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體操隊隊友透露 拜爾絲可能參加平衡木決賽

東奧/羽球女單決戰 陳雨菲奪金 擊敗戴資穎

武漢實驗室最後和唯一外國科學家 :我沒染過新冠肺炎

澳洲病毒學家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2019年在武漢。(彭博)
澳洲病毒學家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2019年在武漢。(彭博)

彭博資訊報導,來自澳洲、對蝙蝠傳染病有深入研究的病毒學家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在2019年12月中國武漢爆出首批新冠肺炎確診案例的前幾周,人都還在武漢。她是唯一一位在武漢病毒研究所BSL-4實驗室裡進行研究的外國科學家,一直到2019年11月。她和被媒體稱為「蝙蝠女俠」的該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共事了很長一段時間,能提供內部人士的視角。

疫情爆發與研究同一病毒家族的實驗室都在武漢,引發病毒有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的揣測。疫情爆發初期,中國缺乏透明度,更加劇外界懷疑,而美國緊咬不放,使得對防範未來大流行至關重要、揭開病毒起源的探索變成了地緣政治雷區。美國質疑在武漢實驗室的安全性,聲稱那裡的科學家參與功能獲得型突變的研究,該研究會讓病毒變得更危險。

這與安德森受訪時描述的地方形成鮮明對比,這是她第一次對外分享在該實驗室工作的細節。她說,半真半假和扭曲的訊息掩蓋了對這間實驗室的精確描述,它的功能和活動比媒體描述的更為例行公事。

安德森指出:「並不是說它很無聊,但它是一間一般實驗室,與任何其他高防護實驗室的工作方式相同。人們所說的並不是事實。」

42歲的安德森現在在墨爾本的彼得杜赫提傳染病與免疫研究所(Peter Doherty Institute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效力,她2016年起與武漢的研究人員合作,當時她是杜克新加坡大學聯合醫學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科學主任。她研究伊波拉和立百之類的致命病毒為什麼不會讓蝙蝠生病,還能在牠們之間永久傳播,這補充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的研究,該研究所提供資金鼓勵國際合作。

安德森從2018年該研究所正式開放前第一次造訪,就對它高等級的生物防護實驗室印象深刻。這座混凝土蓋成的碉堡式建築具有最高的生物安全等級要求,空氣、水和廢棄物在離開設施之前都必須進行過濾和消毒。

她說,有嚴格的規定,旨在控制正在研究的病原體,研究人員必須接受45小時培訓,才能獲得在實驗室獨立工作的認證。

出入該設施要經過精心編排的流程。離開的步驟尤其精細,須經過化學淋浴和個人淋浴,時間都精準計劃過。

這些在BSL-4實驗室裡都是強制性的規定,儘管與安德森工作過的歐洲、新加坡和澳洲類似設施,存在差異。武漢實驗室有一套每天製造和監測消毒劑的方法,安德森還受該系統啟發,用在她自己的實驗室。她透過耳機與實驗室指揮中心的同事保持聯繫,以便持續溝通並保持警惕—這些步驟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安德森說,到2019年底,她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認識的人裡,沒有人生病。此外,有一套呈報與高防衛實驗室處理病原體有相應症狀的程序。

她說,「如果有人生病,我假設我也會生病,但我沒有。我在新加坡接種疫苗前先接受了新冠病毒檢測,我從未感染過。」

不僅如此,與安德森在武漢合作的許多研究員12月底都到新加坡參加立百病毒的聚會,她說沒有疾病在實驗室流傳的消息。她說:「科學家很八卦,也很興奮。從我的角度看,沒有會讓你覺得出了什麼事的奇怪表現。」中國官方和石正麗已再三否認實驗室有員工感染新冠病毒。

安德森的意思並不是保證病毒絕不可能從實驗室洩出。但她說,她仍然相信新冠病毒比較可能起源於自然。由於研究人員花了將近10年才確定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病原體,安德說,對於這場疫情還沒找出「鐵證」證明哪些蝙蝠是罪魁禍首,她並不感到驚訝。

安德森是11月時被任命追查病毒起源、國際任務小組的十幾名專家之一。她並不想尋求鎂光燈,尤其她在2020年初揭露網路上有關疫情的假訊息後,遭美國極端分子鎖定,接踵而來的網路攻擊言論促使她向警方報案。

武漢病毒研究所 新加坡 疫情

上一則

英國防機密文件丟在公車站?內含「與俄衝突細節」扯爆

下一則

因應Delta變異株 加拿大疫苗已訂貨到2024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