控是丈夫在北京的政敵捏造的。

「華爾街日報」(WSJ)報導,這次選舉的關鍵在於,全球警察部門的中央合作機構Interpol能否確保多年來努力,不讓追緝逃犯的通知,也就是所謂「紅色通報」(red notice),以合法手段對中國、俄國和土耳其的海外異議人士展開通緝。

北京試圖把孟宏偉的前下屬、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送入執行委員會。這個13人專家小組委員會是Interpol秘書長的上級,12名執委與主席將於本週選出。

Interpol秘書長目前由德國籍的史托克(Juergen Stock)擔任,他在西方國家的壓力下,負責擋住中國等專制國家濫用紅色通報系統。

目前不清楚華府和其盟友,是否已經找到能在25日選舉確保所需2/3票數的主席候選人。美國目前在執委會沒有代表,從1988年以來也未曾把握主席位置。

即使美國和盟友成功安排候選人,這個不支薪、僅大多具象徵意義的主席位置,對於有98年歷史的Interpol也沒有太大約束力,主席和其他執委同樣僅具一票投票權。

密切研究Interpol的官員與分析家表示,無論誰贏得主席選舉,專制國家試圖利用Interpol組織力量,來達成自身政治目標的大方向並不會改變。

東芬蘭大學(UEF)國際刑事法講師卡爾卡拉(Giulio Calcara)表示:「這跟誰是領導人無關,而是關於這個系統。Interpol這個系統,需要值得信賴的參與者。」

目前競選主席位置的僅有2人,其一是現任Interpol副主席、捷克籍的哈夫蘭柯娃(Šárka Havránková)。另一人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內政部督察長阿萊希(Ahmed Naser al-Raisi),他自稱能憑藉在專制阿聯政府的監控技術經驗,替Interpol的現代化盡一己之力。

這次大會也將選出新的檔案管制委員會(CCF),這個7人小組負責確保Interpol行事符合憲章中的人權承諾。

Interpol的聲明中稱:「執委會當中沒有任何成員,包括主席,能夠干涉或影響紅色通報發布或取消的決策過程。身為國際執法組織,Interpol提供一個警察直接與他國執法同僚合作的中立平台,即便這些國家並無外交關係。」

孟宏偉的妻子高歌說,胡彬郴曾和孟宏偉共事將近20年。她表示,胡彬郴如果擔任執委,一旦與中共的中央領導層發生衝突,將面臨下獄風險,這種風險一直以來都存在。

她說:「我非常擔心Interpol的未來。」

Interpol並不從事案件的調查與起訴,每年預算僅有1.36億歐元(約1.5億美元),比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警察部門的預算還少。Interpol的主要工作是維繫一個數據庫,把在逃嫌犯資訊告知世界各國。只要一國對某人發布通緝令,僅需要數分鐘,他國警方就可以展開追捕。

大多數紅色通報基於情節嚴重或暴力犯罪,但Interpol秘書長史托克稱,約有5%紅色通報會因為不符合Interpol標準,或只為打擊政治異己而被拒絕。

中國 警察 美國

上一則

瑞典國會表決通過 選出史上第一位女總理

下一則

英吉利海峽移民船沉沒 至少釀27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